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切切世界第一♪

【洸友?/切刚】个色

假面骑士drive 切刚衍生

CP:上远野太洸 X 稻叶友

分级:普通

提示:切刚的中の人RPS,短,雷慎,RPS都是脑补,与真人毫无关联。这cp缩写都不知道怎么打(……)



稻叶友没想到自己是那么容易陷入角色的人。

刚出道时他曾经希望能像参加JUNON BOYS评选之前组乐队做音乐什么的,但没想签约事务所后,是从演戏开始。而“演戏”这个原本在他印象中没有明确概念的东西却让他找到一种新的认识自我的途径。因为经验不多,反而像一张白纸,投入每个角色,如同用各色油彩在画纸上涂抹。

如果木田达也是活泼的橙色、猿飞佐助是热血的红色,那诗岛刚却不是那么简单的蓝白相间,里面也有红色甚至有黑色……随剧情发展,跟编剧三条桑和长谷川桑的沟通更让他确认那种因为极端阳光所以内心某处一定存在无法抹去的黑闇的感觉。这让他更喜爱这个角色,以至于某一段时间,真正完成了最后一幕演出,手里接到庆祝杀青的捧花,他还有些无法释怀,阳光到耀眼的微笑变得不太自然。

只因为角色和真人的界限变得模糊了……他这样说。

总有一天会告别这个角色,但诗岛刚也永远活在他的身体里……他这样给出结论。

不过,随着紧锣密鼓的后续宣传舞台活动、剧场版拍摄计划等等,心情还是逐渐平复下来。

杂志照拍摄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群照、三人照、双人照、单人照,在DRIVE播出期间,媒体上的定量曝光率已经是新十年骑士系列的惯例。

只是稻叶友还是忍不住感叹,本番已经播放完结,依然在拍些脸贴脸的照片,还不是跟内田(姐)。向观众的需求妥协嘛,他算是心领神会了。竹内的话就好了,本身也谈得来,熟络得特别快,靠近些完全没有紧张或者尴尬的气氛,反而格外自然,大家嘻嘻哈哈,拍得也特别快。

跟上远野……第一个抓狂的是摄影师。

“再靠近点!”

“对,侧左5°不要太过……不对,往左!”

摄影师的声音像走台阶,越来越高。

可是……哪怕距离只缩短了一毫米都让稻叶友浑身不舒服,说不出的紧张感像保鲜膜包裹住他,让他浑身不自在。当模特不是一两天,这种情况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每次只能努力维系着自然状态,但似乎笑容总有些僵硬,这已经不是走不出角色的问题。对方却像没事人:啊!抱歉撞到你了!

脑门跟自己的脸颊打了个招呼,眼角余光一瞥,化妆师怎么又给他涂厚了唇彩……这吐槽突然闪现在稻叶友脑海,那深粉色还有淡淡光泽的湿润唇瓣刚才就差一公分便要落在自己脸上。稻叶友不得不承认他曾经盯着这张甚至比女生更线条柔和小巧却又足够丰满的嘴唇思考过:应该很软吧……

“摆好了,稻叶君。”

反光板从来没有那么刺眼……让他有些晕眩。总算熬到最后一条指令完成了写真书双人部分的拍摄。

“收工!辛苦了,非常感谢。”

工作人员随摄影师此起彼伏向他们鞠躬。

“大家辛苦了。”

他跟上远野也笑着点头回应,发现自己被很自然地搂在怀里,这种职业友好性动作并不是一次两次,稻叶友自然懂,还会反过来勾住对方肩膀,让他们靠得更近。

今天的镁光灯可能太亮,他有些晃神,也许是昨天才睡了4个小时的后遗症。忙碌的工作对他来讲才是好事,有压力才会加速前进,他始终觉得自己是这种类型的人。

回到休息室,稻叶友打了个寒战,清醒了两分,才发房间里格外冷,虽然门窗已经关得死死的。这时他看到门口出现了正逐间休息室来做通知的负责人:“刚才中央空调出了点问题,正在抢修,但是不能耽误拍摄,所以辛苦大家受累。”这种小事不会有人抱怨,所有人都客气地表示没关系,对于初冬的寒气还是有抵御能力,虽然穿着单薄戏服偶尔会忍不住哆嗦一下。

还有一套集体照,等待内田和竹内拍摄期间,其他人自然就趁着空挡休息调整。稻叶友的休息室是四个主角共用,现在只剩他一个人披着私服外套坐在靠窗的金属靠背椅上吸鼻子。疲劳容易让人降低抵抗力,赶紧打开一瓶オロナミンC——助理一早就贴心地塞在他包里,现在如同救命胶囊般及时发挥作用。

拍摄工作要持续到下午四五点,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眼球上有些红血丝正往瞳孔扩散,他赶紧摸了摸口袋,拿出眼药水点了几滴,一阵清凉顺便让他脑子也清醒了一些。嘴也因为从早上开工至今,没顾及喝上一口水,到现在终于干得快起皮了。

……没有?把包翻了个底朝天,他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自己在家准备了五支润唇膏。可以问化妆师借一下,但如果不是因为拍摄需要,稻叶友并不愿意借别人的润唇膏,毕竟……这是整天跟嘴唇接触的东西,如果不是特别要好的熟人……还是算了吧,舌头忍不住扫了扫下唇,即便明知道过会儿会变得更干。

抬头盯着天花板放空了好会儿,睡意自然是有的,但有一搭没一搭的凉意总像鞭子在关键时刻把他抽醒。看看手机,休息的时间还剩半个小时,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半个小时可能在相对论里会有两个小时那么长吧……

一罐咖啡递到正在胡思乱想的稻叶友眼皮底下,纤长的手指握着金属罐头,手指内侧已经微微发红。他来不及抬头就立刻接过咖啡,感受到与房间里空气反差剧烈的热度,一下窜到了心里。

“谢谢。”

知道眼前出现的是刚才还在拍花絮时搂在一起的同僚,只是现在因为逐渐又干起来的嘴唇,稻叶友用懒散的声音道谢后就不想多说一句话,继而无法忍耐地咬了咬下唇翘起一半的死皮。

走进来的人似乎并没有坐下来休息的意思,在稻叶友指甲扣在易拉罐环扣上正打算使劲时,低头盖住了他那片被咬地发红的嘴唇。

……

比他想象得更软,一点点薄荷的凉意四散开,仿佛亲吻到了一片云。分开时,稻叶友脑海里划过的竟然是这样的感慨。

“帮你涂下润唇膏而已。这样过会腮红都不用涂了,刚。”

竟然说得极其理所当然,还叫了自己戏里角色的名字——用那种刻意压低的嗓音。跟平日里大家聚餐唱K时的保持一点陌生距离又会突然脱线搞笑的人全然不同。

喂,你是谁啊?哪个才是真正的你?上远野!稻叶友很想追问,却又憋住了。

“本来就不用涂!”极其小声嘀咕着,发现这么说了反而有点撒娇的意味,稻叶友立刻清了清嗓门。

“稻叶君是白色……所以染上红色特别好看……”

“什么白色啊?!”

自己还不是皮肤很白?稻叶友糊里糊涂地辩驳,可能是冷得舌头发麻可能是睡眠不足,看着那人说完就消失在门口,刚才发生的一切活像个没睡醒的梦。只有嘴唇上的轻微触感和抿一下就能感受到的柔软膏体让他确定了真实感。

为什么没有反抗?也没有觉得恶心?

稻叶友这才捂住越来越热的脸颊埋进臂弯,突然希望暖气可以来的晚一点……

咔咔——呲——

是空调运转的声音。

真的假的啊?

稻叶友趴在桌上,暂时放弃了思考。

热浪立刻从通风口源源不断灌进房间……
手机的提示音提醒他要开工了,半小时这么快吗?!他站起身,把没开的那罐咖啡塞进包里,走出休息室。

end.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