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切切世界第一♪

【明了明】a strange fish (1)

恶魔人同人

人鱼AU,莫名逗逼,都是我的锅。欧欧希。 应该偏明了,但我不介意无差,反正清水(介意慎


 

第一章  岸

这条人鱼有些奇怪。

他没有传说和古书里赞颂的鳞鳞波纹,更没有可以蛊惑任何人类投海的曼妙歌声。 他的头顶长了一双类似蝙蝠翅膜般的鱼鳍,嘴里除了细小的上下两排尖牙,还长了两颗看到就让人退避三舍的尖锐獠牙,身体光滑得类似海豚,尾部和手臂是墨黑色,躯干则是海藻般的浓绿,这让他更容易伪装捕猎。他的吼叫沙哑地沉,生气时更像一头怪物。海底的其他人鱼将他视为异类,毕竟这长相实在不够唯美。大家除了恐慌更多地是厌恶,根本没人把他当作人鱼,他们都管他叫“恶魔鱼”。 

咳咳!这都是人类污染大海造成的!好像涂了烟熏妆的恶魔鱼无奈地双臂交叉,但就算这么说也没人相信,为什么被污染的只有你? 为什么呢? 恶魔鱼自己都不知道。拍了拍尾鳍往岸边游。 

人鱼的构造很特殊,有鱼类的腮亦有类似人类的呼吸器官,只不过因为退化让他们能够脱离水的时间不像人类那么久。这点他并不太在意,反正他不需要长期生活在陆地,自己的食物源还都在海里,但只有一件事让他非常在意。

 

*

恶魔鱼一个不小心忽略了重点,因为这天格外风平浪静,海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银子一般的波光,初夏的季候风也柔软地想让人张开双臂拥抱,湿度最佳的空气里满是自然的邀约。这种时刻特别适合牵一条虎头鲨在海岸线旁散步。虽然这么想,恶魔鱼可没这么奢侈的宠物,更没有钱买昂贵的变形药水把鱼尾变成人类的双腿在沙滩上奔跑。他此刻正斜着身子躺在被太阳烤得有点热乎的沙子上,尾鳍欢快地搅动着堆起一小撮土丘,半眯起眼睛,品味另一种人生乐趣。

“这好吃得过份!”他几乎吼着夸赞。

“喂,你也太容易上钩了吧。”一头好像刚出生三天的小鸡仔的绒毛般柔软的金黄色短发在魔鬼鱼面前晃,让他一抬起头就突然产生一种伸手去摸的冲动,可惜够不着。

“是鱼比较好吃。我可没吃过烤鱼。也没碰到过用烤鱼捕鱼的人。”他吸了吸鼻子还是决定把网里的鱼先解决了。

“我只是突发奇想。没想到真有上钩的。”金毛少年的笑容也跟他的发型甚为相配,好像浇在黄油上的蜂蜜。本来不喜欢甜食的恶魔鱼都有点想尝一尝味道。但是他转念一想,他可不吃人,人肉一点都不好吃,就算这只看上味道不错的样子,也只是徒有一个具有欺骗性的躯壳罢了。

“不热吗?”恶魔鱼注意到这个‘美味佳肴’在夏季还穿了能遮住手臂脖子的白色长外套,至少在他印象里,普通人类都是背心短裤来的。

“不疼吗?”少年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反而用另一个问题反问还在网中的鱼,然后手臂往后收紧了一点。

“哎哟!明知故问!”恶魔鱼的尾巴被结实的尼龙线箍起来,快掐出一片菱形格纹的花纹,但嘴巴还停不下来。

“哈哈哈。”恶魔鱼掘起的嘴唇上还贴着烤焦的鱼皮和白色鱼肉让金发少年笑了半天。“你好像一点没有危机意识,真的不怕我把你带回去煮了?我今天可是守在海边一整天都没吃东西。”

“免了吧,劝你重新钓一条,我可难吃了,又老又硬。”魔鬼鱼对自己的身体还是颇有自知之明,毕竟普通的鱼叉根本刺不穿他看上去光滑但其实特别坚硬的表皮,更别说人类的牙齿了。肉的话,也能从他明显的腹部肌肉和宽阔背脊证明他所言非虚。但是金发少年似乎并不在意。

“不吃的话,也可以干点别的。”

“别的?”

恶魔鱼甚少思考,所以一碰到问题,通常脑筋转不了弯,“比如说?”

“比如……”少年收起嘴角,“拯救世界。”语毕他就把网的一头架在自己肩膀上,将恶魔鱼往岸上拖。

“哎?唉??”看着眼前这个圆脸蛋可爱到不超过10岁,可能有个15岁吧,恶魔鱼仔细打量了一下超过150厘米的身高,感叹现在的小朋友被那些个动画漫画荼毒,整天想什么拯救世界,成为救世主这么不切实际的事情,还不如清理下海岸垃圾来得实际一点。恶魔鱼虽然内心这么抱怨了一下,但也懒得抵抗,也觉得许久呆在海里出了吃就是喝无聊得很,并不介意去顺便去救个世界什么的,但是首先:

“那个……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过会儿我们救世界什么的,也好沟通一下呗。话说你的力气还挺大的。”虽然恶魔鱼并不在意自己的体重,当然也不觉得自己在未满20岁的人鱼里算体型超标,但通常的渔夫可没这么大力气拖得动他。

“我叫飞鸟了。”

“啊!”真是可爱的名字,他看上去确实像某种鸟儿的雏鸟。恶魔鱼视线所及是这个少年纤细白皙的脚踝和在沙滩上留下一个个深深脚印的后脚跟。

“你呢?”

“我叫不动明,虽然没多少人这么叫我。”

“嘻嘻,原来恶魔鱼先生有名字。”少年加快了一点脚步。

“哎哟喂!”不动明的屁股搁到一个被踩扁的易拉罐,然后是一个可乐瓶、一个铁锅、一个水桶、一只塑料沙铲,以至于刚才沙子摩擦他的背的疼根本不算什么,所以说,清理垃圾才比较重要!他两眼放空,希望这个叫飞鸟了的少年的家不要离海边太远才好。

“不好意思!能不能先停一停。”被拖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不动明终于有点憋不住,“今天我忘带眼药水了,本来也没想上岸来的。”并不是背脊被摩擦得发烫,也不是今天阳光太强烈,他最介意的事情发生了。

“嗯?”

飞鸟了好奇地停下脚步,手并没有放松手里的网,俯下身体观察不动明,只见他不停地挤着眼睛。他不明所以地歪了歪脑袋,刚打算起身,立刻被叫住:“等等,你有没有听到还有一会儿就是救世英雄的人鱼的求助啊?”

“听到了。”

“所以,帮帮忙啊!”不动明继续挤他那双哥特意味浓烈的大眼睛。

“怎么帮?”飞鸟了也跟着眨眨眼,这让他没表情的脸变得更可爱了一点。

“舔舔我。”不动明把脑袋抬起来,凑近那张可爱脸蛋。飞鸟了因为突然的靠近愣了一下,“别问了,快舔舔我的眼睛,干死了。”

看着眼前颤抖的卷曲长睫毛,金发少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低下头捧起那张被套在网中的脸,伸出舌头,湿润了一下因为干燥交叠在一起的墨黑色眼皮。感受到被滋润的瞬间,不动明的手一下子突破了渔网,搂住了眼前的少年,将他按在沙子上。飞鸟了并没有因此惊恐,反而配合着搂住他的脖子,将嘴唇往下游移,隔着深红色的渔网贴上了人鱼因为长时间脱水而有点干燥的双唇。如同渴望生命的源泉,不动明吸允着那两片比他薄的柔软粉色嘴唇,又小心翼翼不让自己的獠牙露出来刺伤那双唇,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像一半海水又像一半火焰在他身体里翻涌燃烧,脑海中又出了暴风雨里的白色闪电。在几乎要窒息时才放开了眼前的少年。两人面向天空躺了很久,直到呼吸变得平稳。

 

“谢谢。”

“不用。”

“人鱼不会流眼泪吗?”

“当然会,但是人鱼的眼泪很珍贵。虽然是这么听说的,但我还没哭过呢。眼睛那么容易干,怎么哭得出来嘛。”

“哦,是么?人类的眼泪也很珍贵。”

 



第二章 变形药水

 

青灰色的大理石地板又凉又光滑,躺在上面简直让不动明产生一种置身海底的错觉,但他很快就清醒过来,在看到手臂上和鱼尾部分明显的菱形勒痕,他倒也不是很在意,反而有点高兴,这好像让他在19岁时终于长出鱼鳞一样。然后他就被屋子里各种奇怪的摆设吸引了。毕竟作为一条被排挤的人鱼,才不会有什么同伴带他领略大千世界。所以他可以说除了对那片海域廖若指掌,对于陆地简直就是个一窍不通的初生婴儿。这让他充满了好奇心。

他的头顶是天花板,虽然他并不知道要这么称呼这东西,天花板上是一幅画,有他熟悉的蓝天,和几个人类小孩,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人类小孩还长了鸟的翅膀在天空里飞。

“那是天使。”

飞鸟了看穿恶魔鱼脸上的疑惑。

“跟你有点像哎……”他转头看了看依然穿着白色外套的金发青年和他耳后翘起的一撮卷毛,甚至觉得他比所谓的天使更加可爱。

“是么?”飞鸟了只是多眨了一下同样镶嵌了一圈金色睫毛的杏眼回应他。


“喂!了,这是什么?”

“书架。”

“书架上是什么,了?”

“书。”

“那是什么,了?”

“电脑。”

“电脑里……里是什么,了?”

“电。”

金发少年推着一个巨大的木桶从房间另一头出现,还要不停回应人鱼的十万个为什么。


当不动明终于发现答案已经超过他的脑容量后,放弃再提问,这时他不算大的鱼脑子终于想到一个关键性问题。

“所以,就算想拯救世界,我这个样子是不行的。”

渔网里的不动明并没打算脱网而逃,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打算,只是刚才他根本没想过怎么用鱼尾在陆地上走路这件事儿。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别说拯救世界了,完全就是任人宰割。毕竟,他就算在海里有多骄傲,上岸顶多也是闲来无聊晒晒太阳的程度。

现在才想是不是太晚了?好像第一次要被自己蠢哭。


扑通!

飞鸟了解开渔网指了指眼前的木桶,不动明就一脸了然地弓着背脊跃入灌满海水的桶里。

“人鱼可以拥有双腿,只要……”他克制不住在桶里扑腾,其实才离开海水不到半天,并不会有大碍,但是人鱼对海的依赖是天生。

“我知道,只要有变形药水。可是那东西据说绝版了,所以坐地起价。只有贵族人鱼买得起。听说那个人鱼公主为了追求某国王子……”他好像很少话痨,毕竟连个能话痨的对象都没有。

“我有。”

金发少年一脸平静地说出两个字,让不动明差点从桶里蹦出来。 

不但如此,他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掏出一颗眼泪型的小玻璃瓶捏在拇指和食指之间,透过光可以清晰看到里面装有一大半海水蓝色的透明液体。

“怎么可能?!” 

不动明第一次抬高音量叫了起来,虽然他没亲眼见过这种高级货,但道听途说还是大致知道这东西的特征。

“那我们……不是,那你要发财了。”

“我不感兴趣。”

不动明这才发现这个少年不动声色的表情和无比冷静的语气里显露出比同龄人成熟多的气息,他觉得甚至比自己还成熟,除了刚才……这想起来让不动明胸口的某处微微发热,但是两个人明明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他立刻将这个片断挪到脑后。毕竟还有什么‘拯救世界’的伟大目标。

“但是有变形药水,你就能拯救世界了。”

“对哦!你说的没错!”不动明突然茅塞顿开,瞪大眼睛握住飞鸟了的双手点头。

“不过其实我还没有使用过。”金发少年一脸真诚地看着略有些兴奋过头,耳朵上面的小翅膀都煽动起来的恶魔鱼。

“啊?”不动明歪起嘴角时立刻露出一边的獠牙,“所以,我是……”

“实验品。”

金发少年一点都不避讳自己的目的。

“顺便说明一下,是我的父亲发明了这种药水。”

接受到第二句巨大信息量的话,不动明已经张大嘴呆若木鱼。



TBC.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