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切切世界第一♪

【切刚/cha刚】願い

假面骑士DRIVE同人

CP:Chase/诗岛刚

分级: 普通(沙雕文……又短又囧

×

×

×

Chase一直有一个想法:捏诗岛刚的脸。


这个奇怪的想法可能产生于为了确定他有没有被冰针控制记忆看过他的耳朵之后,那时不过单纯完成任务,但不知从哪天开始,每次看到诗岛刚因为生气或者其他什么对他毫无理由嫌弃时微微鼓起的腮帮,就产生了一种想捏的冲动。

他不太明白作为一台程序严密运转正常没有感情的安卓机,会有这种奇怪想法。但这可能就如同看到床上有一个柔软蓬松又巨大的靠垫时,就想一头扎在上面——他猜测着诗岛刚脸颊的手感一定比靠垫好得多。当下不禁戳了戳自己,因为明显比整天叫嚣唱名的白色骑士瘦了一圈,所以缺乏脂肪和胶原蛋白的拟态皮肤除了立刻反弹成平日的状态并没有带来其他特别的感觉。于是就更好奇捏一把诗岛刚的脸会是什么触感。

他从来没想过否决这个念头,也没觉得不妥,当然也没有主动地付诸行动,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诗岛刚讨厌他。别说捏脸,只要距离缩短到三米之内,他脸上的警报立刻就拉响,更准确的说只要出现在他视线所及的范围里,他就瞪大眼镜,一脸要报警的表情,简直巴甫洛夫反应。

即便如此,这个念头却有增无减,特别当他看到诗岛刚的脸颊靠在进之介肩膀时挤成冰激凌球正在融化的样子,导致他忍不住直勾勾地看诗岛刚,当事人和旁观者都觉得那视线强烈到好像真的带了勾子,但又不明所以。

他也觉得自己的机械回路里好像出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bug,虽然不知道哪天这个bug也许就因为某个契机让整个程序崩溃了,但Chase却还是放纵它的存在。他给自己最佳的解释是这种想法仿佛让他有类似又接近些许人类的自觉,虽然经过演算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是错觉。

但其实,还有其他原因。比如他待在特状课堆满杂物拥挤的办公室时,也会看看被弃在角落的那套粉色兔子毛绒外套,他还跟西城究请教过关于这套服装的用途。对于曾经有一个Roidmude亲友的小究来说,一开始就没有对同样身为Roidmude的Chase带任何偏见和恐惧,交流丝般顺滑。毕竟他还亲眼看到他帮助雾子的场景,面不改色地啪唧一枪送上一块腹肌,除了感叹帅气,还是帅气。小究还悄悄记录过一笔作为日后写作素材:机械生命体。归类:男主或男二素材。外貌:唇红齿白,黑发飘逸。虽然是在大马路上随便Copy的一个买菜青年人间体,却意外还是个帅哥。ps.面瘫显得更酷。特点:沉默、冷静。备注:前期是神秘炫酷的初代骑士,后期加入天然呆属性萌度翻倍。这么总结下来,这套人设还真八岁到八十岁男女通吃,连本愿寺课长都感叹过Chase非常可靠。唯一不吃的大概只有我们自信活泼可爱迷人的小Mach了——当然谁都理解如果也像小刚背负父亲是万恶之源那样的命运任谁都会对Roimude抱有异样敌意吧,但刚终究是刚,他潜意识里的正义总在他的心将要坠入悬崖前把他拉回来。所以,从他和Chase一起考出四轮驾照后,关系明显就没有以前那么恶劣了。小究在办公室里见到Chase的频率也大大提高,只是他没想到这台完美安卓还对毛绒玩具有兴趣。

看到Chase面无表情地伸手摸了一下兔子垂下的耳朵,瞳孔跟着放大了一点。他想对于身体由特殊金属浇筑,除了人类拟态外,通常都保持坚硬冰冷的Roidmude来说,向往柔软的东西好像一点都不另人意外。人总是会特别向往自己缺失的东西,机械生命体可能亦如此。

Chase也调转过方向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他没有想捏诗岛雾子或者泊进之介的脸,或者其他特状课的人,偏偏是诗岛刚呢?在肌肤接触上,他也就拽过他的耳朵,掐过他的脖子,顺带干过无数架(肉搏一次,变身后无数次)。至于两次抱住雾子的经验,都让他确认她还挺瘦的这件事实。泊进之介就更不用说了,两条腿一折二可能还比普通人长,所以看到他时,脑海里就莫名会联想到两根饮料吸管或者食堂里的筷子,从一开始进之介就跟‘柔软’这个词差了十万八千里。当然也可能是他下巴长的那颗好像reset键一样的痣,Chase甚至觉得,按一下说不定进之介真的会重启。调转方向盘他已经很熟练了,但对于基本只会一直线思维的程序来讲,能想到这个层面实属不易。所以得出结果更加弥足珍贵了——果然是因为诗岛刚胖。平时他裹得还不算少,事实上在久瑠间健身房还碰上几次穿背心的诗岛刚,看过经由器械锻炼在人类定义里匀称有肌肉的身形,但毕竟脸胖决定一切——如果诗岛刚知道他内心的想法,想必会立刻回到第一次邂逅时,分分钟把他拆成集成电路板或者打到废品回收站。但让一个Roidmude来正确判断胖瘦是无理可循的,他们并不存在一个考量范围,毕竟只是复制人类肉体和情感,一旦复制成功就会基本保持复制者的外貌,他们可以不进食依然正常运转,当然不会有发胖或者变瘦的烦恼,毕竟肉体只是一个模拟状态,归根结底还是机器与核心。其实Heart并不完全认同这个观点,他从来就把Roidmude定义为高于人类的新物种,自然有别于其他被生产出来协助人类工作的机械。而Brain和Medic也完全不会反对,他们的铁则就是Heart大人说的都是对的,如果说错了,请参考前一条。

思来想去,他没有其他什么理由里否决自己的想法,最后的结论,Chase还是想捏诗岛刚的脸。


后来,在Krim的建议下,特状课还给Chase举办过一次生日,人类的仪式大概能让一个强烈想体会人类感情的机械生命体更接近人类吧。Chase眨了眨眼,乖乖地被套上锥形小纸帽,听到办公室里的人在为他唱生日歌时他才确定,诞生的日期原来还需要庆祝,这也是人类的规则。

“吹蜡烛时要许愿哦。”

雾子提醒他。

Chase点点头:“我的愿望是……”

“愿望不能说出来,否则就不灵了。”

进之介赶紧补充。

“原来如此。”

Chase认真地闭上眼,默默许了一个愿。
吹灭了插在特制骑士Chaser骷髅图案的蓝莓蛋糕上的‘3’的蜡烛时,他才发现门口站着那个穿了白色外套又不愿走进办公室的人。穿过特状课其他人,他的视线落到他又因为一些复杂的情绪波动而鼓起的脸颊。所以,作为生日愿望的话,也许……

再然后的时间里,战斗让他无暇在意自己这个愿望了,直到他的核心爆炸。



所以,就算不说出来,愿望还是没有达成啊。

end.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