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刚/cha刚】机械人形会有罗曼史吗? -1-

假面骑士DRIVE同人

CP: Chase X 诗岛刚

提示:庸俗的人机恋/时间线小说MACH SEGA后/一个坑

机械人形会有罗曼史吗?

如果几年前你要问我这个问题,我只会哈哈大笑,觉得你脑壳肯定是坏掉了,或者看了太多期科幻杂志,分不清真实生活跟想象的界限了。

但现在,我必须郑重地回答你:

有。

诗岛刚 01

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一片白茫茫,远处走来一个人,手里捏了一大把彩色气球,把他的脸他的身体都挡住了,我充满好奇走过去,那人突然松开手,红色、蓝色、绿色、黄色……一个个圆形的气球慢慢向上浮动,在我眼前散开,那人的脸就一点点清晰起来。

黑色短发,发尾微微上翘、刘海遮住半边额头、面无表情,是一张剃掉胡子的扑克J。眉毛倒不像从前总是颦蹙,让他的眼神也跟着凶狠起来,但直直鼻梁下柔和的嘴唇线条总会缓和这种凶狠。而现在,这张脸却让我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别嘲笑我,当我伸出手时,一个气球突然在我指尖爆炸,我就醒过来了。

我的手还悬在半空,但除了天花板上的吸顶灯,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这是一个好的预兆还是不好。

我曾无数次梦到Chase,虽然大部分场景都被潜意识设定在我最不愿意回忆的地方……然后是战斗,重复、失败、死亡、也有胜利,但这种胜利在醒来后反而比失败更让人难过。当然也有其他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比如第一次相遇,我开始总以为是追击17和18号Roidmude事件,后来回想起来应该是在鲁邦事件里,我就注意到了那时还是魔进的Chase,我虽然亲眼见证了他帮助进哥的姿态,但当时对于Roidmude的仇恨完全蒙蔽着我的双眼,我的想法只有一个,了解我需要打败的敌人。

我也发过一些奇怪的梦,大概是回到美国配合修普诺斯做催眠实验之后,原来我想带Chase去游乐场、去看电影约会……我竟然是这样的诗岛刚?!为了让Chase更接近人类吧!还被修普诺斯夸了,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后来,当我看到泽神凛奈博士收藏的金色超魔进病毒核心,又有许多回忆涌现出来。

嘟嘟嘟嘟——手机震动打断了我的思路。

每次看到那个来自实验室的固定电话号码总让我精神一抽,这说明有新的结果……不过这回非常突然,换成平日,凛奈博士会提前几天通知我最后的实验时间让我提早到现场。

会是怎样的结果?

无数次、无数次的大约、差不多,最后还是失败,仿佛被命运耍得团团转,一个个希望的气球在我眼皮底下被戳破。但我诗岛刚并不是第一次被命运玩弄了,我早就习惯这种被好像怎么都无法战胜的力量压倒在地的无力感,但只要再站起来一次试试,就会发现,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电话的另一头,除了凛奈博士断续的说话声,我还听到了尖叫声和乱七八糟的杂音。

说着好像很强的样子,那时的我其实又紧张又害怕,害怕又是一个失败的结果。对于Chase的复活,我能做的太少,除了按照玲奈博士和哈雷博士的要求收集和提供相关的资料数据,核心和病毒程序这些东西对我来讲一窍不通,我只会破坏核心,何况看MACH使用说明书已经算是我的极限了。

但我还能做些其他的,我早就列了一个表格,上面有许多可选择项目,如果Chase复活,到底能为他做些什么。他希望接近人类,虽然我至今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就像我小时候读过的那本童话的主人公——匹诺曹。可惜这世界上才没什么精灵,所以Chase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人类,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他早就比很多人都温柔了。

我带上了这本计划书来到实验室,其实我每次都会带。

凛奈博士的实验室已经搬到了警视厅,所以守卫比以前森严许多,好在她早就给了我特许进入门禁,所以任何时间我都能进出自如,关于这点我要非常感谢博士对我的信任,但感谢不仅于此,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复活Chase比任何事都辛苦和艰难,毕竟结局是个未知数,但凛奈博士每次都特别乐观地表示她所做的一切亦是对Drive驱动的保留维护和研究机械人课题的新疆界,也许哪天人类还需要假面骑士Drive的帮助,何况最重要的是,Chase是拯救人类的英雄。

我用了Mach的速度到达,虽然已经不能使用腰带,但至少还有Ride Macher。刷开大门密码锁,就看到已经跟追田大叔结婚的凛奈博士还是像往常造型俏皮活泼,不过是不是有些活泼过头了——我看到她新烫的爆炸头,不对,脸上还黑黑的,地上除了有一堆金属碎片还有镶了水钻的假指甲、塑料花发卡和粉红框眼镜,我转过头才发现异样……

”没想到哈雷博士的新发现那么……那么厉害!通过分析那个‘灵魂系统’结合修普诺斯的数据分析……“凛奈博士喘着气抓住我的手臂摇摇欲坠地样子,”Chase……Chase……“

“什么?什么?”我紧张地在烟雾腾腾的玻璃实验隔间外张望,想要冲进去又犹豫了一下。“凛奈博士,到底是怎么了?”

“刚!刚……”她的声音越变越弱,然后整个人滚落到地上不省人事。我紧张地检查她的情况,呼吸平稳心跳也正常,应该是疲劳过度,我将她扶到一边的沙发上,走到隔间门口。金属门关着,但门上的指示灯并没有亮,说明没有上锁。我轻轻推开门,里面的白烟立刻涌出来,瞬间积聚在整个实验室半空中,头顶好像一片厚厚云层,这让我能看清里面的大概状况,但我立刻说不上话了。

一个人正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可这张脸熟悉到让人想大叫一声,最后我还是忍住了。

其实我有想过无数种Chase复活的场面,甚至是再次出现Roidmude……这个方式真的是最普通里最普通的了。

“Chase——!”

我不敢碰他,就忍不住哭了出来,大概是烟太呛了吧,眼泪稀里哗啦地留下来,我都不知道怎么控制。可能听到我奇怪扭曲的喊声,他就抬起眼睛看我,明亮的瞳孔像刚上过蜡,他还是那种僵硬的表情,眼神转到我脸上,我都来不及擦眼泪,因为它们特别讨厌地不停往外蹦。

“刚?我……”

他睁大眼睛眨了眨,抬起手看自己的手掌和手背,然后伸出手捏住了我的脸。他还从来没捏过我的脸,现在上面都是眼泪鼻涕的,他可真会选时间。

我说,你放手,该死的机械人,很痛的,呜呜呜。

然后他就放开了。

“刚,我以为我在做梦。”

“你会做梦吗?!”

“会的,我曾经梦到过你,刚。”

“哈?”我有些吃惊,这种复活的场面到底我们在聊些什么……我说:“你终于……”我吸了一下鼻子,“你终于复活了。”

“是的,刚,我们又见面了,很抱歉。”

“为什么要抱歉啊,你的存在才不需要道歉。”说完我就忍不住抱住了他,有点僵硬的身体。

他的声音还是跟以前一样低沉又没情绪波动:”我还没说完,我想说‘抱歉,让你等久了,刚。’"

但听到这句话时,我却哭得更加厉害了,不停哽咽让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而Chase,他依然平静地任我抱着,我不知道那时他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不过根本无所谓。

再然后,他突然倒在我怀里,又昏了过去。

Chase 01

为了更好地像一个人类生活,我开始尝试写日记。

多运用人类的语言也能让我更接近他们,西城究先生这么建议。曾经特状课的成员,现在是个有名的小说家,他跟我解释小说家就是用文字描写故事的人类,我明白了,这应该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我也曾经看过一些小说,在Heart和Brain的建议下,我还记得去图书馆的事情。

我想了想,可能我需要一本字典。

不过暂且把这些都放在一边,日记的目的是记录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于是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复活时的情景。

我睁开眼睛,眼前画面逐渐清晰,一片白色烟雾,再调整焦距,烟雾正在散开,是灯管、玻璃窗、电脑处理器和其他机械设备,这些画面没有噪点没有歪曲,非常干净,让我确认自己的视力完全恢复这件事;接着是我的意识,没有震荡和杂音,也不会觉得头痛;身体也能跟随意识行动,我从——应该叫实验台的地方直起身体,双脚落到地面,站立也没有问题。当我刚想走动两下,继续确认其他机能运转是否正常,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人,正瞪大眼睛看着我,那不是别人,正是我死去时最后看到的人——诗岛刚。

显然他的表情充满了惊讶、伤感?他的眼泪不停留下来,我能够确认眼泪代表了人类的哀伤。还有……还有微笑。如果微笑和眼泪同时出现,那可能代表喜极而泣,当时我并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状况,后来才我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

他叫我的名字,Chase!声音很响,用足了他的力气。

让我吃惊的是我确认了自己双手可以自由活动后竟然捏住了他的脸,也许我想确认这是不是真实的,并不是机能停止后残留的电波回路或者陷入无限期休止后发的梦——是啊,机械人也会做梦,我不知道原理,可能是因为拷贝人类的结果。我做过不少梦,如果回忆起来,可以写很多,但此刻我不希望这是一个梦。

剩余的核心让我了解到大战过后诗岛刚的心情,原来他早就把我当成了死党,那时我总算明白人类为什么需要微笑这个表情来表达喜悦。不过,那时的我没有身体只有一点点意识,然后,断断续续地我了解到刚一直将我带在身边并试图将我复活。我思考过这种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但是我似乎并不是很介意这样的演算结果,因为知道刚将我作为死党已经是最好的事情。我很想告诉他,不用对此有什么期待,也不要再努力做无用功,放弃也是可以的,他应该做更多人类判断为有意义的事情。我是不是能复活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我已经活过了,好像一个真正的人类。

可是后来,雾子否定了我的想法。她说,我的死活对刚来说无比重要——人类的感情真美好,也很复杂,我这样想,但是在那之前我还是度过了一段适应期。

我醒来后,刚抱住了我,拥抱这种行为代表了很多意义,我回想了一下,那是刚第一次这样抱住我,我认为他在肯定我的想法,我们真的是死党。然后我笑了,在玻璃的反射里我看到了自己笑容,比驾照上的那张笑容似乎好一点。再然后,我觉得身体有些发热,什么东西通过回路冲向我的思维,突然眼前一黑,我就宕机了。

我再次醒来,还是躺在实验室里,泽神凛奈博士告诉我这是因为复活后程序和机体还不稳定造成的暂时性短路。

我这才发现自己身上虽然盖着白布,但一直没有穿衣服。

机体恢复性训练在久琉间驾驶执照考场附属健身室进行,那里让我感觉很亲切。凛奈博士询问我是否需要陪同,我思考了一下,并不希望占用其他人的时间,毕竟我认识的人类实在有限,她说刚一定会答应。然后确认了我的机体稳定性后将数据材料和注意事项存储到一个平板电脑里,我们都不是很喜欢那个东西,所以后来博士将资料打印成了一叠纸,装订成本子给我,然后我就按照博士给的时间表开始复健。

这个过程对人类来讲应该很枯燥,每天重复差不多的动作,面对一堆器材,不过对我来说并不是,我有很多事可以去学习,还有很多回忆。当然,在我身边还有突然变得有些沉默寡言的诗岛刚。

起初的几天,除了在健身室的休息区坐着,偶尔递水给我,刚很少跟我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我。开始我觉得太奇怪了,后来我觉得这应该是正常的,因为毕竟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

事实上,他也确实变得跟曾经我记忆库里的诗岛刚不太一样。我并不是指外貌上,他的发型和脸几乎看不出变化,打扮跟以前也没有太多两样,还是穿颜色花哨的衣服。他的眼神、语气却不太一样,至少……不会生气。

又过了几天,复健快结束,刚才开始跟我讲一些后来发生的事情,以及他带来了另一个厚厚的本子,他说有很多很多事情想跟我说,我觉得很高兴。

复健进行一周期间,每天我都会回到实验室接受凛奈博士的日常检查,结束后就继续躺在实验台上关机休息。但凛奈博士表示这太不‘人类’了,我应该住在家里,这是人类的规则。

‘家’就是跟家人一起居住的地方,我向博士确认,也上yahoo查询这个关键字。嗯,是的我学会使用搜索软件以及其他很多软件。如果说刚的家人是雾子和进之介,那我的家人,最初应该是库里姆,他是我的创造者,如果按照人类的说法,就是我的父亲。然后……没有了。我无法回到Drive Pit跟将自己封存的库里姆住在一起,那我该去哪里?

不过,很快我就有了答案。

泽神凛奈 01

这里是泽神凛奈博士的记录报告,关于机械人形Chase代号Roidmude 000。

将Chase复活这一启案受托与诗岛刚,2016年5月起,历时3年零5个月。

期间其他信息,请参考之前记录报告。

复活后进行机能调整与复健:9天。

恢复状况:良好

人类拟态:完全

情绪:稳定

机能:正常/无引发重加速机能

程序:正常

归档:泽神凛奈-个人档案/不属于其他任何组织机构

机械数据参考附录,附录封存,原属库里姆·斯坦贝特博士,仅泽神凛奈博士与哈雷博士共享,并保证不向任何单位组织国家提供。

备注:

Chase的恢复如预期非常顺利,但因核心内含有魔进超进化体数据,所以情感稳定性未知,需要后续观察随访。基于原初程序判断,Chase不会对人类造成伤害。

TBC.

有BUG请提,万分感激~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