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队】困兽beast (1)

前言:

暗黑者 同人

CP: 韩灏X周浩

备注:狗血的失忆梗、囚禁play、OOC。

----------------------------------------------------------------

Part 1  escape

周队长觉得自己跟韩队长的关系,应该就是同事、挚交。

即便有那么几次他定义中的不正当男男关系。

从大学警校开始认识这个不爱循规蹈矩的痞子,到现在却成了一个铁面冷口、屡破奇案的警队楷模。

他并不觉得这样的变化有什么不自然,只不过,后来没想到,韩队长又给了他更大的“惊喜”——潜逃的犯罪嫌疑人“韩灏”。

从那时开始,向来觉得“人是铁,饭是钢”的周队长,总算尝到什么叫做食之无味。

“队长,今天你又没吃午饭。”

崇越是最担心周浩的人之一,每天数着队长吃了几顿饭都快成为他的例行公事。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昨天的案子备案了吗?还有今天的档案……”

周浩冷着脸询问。

“报告队长,都完成了!”

崇越立刻站起来,行一个端正的礼回答。

“那好,今天就不用加班了。”

周浩收拾了手边的资料,打算离开。

“是!队长!不要因为查案,累坏了身体。”

崇越一眼就能看出周浩的变化,不过作为一个忠心的部下,他能做得不过也就是这些。

“好,我自己知道。”

周浩也意识到自己变得太猛,只要是长了眼的人都能看穿他,谁让他就是个完全掩不住心事的人。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他也懒得掩饰。

 

韩灏在逃有三个月又一个星期零两天八小时。

周浩看着床头柜上摆的照片又看看闹钟,想。

夜色早已深重,自己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幸好是个周末,而且也没有紧急的案件需要加班。

上次的相遇是在那条巷子里,他用枪指着韩灏要他归案,但却被拒绝了。可更可悲的是,自己连弹匣都不舍得装上,还不如那个0.1,回来后他站在镜子前,觉得自己快配不上这一身警服。 

可是,当他把枪口抵在他胸上,他从未见过韩灏那样的表情——纠结、痛苦又无奈。

这面瘫向来干脆利落,高兴时会笑笑,其余时间都板着个脸。

从认识他开始,韩灏就是这么一个人:什么都硬要自己来扛,以为长了三米八的肩膀。

就是不肯让周浩接手darker的案件,因为darker杀人不眨眼,残忍凶暴。

接着,每周末却又故作轻巧的来找他组队打游戏,消解那些重得可以搞垮他的压力,而每次结果却都是他把自己哄得开心。

原本周浩觉得自己是个死脑筋,就算他跟韩灏有了什么却还是没正式接受过他,但后来他才发现,更死脑筋的是韩灏。

那么多年,双鹿山公园的事件,只字不提,作茧自缚。

背上沉重的壳,一天又一天。

可一旦捅破,韩灏却不知道,这茧也缠住了周浩的心。

如果早一点说,如果当时他在场,如果他来帮他抵罪……

以及,如果他知道darker会以此事要挟韩灏……

他早就第一个把darker揪出来,或者缉拿归案,至少也要跟他同归于尽。

他也自量力,知道及不上韩灏的冷静和罗飞的睿智,但认真起来,却并不输任何人。

可是这一切的假设都不能成立……如今只剩下这个最糟糕的结局。

韩灏失踪后,他不停地往新专案组跑,根本无所谓他们打量他的眼光,然而他心里似乎也早透彻,一切都有些晚了……

周浩揉了揉眉头,越想越烦,不如出去走走。

刚过了中秋,周浩除了给韩灏的家里寄了月饼,还打电话给韩灏的爸爸,跟他说他要案在身被暂时隔离。韩灏的父亲自然没有半点怀疑。

白天被清扫掉的枯叶,晚上又落满地,踩上去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周浩素来怕冷,叶落知秋,这点他更知道。

稀里糊涂还穿着短袖感觉到丝丝凉风穿透了棉质的衬衣。

打了个喷嚏,他走到了公园旁的小卖部。

“老板,给我三听可乐。”

周浩说道。

“不要冰的。”

“好嘞!”

老板利索地把可乐装在一个小塑料袋里递给周浩。

“周队长。”

一个明亮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

周浩回过头,发现是前段时间刚严词拒绝自己的穆剑云——依然穿着对于警员来说有点时尚过头高级套装,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这么巧,穆老师。”

周浩笑了笑回应,只是他自己大概也知道这个笑有点僵。

如果换成平时,穆剑云可能遇到他还会避之不及,但此刻,却主动跟他搭起了话。

“哦,周末跟朋友吃饭,刚好路过。周队长……”

她敏锐的观察力早已从表情、动作和手上的东西对周浩的状态分析出了个大概。

不过她没有说出口,自己其实是察觉到似乎被人偷偷跟踪,但不巧手机没电,所以刚从小路绕道这里。能碰上周浩,让她至少舒了口气。

“上次我说的话有些重了,不过,周队长,关于darker的案子,请你别插手了。”

穆剑云看着一脸阴沉的周浩,好心警告,她并没有说什么你会感情用事,或者其他的理由,毕竟对一个男人来说尊严高于一切。

“穆老师,谢谢你的提醒。我们精英队的工作方向,不用您来指导。我们不会拖你们后腿。”

周浩摇了摇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

穆剑云也没想到平时那么逗的周队长会如此执拗,真是看错你了,说好的专业调节气氛呢!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种不会转弯的死脾气,真是跟韩灏没什么两样,物以类聚!

“穆老师,你能陪我坐一会儿么。”

他们走了几步,落座街心公园的长凳上,周浩递过一罐可乐,穆剑云拿在手里,却没有打开。

两人陷入了沉默。

周浩开不了口,对她说出他的烦恼。

穆剑云也开不了口,自己被跟踪要向周浩求助。

“周队长,我手机没电了,帮我叫辆车吧。”

穆剑云想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话。

周浩没觉得尴尬,一直沉默下去才尴尬。

“好!”

他低下头摸索自己的裤子口袋,却听到女人的叫声。

那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他身边的穆剑云,周浩一个应急挡开了她,高大的黑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个人的匕首上已经沾了一条血痕。

穆剑云的手臂被划开一条长口子。

如果不是周浩的阻止,也许这口子现在应该在她的脖子。

那个人穿了一身黑色,连帽衫和牛仔裤,压低的鸭舌帽下面露出一双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睛。

这不是他认识的韩灏,但是这张脸不是他又是谁?

“你干什么!韩灏,疯了么?想杀同事!”

周浩激动地扯开嗓子,但夜里的公园旁没有任何过路人。

韩灏定下脚步,用冰冷的声线说:

“你他妈是谁。怎么知道我叫韩灏。”

周浩楞了一下,感觉到对面人陌生的表情。

“我是周浩啊,是你的——”

他连这句话都没说出口,因为他察觉到了异样,现在这种种情况说什么都是废话。他只是可惜自己没有带配枪,但现在这种情况,至少要让穆剑云逃走。

“看他的样子,处于高度警戒状态,眼神聚焦在一点,极具攻击性和危险性!而且,奇怪的是他面对我们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就如同……面对陌生人一样。”

“穆老师你当心,一有空子就逃,我可没把握对付他。”

此刻,周浩对于穆剑云的分析毫无兴趣,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如何放倒眼前的人。

“我知道!”

穆剑云回答得干脆,周浩也管不了这三个字到底包含了几层意味。

他给穆剑云打了个手势,即便平时不停地冷嘲热讽,关键时刻,还是有几分默契。

她故意站在周浩身后,看准时机就打开了攥在手里的可乐的拉环往韩灏身上丢了过去。

“快走!”

没有浪费一秒钟的犹豫时间,穆剑云立刻脱了高跟鞋拔腿就跑。

最后看到的画面,是韩灏轻松躲过可乐罐,周浩冲过去挡在韩灏的面前,将他架住……

她自己都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大路上拦下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后,才平复情绪。立刻找了个电话亭,打电话给罗飞。

但当他们赶到后,却早已没有韩灏的踪影,就连周浩也找寻不到。

他们赶到他的家,敲了许久门,无人回应,兴许是躲到其他地方,他们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但第二天他也还是没有出现在警局。

 

为了不惊动丁局,罗飞谎称周浩病假,让曾日华追踪周浩的手机,接着自己带着熊元和尹剑寻找他的踪影。

手机很快找到了,被丢在城北附近的杂草丛里,但周浩队长却依然没有消息……

就这么过了三天,罗飞竟然也感到了无能为力,这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只能从darker着手……

TBC.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