†朽木の塔†

切切世界第一♪

【牧春衍生】最後の花火

德永太步《花火》&甲本孝志《艺人交换日记》

说明:看完这两部片,几乎哭掉一公升的泪。文内不涉及cp,友情向YY?……年龄差大概10岁。对漫才知之甚少,难免bug瞎扯ooc。

 

 

-------------------------------------

 

关于三轩茶屋那家居酒屋的回忆少得可怜,而且同我十年的漫才经历一样,在别人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但对我而言,却是一生想要珍惜的宝物。

 

 

 

 

1.

 

今天下班后,我没直接回家,不知怎么又来到三轩茶屋附近的那家居酒屋。就...

【中岛影浦/向哨】half-fever 3-4

牧春衍生

向导:中岛保 from ON

哨兵:影浦琢磨 from IMAT

本章分级普通


3)

“不知道纱弓医生认为如何?”

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坐在四面墙壁刷成白色的办公室,眼神直勾勾看着对面的女子,她摘下眼镜,停止翻报告的动作,回应他。

“这是影浦琢磨主动提出的,还打了书面报告,我都有点吃惊。”纱弓揉了揉酸胀的眼皮说,“如果荒井管理官觉得没问题,我这边也没问题。”

“我认可纱弓医生的建议。”

“不管是影浦琢磨还是中岛保,两个人都曾受到过较强精神打击,因此激发了体内的能力觉醒。也许这是他们的与众不同之处吧,所以两人才能在长期未结合状态下维持独身...

【切刚/CHA刚】恋は水色

假面骑士DRIVE同人

CP: Chase/诗岛刚

分级:R-18

(错觉)只在夏天多产(?)的我(然鹅填不出老坑),硬盘代谢物,OOC破车,真的是破车×

女装注意,雷慎。

非后续小说时间线。


那些让你心烦意乱,甚至让你讨厌嫌弃却挥之不去的东西,也许是喜欢。



复活Chase的过程像王子唤醒睡美人,需要披荆斩棘和无限耐心。

诗岛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兼具了这两项技能,并成功的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后来他补充道:没有什么事是诗岛刚做不到的。


但最近有...

【牧春/牧春衍生】3+3等于几

是……

牧春

日向伊武

中岛影浦

的……无聊沙雕日常……


1)
春田:Maki!Maki!Maki!我藏冰箱里的布丁没了……

牧:???(在厨房捣腾ing)

日向:(翘着二郎腿)嗝!

伊武:(一个头捶)你小子不是不吃甜食吗?

日向:哈?吃了你以后就改口了啊!(舔嘴唇)

伊武:跟我过来,我的拳头有话对你说。(拖走)

日向:嘿嘿,那么巧,我也有……

春田:……还好我还留了另外一个……

中岛:嗝!(用书挡住脸)

影浦:没想到中岛医生也会偷吃。(冷漠脸)

中岛:只是验证一下吃甜食会不会分泌多巴胺。

影浦:所以结果怎么样?

中岛:当然没有跟...

【中岛影浦/向哨】half-fever 1-2

牧春衍生

向导:中岛保 from ON

哨兵:影浦琢磨 from IMAT

本章分级普通

有一些私设,从来没摸过向哨,写得脑阔疼,欢迎捉虫,感谢~

嗯,是向哨。


+ + + + 正文分割线+ + + +


1)

自那天开始,影浦琢磨的世界变得嘈杂无比。


“并不每个人都拥有觉醒的契机,也不是每一个哨兵都会受到基因影响。外力也好遗传也罢,不过是个助推器……所以哨兵的人口比例一直都在二十分之一以下,并且无法人为干涉其觉醒。”

纱弓真理隔着降噪玻璃平静地看着练习室内正在做射击...

牧春衍生/修樱??暗闇に咲く花

看了片翼之鸟后的………嗯,丧病脑洞?

樱丸这设定……直接能套一本山蓝紫姬子(´,,•∀•,,`)??


失忆的修伽被樱丸所救,留在身边报恩——但修伽看到无数次樱丸被()——自己却拒绝了他的勾引——表面上只是一个花匠的修伽暗中挑起政变弄死将军,只为了将樱丸推向将军之位(当然这不可能)这种狗血剧情神马的。


写起来一定很长,政变社么的完全不想思考,瞎掰一些情节(喂):


樱丸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有闲暇照顾这个来路不明,说不定是哪个仇家派来的刺客,只是因为这个青年昏迷前那个过于清澈无垢的眼神吧。

这让樱丸突然明白直光多年前将他带入府邸的原因,他本是棵无名无姓流浪在外的野草。...

2018-07-10 /  标签 : 牧春 26 6  

【切刚/cha刚】无限拥抱

假面骑士DRIVE同人

CP:Chase/诗岛刚,略带进雾,就不打tag了

分级: 普通

 (粗略如大纲般的故事……


美好的故事都该有一个美好开始,和美好的结束。


鲜血、尘土、眼泪、汗水、咆哮、喘息和懊悔混合成的颜料在诗岛刚的记忆墙上涂抹出一幅光怪陆离的画。

他脑海中那个模糊又让他厌恶的身影再次占了上风。

这个永远只埋首于成堆的机械图纸和金属零件的人,没有在意过诗岛刚和诗岛雾子,他们如何生活到底几岁,也记不清他们的生日,甚至在诗岛刚的记忆里父亲都不曾拥抱过他。有时,他偷偷跑进立入禁止的实验室还会被骂。所以当母亲带着他和姐姐诗岛...

最近看到‘日向伊武’四个字就想身寸×

びったれ!!!第九集让我怎么都站不了伊武左(捂脸)

然后就稍微思考了一下他们为什么会在不同时空不同时代甚至不同观念下(被凑到一块儿)擦出强烈火花,这种冥冥之中的注定当然不只靠脸。

比如说,日向纪久这么一个人,在人设大过天,剧情过于稀薄的嗨喽系列里带动的仅仅是多姿多彩的SWORD帮派的一抹鲜亮血红。

达摩一家没有跟DOUBT对抗的白色妇联为妇女儿童谋福利的崇高志向;不是RB我们都是一家人的废土family;当然也没有被给予还是祖国未来花朵的鬼邪高的年轻气盛;更不可能是山王居委会,有啥麻烦找我们(一部分是自找的),任劳任怨为大家,解决一切烦恼靠义气,敢动我们千澄和阿登一根汗毛试试的中二晚期热血bro联盟般,个个不管会不会武功都是一身痞气的真汉子。

最开始,达摩一家除了复仇就是破坏。S.W.O.R.闻风日向归来,一个个反应都是不要跟他们搞,搞到后来只有你死我死大家死一点都没有可持续发展性的狂野设定(当然变成负责炒热气氛,庆典烟花管制报备委员会就是后话了)但这其中的转变只隔了一个剧场版还基本没怎么交代。无奈日向的戏份就是那么那么少。

达摩的头目日向纪久,这个在第一季被关了8集监狱的可人儿,在正式登场时已经到了最后两话,当时只能感叹不知道是太过狂拽不敢早放,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在日向还活在别人回忆里时,就早早背负了家族落败,相继失去三个兄长的幺男的悲惨(主角或大boss)剧本的青年,从开始就疯了。当然如果碰到这种情况一般人不管他正常不正常,多半都会疯。

日向非一般直接:我要复仇。但他又不是普通剧情中那种不择手办就是要拌倒仇家的人,也不是将仇恨深藏内心自我扭曲的人。日向疯得很纯粹,表现形式为仇家是谁,大概知道个方向就扑过去,搞不搞死先不考虑,享受干架过程最重要。鲜血、疼痛、尖叫、狂笑比真正完成复仇更让他着迷。所以,后来在第三部剧场版面对自己最大仇家mugen的核心琥珀和九十九竟无动于衷我略微有点小吃惊,当然那时他应该已经放下无端端的仇恨(矛头全都指向九龙会),感悟到SWORD的和谐是外人不在我们小打小闹外人来犯我们手牵手心连心的街道中心思想。

听加藤打打太鼓,小弟放放爆竹,右京讲讲英文(单词),抽烟喝酒烫头也是不错的日子啊~但毕竟还是忘不了一出场他疯狂地享受复仇的病娇模样。在大雨中嗤笑着,啃咬敌人,释放内心毫无保留的情绪。他就是达摩身上那抹血色,纯粹得不掺杂任何道德杂质()。这样的人为什么还会从开始想要消灭SWORD逐步向九龙会复仇这种颇有野心的思路走到了我们SWORD有力量?终究因为他内心还挺单纯的,除去仇恨也找到了新的乐趣。毕竟在情感上他还有担当,否则不会讲将兄弟的仇恨看得那么重,将家族的名誉视为己任。归根结底,日向依然是个特别可爱的病娇。

而伊武努复杂多了,他天生有温柔的部分也有暴力的因子,同时也强悍又聪明。童年阴影,父亲家暴,母亲加入邪教洗脑,如果不是有一个懂事善良的姐姐,搞不好他会成为一个比日向更恐怖更扭曲的人,不过幸好有如同救赎他的圣母一般的姐姐存在。但凡事没有如果,在没有如果的设定里,伊武成了好人,可见他内心的温柔还是足够强大到压制其他负面部分。

伊武为了反抗父亲,加入黑社会,也做了不少违反伦常之事,但终究要被良心狠狠地审问。那么,如果姐姐没死呢?这个如果并不成立,也许就是类似宿命论的概念。他今天不揍小弟明天也会揍,恶的果实只会越结越大,复仇的火焰不是烧到他就是烧到他姐姐。
所以,为了消解良心的不安也为了重新拾起他心中的那块温柔,他选择白天做一个他一直追求的平凡人,在被需要时拿出黑道的力量变身(?)帮助弱小。不过这个故事在我看来也有些理想化过头,有太多现实中的不可实现性,但伊武在他的界限里给了普通人小小希望,也许有时小的只有一根针那么细,但也足够戳到心里吧。

这样两个本就满身伤痕的人,如果相遇会有怎样的故事呢?他们是那么相似又截然不同,如果他们的不同有99%,剩余1%的火花也足够山崩地裂。假设中有许许多多的相处模式,总也逃不开相互征服、伤害、共鸣,还有些在这世界上无可替代的存在感。看他们为了打破99%障碍,遍体鳞伤,互相啃咬,最后安静地在一颗刚开始落叶的枫树下互舔伤口,何尝不是极其美妙的场景。

以上都是瞎扯,我只是想贴两张图。(这种占tag的行为真的很不好
以及,继续磕爆日向伊武。


( '▿ ' )


ps. 中岛医生是什么神仙大宝贝!!!!不知道站中岛小牧还是站中岛影浦才好(*´艸`)


我的妈,牧春衍生怎么都那么好嗑,我要死了要死了



【牧春】恋に罪に欲に胸に花に水に風に雲に空に星に……君に

おっさんずラブ同人

CP:牧凌太/春田创一

分级:普通

标题没啥特别意思,就是一句喜欢的歌词。
脑内都是废料写出来却是清水(?)


“先生,请问搭配蛋糕的饮品要咖啡吗?”

“不用,谢谢。”

牧凌太的视线从玻璃窗外被飞行器留下的一条白色烟雾切割成两块多边形的蓝色天空挪回了浅褐色木纹餐台。
他礼貌地回绝服务生的推荐,把菜单插回桌上的木架。

他不爱喝咖啡,并不是讨厌咖啡的味道,他甚至很喜欢咖啡豆被烘焙后散发出的浓郁略带苦涩又夹杂些微甜味的奇妙香气。他只是不喜欢被咖啡因摆布一整天的感觉罢了。就像他的个性,乍一眼看上去温和好相处,内里却对某些东西极其固执。关乎人生的抉择,他从来...

【日向/伊武】傘がない

牧春衍生

CP:日向纪久/伊武努

备注:年龄差还是跟牧春差不多。

这对拉郎磕到半身不遂,清醒什么的不存在。

激情瞎写,挖坑自埋×

OOC,一个平地滑行……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

行かなくちゃ、君に逢いに行かなくちゃ

君の町に行かなくちゃ、雨にぬれ


——日向纪久躺在湿漉漉的地上,仰面对着灰扑扑的天空,迷迷糊糊哼起歌。他不喜欢这首歌,却很喜欢这两句歌词。


此刻,脑海里跳跃着许多片段,如走马灯一般旋转。

诸如日向家族被打败的那天他趴在窗口看一只乌鸦啃食还没死透的麻雀;诸如连五官样貌都记不清的对手们手臂...

?!!

大半夜突然磕爆日向伊武。

牧春衍生黑道狂犬好吃哭……需要接氧,不能呼吸。

日向: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看你一点都不适合做小狗,来给我当压寨夫人吧。

伊武:???

日向:(对身边小弟们)还愣着干嘛?叫大嫂。

伊武:???


(悄悄占个tag,清醒了就删

已经脑内100万字……都是因为某部神仙剪辑……


2018-06-04 /  标签 : 牧春 43 15  

【牧春】春田的请求

おっさんずラブ同人

CP:牧凌太/春田创一

分级:普通

(最后附赠一辆脚踏车)


“抱歉,有件事无论如何也要拜托你。”


在公司吃午饭时,手机的简讯声打断了我跟同事聊这个月时尚杂志的穿搭。还没划开屏幕我就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哪天一时兴起,设定的特别提醒音。

其实收到春田创一的简讯是家常便饭的事。我并没有细细数过,可能每周有三四次可能更多,但最近逐渐变少了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女生来讲很轻易就能察觉。当然我也能理解,毕竟自己的发小终于在上上周告别了漫长的5年单身狗生涯——虽然情况有点儿出乎意料。

我的发小,春田创一,男。他的男友兼同事,牧凌太,男。

你没看错,两个男人。啊~就是

【切刚/cha刚】lucky colour

假面骑士DRIVE同人

CP:Chase/诗岛刚

分级: 普通(越来越短(不割腿肉就没粮吃(委屈脸

 

“刚君,你等等,我有很重要的事。”

在开完最后的作战计划会,本愿寺课长突然追着白色外套的青年喋喋不休。

“课长,你放心,明天的计划不会有问题。”

“刚君……那个……我帮你占卜了一下……”

“……”

“好好好,我知道了。课长你就安心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打发掉一脸失落的名誉总指挥官,诗岛刚一步一定地走回休息室时,望了一眼窗外,积蓄着薄薄一层灰尘的玻璃也无法阻挡淤积起成片成片的乌云自一片黑暗的尽头以极其迅猛地速度翻滚涌动而来,它们迅速地遮日盖月,如同要...

才发现1983年就有这样一本神奇的名为《シャア猫のこと》(浪花愛)的赤紫猫化同人……实在非常好奇内容,这个封面也太(捂住鼻子)卡尔玛喵爆炸可爱……

最近收到了这个本……全员猫化,平成少女漫气息满溢,就是过分可爱了,要死了,看一页就死了……



后面是山蓝的赤紫本……嗯……大家都不陌生了……

上一页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