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切切世界第一♪

【快银夜】soft time

X-MEN电影版同人

CP: Pietro Maximoff / Kurt Wagner

分级:NC-17

(翻旧文时看到这篇,没发过,顺手一贴,反正……现在……应该没人看了……虽然……还是有点期待下半年的粉红凤凰黑凤凰(什么拖到了19年啊(眼神死…


15:00

泽维尔天赋学院今天的风儿,依旧喧嚣。

只怪在草坪上举行的一场足球比赛。所有学院男生都参加了,女生则组成了拉拉队。

也许你没猜到,这是一场禁止使用变种能力的友谊赛,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

可能是为了避免上个月的美式橄榄球比赛后全面重新植树、填湖、和拯救花园的一系列工作。谁都不想下周再重新修一个足球场,否则所有年级学生连户外体育课都要暂停了。

当然这主要是X教授的建议,毕竟在学生时代,除了战斗和学习,用荷尔蒙挥洒一番青春,保存一份无比珍贵和浪漫的回忆何其重要。好比他脑内用二十六个字母和十二星座分别归档的女朋友——在他心情极好或者极糟糕的时候给不常来学校的M(E)字打头特聘老师看个够。

但是,并没有人禁止拉拉队使用能力……踩着粉色轮滑的Jubilee从开始就燃起了烟花;金色塑料线彩球在天空飞来飞去,Jean连手指都没动一下——她似乎不太喜欢黄蓝相间的拉拉队迷你裙;Ororo想放一把闪电作为比赛开场最后还是被Hank老师默默阻止,所幸她跳的激光剑双人舞还颇有看点,后来进入学院的插班生Psylocke同学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她跟Ororo一起排练这支舞将近一个月的事实。

 

15:20

“老师,我要投诉Peter使用他的能力。”

Scott Summers同学一个转身,脚下的‘红’球就被一阵风带走,猜都不用猜是谁。

“嘿,我可没用!”

Peter同学已经射门,忙着摆pose的Alex Summers同学根本没在意球到底是射在左上还是右下,自从在废墟里被挖出来后,他就更在意皮肤和头发的保养了。相比起来,对面不能伸出钢爪戳球的狼老师,因为人手不够而被迫成了守门员,已经许久一动不动——足球始终没有被带过到他的那个半场。

Scott的投诉遭到了裁判Hank老师的驳回。

Peter没有使用能力,对于这点他自信满满,顺便咀嚼着嘴里的口香糖又吹出一个白色泡泡。

也许没有人会想要跟变身后的Hank老师理论,但同样没有人会质疑他权威的判决。但过不了多久,本队的队友就开始投诉Peter故意向敌队的那个手长脚长的蓝同学放水——至于Hank老师为何突然变身,似乎是半场休息时,一直在观摩的X教授突然失踪造成的,有目击者看到他的轮椅浮在半空。

 

15:50

 “我只是脚……滑了。”

Peter微笑着向队友解释道。不用放闪光弹了——Bobby同学表示,不是单身狗也要被闪瞎了。

“嘟!”

裁判哨声再次响起。喜欢用冰和火的两位同学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最后在弄起一阵波澜前被裁判双双罚出场外。

 

16:25

“Kurt同学犯规,不能用尾巴带球!”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啊!”

刚被John同学烧出一个坑的足球场并没有及时修复,再加上一时紧张,他砰一下从场上瞬移。

 

16:45

1:1的比分保持到了结束,场上只剩下一个选手,局面惨不忍睹,Scott独自迎接着众人的瞩目,简直想甩掉墨镜摆一个更酷的造型,索性及时被最善于对付这种场合的哥哥阻止。但大家表示这场友谊赛非常难忘,并强烈要求下个月要继续来一场——可以使用能力的足球比赛——在不破坏公物的条件下。

 

18:00

Peter用加速在学校找了很久。当他再见到Kurt时,Peter简直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Kurt静静坐在花园新修的秋千上,却仿佛换了一个人。

“Peter?”

他转过身,眼睛已经不再是正在灼烧的太阳金黄色,而是带点灰色的绿,好像初春的大地,所以看上去比平时更加柔和。个子没变,身上还套着那件红得让人着急的大T恤,但肤色却不再是蓝色。

“Ku……Kurt?你怎么变成了……”

“刚才瞬移时到了Hank老师的实验室,等我醒过来就成了这样……老师说,是他在研制的新药起的作用……应该只是暂时的,但……”

Kurt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滑滑的,没有一丝刻印;五根手指用力撑开手掌,加起来一共是……十。太多了吧!他龇着牙……哦这太整齐了,没有尖牙一点也不好看;上帝,也没有……尾巴!Kurt站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刚走两步就差点失去重心跌了一跤。

“Kurt你怎么了?屁股疼么?走路姿势有些怪,我昨天并没……”

“不是!”

Kurt涨红了脸,在平时也许Peter还会质疑自己的视力,但现在他才清晰地看到每次Kurt害羞时脸是有多红。

“只是没有尾巴不习惯。”

“你很快会变回来的。”

Peter及时准时以及适时地揽住他的腰。

“Peter……你一定觉得现在的我很丑……而且我好像不能瞬移……”

Kurt收紧肩膀,闭上眼,但什么都没发生,自己还在Peter的怀里,这让他更加不知所措。

“不……”

事实上Peter早就看出了神,也许以前必须在大太阳头下才能看清Kurt的五官容貌,但现在,只要有一丝光,他的脸就好像能折射出千万缕光芒,他的皮肤简直白得过分,Peter觉得自己就快要在这片光里融化了。幸好,太阳快落山了,夕阳把面前紧皱眉头的人的嘴唇照得通红。Peter低下头,捧住那愁云惨淡的表情,吹开了唇上的阴霾,将最后一抹余辉锁在彼此之间。

 

18:30

Kurt几乎喘不过气,换作平时他早就一溜烟砰走,就像他跟Peter的初吻时,紧张到躲进了危险屋,但现在他无处可逃。

Peter当然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在自己已经不蓝的小蓝友不会有因为害羞化作一溜烟消失在自己怀里的机会,虽然他觉得一直追逐那团不知下一个地点会是哪里的硫磺烟雾也是件格外有趣的事情。

“Peter放我下来!”

银发青年当然不会如他所愿,收紧手臂,像无数童话剧里王子该如何抱公主的姿态。他现在走得比普通人快,却比他自己跑步的速度要慢得多。

 

18:40

“不会太快吧,我稍微调整了一下。”

他希望Kurt也能分享到一点他眼中的时间——他觉得只有可以穿越空间的Kurt能够理解。Peter曾经认真地研究过时间算法,在某本东方古籍中曾写道: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他们的时间都能用刹那来计算,这是不是太巧了。

 

18:41

Kurt瞪大眼睛,第一次仔细地观察着身边流逝的一切,学校大厅上的挂钟里,细细的秒针变得好像融化掉的太妃糖软绵绵地往下坠;掉在半空中的玻璃杯里,橙色的橘子水像扭动身体的舞者;走着完美弧线划过半空的棒球带着一条长长的白色尾巴;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挥动翅膀的蝴蝶,他甚至能看清蝴蝶如何落在花上,柔软花瓣上的露水像一颗液态玻璃球般被弹到半空,来回晃动发出半透明的光。原来Peter的加速世界是这么柔软,就好像他曾见过的一副画,时钟软得融化,耷拉在树枝上,那幅画叫‘永恒的记忆’,Kurt曾经非常不理解,但现在似乎有一点明白。

 

18:42

“上帝啊,好美,Peter。”

小鸟从Kurt鼻尖振翅飞过,落下一片轻飘飘的白色羽毛。

“这样的风景只有一个人欣赏,太无聊了。”

在羽毛掉在Kurt鼻梁上之前,Peter伸手将它捏住,轻轻吹走。

“我可以陪你一起看。”Kurt垂下眼睑,黑色长睫毛在微风里跳舞。在Peter看来他现在更像一个天使,虽然没有翅膀,但是带了光圈,将他牢牢地套了起来。

 

19:35

夜色很快降临,在他们面前如同倾倒的墨水瓶逐渐把天空染成了深蓝色——Peter已经开始有点想念这种颜色。

“我们要去哪里?已经是晚上了。”

晚上……更应该干一些晚上才该干的事儿。Peter吹了一下口哨,还忙着欣赏面前人无法掩饰的一点点细微表情,直到他的双脚踩到了细软的沙子,才将Kurt放下。

 

19:42

他们如同顽皮的小孩,一见到大海就兴奋地冲了下去,一层层浪花被明亮月色照得发光,在他们小腿间绽放。Peter突然有种神奇的感觉,就像X教授所说的,像一个普通人感受时光从身边流走,不急不慢,让它们自己凝固成一颗颗珍贵的宝石沉淀在回忆里。

所以他拉住Kurt手的那一瞬间,都不觉得时间过得太慢……而是太快太快了……快得他都没有反应过来,那些砂砾如何擦过他们四肢,缓慢地随着波浪卷进两人的T恤里。凉凉的又痒痒的,但Peter一点都不在意,他忙于让两人的嘴唇相贴然后分开,在看清Kurt那双绿到透明的瞳孔里映射出自己的倒影时,又将距离缩短到看不清彼此。

 

https://wx1.sinaimg.cn/mw690/9e111539gy1fplyqrcfb7j20ok5i0e81.jpg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