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刚/cha刚】夜を駆ける

又肥了特摄坑,默默自割一块腿肉。

 

假面骑士DRIVE同人 

CP:Chase X 诗岛刚 
分级:NC-17
时间线:剧场版DRIVE & GHOST大战,线索稍有改动。万恶的又一次生离死别。

 

1. 

收到姐姐诗岛雾子的紧急短讯,诗岛刚赶到了大天空寺,他知道一定是跟最近发生的一系列超自然犯罪事件有关。 
他头一回来这儿,应该说从美国回到日本后,他头一回来寺院。大天空寺看上去年久失修,屋檐立柱都破破旧旧,虽然同在首都圈,但与特状课简直不像存在于一个时空。

他的摩托Ride Macher驶过寺门口,一块纸牌匾立在那里,格外显眼:“不可思议现象研究所”,哈?这地方可真够怪的。

诗岛刚没多想,开进七拐八弯的石阶步道,就发现了更怪的东西。叠石灌木间正穿梭一个罩着奇怪黑斗篷,头上还长了犄角的人,也许说他是“鬼”更合适。 那鬼一边自言自语“快把眼魂还回来!”一边挥舞手上的剑破坏庭院。寺院正殿门口站着他的姐姐诗岛雾子和准姐夫泊进之介、还有一个和尚一个年轻女子焦急地看着,他知道泊进之介的焦急来自于没有变身腰带——作为假面骑士Drive在阻止了第二次世界冻结后,做回普通的警察,他的变身腰带先生自动要求封存自己。 

诗岛刚立刻把哈雷博士再造的变身腰带丢给了进之介,而后把自己的信号摩托插进了变身器……

半天后,他才发现自己可能要在大天空寺多待一阵子。 

 

2. 

这个事件对于诗岛刚来说有些复杂。

泊进之介和那个 “鬼”——他们经过混战后被确认是另一名假面骑士的少年天空寺尊一起消失在了大天空寺地下室的“虫洞”里——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他憋着没说。很快大家就发现两人被丢回了10年前的大天空寺,缘由不明。至于如何得知,这要感谢寺内神奇的电话,在不同时空还能跟他们保持联系。这一切显然跟白天被消灭,名叫“眼魔”的怪人有关。

如何将他们带回现在,已经是颇为棘手,更糟糕的事情立刻发生了。因为泊进之介回到了10年前,半年多前被他打败的108个Roimulde再次复活,并以更邪恶的姿态向人类挑战,不管是Heart、Brain还是Medic,这些曾为人类情感所驱动的机械人追求的不再是超越情感的超进化,而变成跟他父亲蛮野天十郎一样,单纯想要支配和毁灭人类之上,东京都因此又陷入地狱般混乱。对于假面骑士Mach诗岛刚来说,他唯有在进哥和尊顺利回来之前为他们争取些时间。

说来已经那么久没变身,最开始他强迫自己适应风平浪静的生活,才刚习惯,又回到了原点。不过他已经没什么芥蒂,战斗的意义不是战斗本身、不是变得多强大、也不是被人仰慕,而是为了守护所爱之人——这是某个人教会他的道理,只可惜他已经失去了那个人。后来的眼泪也好哀嚎也罢,不过是为自己好过些的发泄。当他再次穿上白色铠甲,说出他的登场台词时,脸上自信的微笑为他暂时填补了心里的一个空缺。

 

3.

那个引擎声太熟悉,诗岛刚还没回头,就猜到是谁,但这不可能吧?

他转过头,那个骑着Ride Chaser的紫衣青年就出现在了他面前。当他脱下头盔,看到那张一本正经的扑克脸,还会是谁呢。

“Chase!”

诗岛刚瞪大双眼,嘴角收也收不拢。

 

4.

乌云后仅剩的一点月光都洒在半月形的人工池面,已谢完的染井吉野只剩枝条在微风里晃,但远远没到蝉鸣时日。
诗岛刚站在已经住了两天的大天空寺别院门口,抬头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这也是他从美国回来后,第一次住和式庭院。十年前的进之介和尊顺利找到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的眼魂,并将他们交回到现代,这是大战前一晚最后的休憩。

他想到光怪陆离的白天,战斗以哭笑不得的结局收场,已升职为理事官的特状课本院寺前科长强行变身,被使用达芬奇眼魂的眼魔秒杀,壮烈牺牲。他心里倒是难过,但不知道为何眼角却在硬挤眼泪。

接着便是理事官诈尸风波,大家一惊一乍,听他眉飞色舞地讲怎么被阎王赶出鬼门关的故事。 受惊过度的诗岛刚才发现自己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因为这次事件一起复活的Chase。鬼怪还魂这些不科学的东西他从来不相信,久而久之变成了“害怕”。现在他才回想起那时抱住Chase的感觉,他们从前几乎没什么肢体接触,最激烈的就是打斗,打到遍体鳞伤,甚至打到几乎丧命。最后他们能成为朋友也真是个奇迹了。

但是在Chase复活后,诗岛刚除了内心涌上过一阵巨浪——就像很多电影开头的那个LOGO,然后就变得平静起来。他还是那个诗岛刚,喜欢表演热爱出风头,可能从假面骑士退休后不当演员也是演艺圈的一大损失。只是,内心有些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所以他设想中自己的喜极而泣,变成了并肩战斗中的合作和保护。

 “刚,”Chase洗完澡换上了浴衣,这当然是他有了人间体后第一次穿,“代理主持说在这里睡觉要穿浴衣,是人类的规则。”

诗岛刚歪着嘴刚想吐槽,就有点晃神。显然没人教Chase怎么穿,只凭借他未接触过的布料结构,从袖口穿进去,胡乱用腰带打了一个结,衣服根本没整理,松垮垮地搭在他骨消嶙峋的肩膀上,以至于大半个胸口从前衿袒露出来,黑色竹节棉布料跟他白得没什么血色的皮肤形成强烈对比——男人的胸有什么好看的?诗岛刚找到了问题症结,刚打算离开就被面前人叫住。

“浴衣也是人类的服装,但我没找到拉链。” Chase甩甩手臂,抬头看向诗岛刚,“你能帮我吗?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脸颊两边,灰色瞳孔也许太过平静温和,让刚有点不习惯。 

“啊?说什么啊?你……你又不是小孩子还要我帮你穿衣服?”诗岛刚抽动一下嘴角,立刻把视线转移。 

“如果按照人类的年龄计算法,我应该还不到5岁。 ”

诗岛刚差点气死,这台机械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辩了?他叹了口气,一脸服输的样子走近,Chase就乖乖举起手臂——诗岛刚发现他还在看他。

“有那么好看吗?只是半年没见而已。”解开腰带,诗岛刚为了避免衣衿直接滑落,立刻按在Chase腰间,他当然没有碰过这种地方,对于这个机械人身体的认知仅到同为男性,比自己还要瘦一圈,不知为何手却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

“真……真麻烦啊你,我也是前几天才学会怎么穿的。”捏着腰带一头,另一头在Chase腰上缠了两圈才算长短正好。

“抱歉,刚。”可能是要入夏了,这个低沉的声音一点都不冷。

“哈?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你这家伙,还是那么一板一眼。”总算打好结,诗岛刚拍拍手,确认这么将就睡一觉应该没问题。

“好了,我也要去洗澡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战斗呢。”他转念一想,Roidmude似乎不需要特定的睡眠,不过说都说了,也懒得解释。他抱着换洗衣物拉开门,走向浴室。

 

5.

热水哗啦啦冲过诗岛刚粘了汗水的褐色短发,记忆里的那层灰也顺便一并被冲掉,脑海中慢慢浮现起很多过往画面,它们就像警视厅开会白板上铺满的那些受害者或者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只不过现在上面全是Chase。

两人第一次在地下钱庄的相遇;自己在河边被揍;为了救被冰针控制的自己,只身潜入Roidmude本部的Chase……还有那个他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地下车库……为什么有那么多回忆?细数起来真让人难以置信。

突然,Chase刚才走进房间的画面强行插进了诗岛刚的脑海里,把其他所有都挡住了。因为那个画面变成了高清16:9巨幅,还带了粉红色的心心边框和不知道什么萌系色调的少女滤镜。

不对不对,他晃晃脑袋,双手在半空挥舞,推掉所有画面,又立刻接了一盆冷水往头上浇。他麻雀般抖了抖头毛,我到底在妄想什么?Chase不是我的死党吗?我的脑子短路了吗?

抛开这个诡异念头冷静下来,他想到了更现实的问题。既然是通过时间扭曲改变世界线,所有Roidmude都复活了,那进哥回到10年前解决掉眼魔的话……
他无法继续想下去,冲掉肥皂泡,擦干身体,穿上衣服,走出浴室。

 

6.
夜晚回廊格外安静,只剩赤脚走在木地板上的嘎吱声响。

诗岛刚的房间在Chase旁边,之间隔断是一扇可以任意打开的障子。经过时,旁边屋里灯已熄,他放轻脚步,移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和式屋子跟西式房间区别真够大,他的背脊还留着昨天睡榻榻米那坚硬的感觉。刚拧开灯,白色半透明的和纸窗里就映照出对面的人影,耳边又响起那人说的话:这样就够了,刚。

那个让他费劲千辛万苦也没能复活的人,现在就他面前,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但回忆叠加出的感觉却真真切切地在某处扩散,就像他的扩散弹,一下子包围了所有思绪。

原本躺下就能秒睡的诗岛刚,双手枕着后脑勺,眼睛睁开又闭上,来回十几次,在地铺上滚来滚去,只看到头顶的飞蛾在天花板的灯罩边盘旋……如果就这么躺着,他会一夜不眠。他需要一个明确答案,他做出决断,掀起身上的薄被,站起来,走到隔断前,手指停在门框上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拉开了障子。

房间的灯光随他的脚步铺洒进隔壁漆黑的屋子,一束光导向斜依在墙角半眯起眼的Chase身上,他的睫毛在脸颊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Chase,我有个问题。“诗岛刚曲起腿坐到他面前,脸稍稍凑近,大概又犹豫了几秒还是开口了。“为什么Heart、Brain和Medic都变了,你却还是老样子?”

诗岛刚瞬间想吐槽自己一会让人休息,一会儿又把人吵醒的神经病行为,但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他的大脑大概真的短路了,因为他并不想问这个问题。
机械生命体睁开眼,缓缓抬起下巴,毫无困意,目光立刻聚焦到了面前人脸上。

“刚……”

他呼唤诗岛刚名字时,语调温柔地能让人融化,刚错乱地以为自己大概已经开始发梦,因为他的眼神也与以往截然不同,那些锋利的东西通通没了,只剩下深邃瞳孔里让人沦陷的光芒。他就这样慢慢移动眼珠,看着诗岛刚,从他乱糟糟的褐色短发到微微皱起的眉毛,还有被一层疑云笼罩住的双眸,以及高挺鼻梁下血色翻涌的薄嘴唇。这张脸在Chase的记忆库里被反复读取过不知道多少次,但他还是愿意一次一次凝视,记录下任何一点点细微的变化。

只是这样单纯的对望,就让诗岛刚突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不可能靠近但也不想退缩。他们有这样认真地看过彼此吗?没有吧,他们哪里有这样的时间和心情呢。
到最后诗岛刚还是输了,他被这样几乎在慢慢发热的眼光打量着不由低下头,感到脸颊有些烫。

“算了……”他打算放弃那个问题,反正答案已经了然于心,问出来不过是想跟Chase再说说话的一个借口罢。

“不管发生什么……最后我都会选择成为假面骑士Chaser。” 

诗岛刚想起身,就被有力的手臂拉住,“所以我一定会与你并肩战斗,也一定会守护你,刚。” 

听到这句话他愣住了,奇怪的热量涨潮般冲向他脑门,说不清是激动还是什么,眼眶发热,皱着眉,抿紧了嘴唇。

诗岛刚并不是个情商很低的人,他愿意表演给别人看他设计好的台本,带上他最满意的面具,而真正的他绝对会藏好。所以,他一开始逃避命运对于Chase的不公,原本只是一台原型机,却被迫成为消灭同类的“英雄”,这比有一个十恶不赦的老爸更惨。他再次确定制造了Roidmude并毁了他们的蛮野天十郎是个混蛋,他曾经抱有过一丝对亲情的幻想,但从未后悔将父亲亲手杀死这件事。他可以有仇恨也能够抱怨,遍体鳞伤地长大,成为更好的人。但这样的Chase却愿意接近人类,孤独地爱着人类,守护人类。大概从一开始他们能朋友就是注定的事。想到这里,他都没察觉自己的眼角有点潮湿。

“那这次……Chase,你……还会……”他低下头,声音有些颤抖,脑海里残留的鲜血和泪痕并未完全褪去。他没说完,Chase就一把把他往自己怀里拉,细长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抹了下他的脸颊,用还足够湿润的嘴唇封住了他的嘴。

诗岛刚惊呆了,他想过Chase会紧紧拥抱他,就像那些久违的好友,传递跨越时间的感人友情。但现在……他无法将一个试图要将彼此融合成一体的吻定义成“友情”——至于这是他们的初吻一事已经不在他的考量范围,他的脑袋里正迎接一次惨烈的宇宙爆炸。

细胞在记忆Chase嘴唇的柔软度、温度,来回摩擦捻揉产生的电流贯穿他的身体。但这都不是他应有反应,他应该觉得恶心,然后推开他,给他一拳或者什么的,这玩笑开的有点过了,可是他什么都没做。

Chase的舌头顺其自然地敲开他僵硬的嘴唇,又热又软的舌尖开始搜索他的口腔,被入侵的舌尖立刻往后瑟缩,但很快被吸允着纠缠在一起。诗岛刚的体温骤然上升,喉咙里发出细细碎碎的呜咽,他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其他什么,双手死死扣住Chase肩膀,关节咔咔作响。

诗岛刚无法再将眼前的人定义成一具机械生命体,一个朋友。

也许他一直在回避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Chase死前他说服自己内心曾经产生的波动是一种对友情的肯定,那些波动像一块块拼图,日积月累。在拼图就快完成时,诗岛刚隐约看到一个硕大的字,有一撇,有三点,有一颗心,还有……只差了几块,他就能看清自己内心的样子……Chase却挡在他的面前,为他承受来自生父的致命一击,还为了保护他,自爆核心。那一刻,他心里的拼图碎了一地。

在死亡面前,这些不确定的感觉有意义吗?他已经失去了,失去了他的挚友。

诗岛刚的思绪再次被打断,他很快便折服于Chase熟练的吻技,不知道这个机械人何时学的这些。在没找到答案前,他听到自己的腰带被抽掉的声音。

下半走图,不会其他方法了:

http://wx1.sinaimg.cn/mw690/9e111539ly1filjlrngucj20c847lb29.jpg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