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切切世界第一♪

【切刚/cha刚】lucky colour

假面骑士DRIVE同人

CP:Chase/诗岛刚

分级: 普通(越来越短(不割腿肉就没粮吃(委屈脸

 

“刚君,你等等,我有很重要的事。”

在开完最后的作战计划会,本愿寺课长突然追着白色外套的青年喋喋不休。

“课长,你放心,明天的计划不会有问题。”

“刚君……那个……我帮你占卜了一下……”

“……”

“好好好,我知道了。课长你就安心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打发掉一脸失落的名誉总指挥官,诗岛刚一步一定地走回休息室时,望了一眼窗外,积蓄着薄薄一层灰尘的玻璃也无法阻挡淤积起成片成片的乌云自一片黑暗的尽头以极其迅猛地速度翻滚涌动而来,它们迅速地遮日盖月,如同要吞噬世界上每一点光亮。

这应该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诗岛刚从来不信直觉或者预感,还有本愿寺课长每天雷打不动的手机占卜,但腹部的伤口传来隐约的刺痛,让他不由得对于明天的结果给出最糟糕的猜测。

其实他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思考到过无数个结果,最好的最坏的,自第一次穿上Mach的白色盔甲以来,他就暂时抛弃了人生的其他规划——摄影师,他当然是想当的,但只能暂时作为下辈子的人生计划了吧。

洗完澡,诗岛刚从一沓印着他名字的彩色T恤里随便抽出一件穿上。不知道是因为止痛药的效果太差,还是他的脑袋里装了太多未尽之事,没有月光的夜晚也无法顺利入睡。想来一年以前他还是个沾到枕头就秒睡的体质。

今夜……也许这是诗岛刚最后一个晚上——这个念头才是缠绕他直率神经的元凶。

所以,他无法不想到在之前战斗中负伤仍未出院的姐姐。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他无法割舍的东西,那只有他的姐姐。所以想要再看一眼她的笑容……至少让她清晰的停留在自己脑海里,就像他曾经按下快门,留住的无数奇妙瞬间。可连夜去医院不但会打扰她,更会影响明天的战斗。

他无法压抑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把他因疲惫而仅剩的一点睡意也一股脑赶走。

诗岛刚噌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揉着始终没有松开眉头,心里说服自己只在医院的窗外看一眼就走。他立刻披上白色外套,控制脚步声放到最低,蹑手蹑脚地走到临时Drive Pit维修站的门口。

“刚……”

在他刚想翻起金属卷帘门时,就被那个低沉熟悉的声音叫住,吓得他头毛静电一样往上竖起。

“你也……睡不着?”

这人根本不需要睡觉啊,诗岛刚想收回脱口而出的疑问句却为时已晚。
他一低头才察觉到撞在他没空把泥土擦干净的运动鞋后跟的紫色原型车。小车往后退了十几米回到主人手里,诗岛刚的视线也沿着那个轨迹落到他身后站得笔直穿着紫色皮衣的青年身上。他跟平时看上去没有一点变化,仿佛雕像般的五官鲜少受到情绪波动,在只有一排夜灯的车库里看上去更加僵硬。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继续沉默地看着诗岛刚,也没有要回答他问题的样子。

“啧,我只是……去……”

诗岛刚撇了一下嘴,把乱糟糟的刘海往后一捋。换作从前他绝对不会向这个人多解释半句,但现在他仿佛能穿透那执着的眼神,从里面读到更多来自于这台系统的隐藏讯息。
哧,只是多此一举罢了……诗岛刚自嘲般笑了一声。

程序怎么会明白呢……或者说,就算不解释,他也会明白。比人类更加纯粹地明白人类的情感。就像他白天明知道会被否决还是要提出让他留下养伤,代替他战斗的想法。所以,这个简单又麻烦的机械生命体再次如法炮制——

嘶。疼痛像随时来访的不速之客,让诗岛刚不得不打消这些有的没的推定,将注意力花在不让自己的肩膀抖得太过明显。

“这是我拜托西城究……”

诗岛刚的瞳孔放大了一圈,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会被拉住,还有些类似人类的体温从对方的手指和自己的手背传到了他的大脑,仿佛正在忍耐的身体也突然放松下来。然后,什么东西塞到了手里。他摊开手掌,是一张照片,上面是穿着警服在久溜间驾校的草坪上诗岛雾子和泊进之介的合照。他当然记得这是回到日本后不久用自己的相机拍的,还是他强行让姐姐和进哥站在一起拍的。

“我的相机?”

“保存在本愿寺课长那里。”

“我知道。”

“所以,刚,回去休息。”

“……”

诗岛刚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突然抽动了一下,是因为被他看穿了自己的想法或者别的什么。他自己都没想到原本想干脆地回一句‘多管闲事’,最后却只是对着那张扑克脸轻轻点了点头,把照片踹进外套就大跨步回到休息室。

关上房间的灯,将姐姐的照片放在枕边,奇怪的安定感让诗岛刚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

他仰面凝视天花板,突然发现一道温柔的月光透过被微风吹起的白色半透明窗帘照射进屋里。他抬起头,看到柔和的玉白色的光从云层之中逐渐将浓烈的黑暗一层层剥开,在夜空中形成一轮放射状的圆。

月光虽然冰冷,却还是能照耀人心。

借着这束光亮,诗岛刚又看了一眼照片上微笑两人。突然想起刚才本愿寺课长一改平日笑嘻嘻的面孔,一本正经拉着他说的话:



“刚君,你明天的幸运色是……紫色。”

end.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