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 Powered by LOFTER

【双队】困兽beast(2-3)

part 2. nightmare


“周浩!只有你,必须相信我。”

“好,我相信你。”

他眼眶发红,才从喉咙里挤出这么几个字。

但是他真不明白,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就像以前跟他去网吧下副本、熬夜准备演讲稿第二天却迟到、真人越野比赛因为吃坏了肚子而跟奖杯失之交臂……这个笑让周浩的回忆泄了洪。

似乎他知道,没什么大不了,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只是自己想得太严重,捉拿darker归案便能将功补过……

不,还是自己想得太天真。

但是他差点就说出了口:

“这警察我不当了!我要跟你一起逃。”

可是还是没说出口,不是他放不下一切,除了责任和正义,他选择相信韩灏。

那一刻,他感觉到韩灏握住他手的温度,热得发烫。

就像大学那个冬天,他冷得手脚冰凉,韩灏一把抓住他的手时,他感觉到的那种温度,简直能把他烧着。

“手这么凉,你小子补补身体啊,那么虚以后怎么当警察!”

“说谁虚,手脚凉是天生的!”

周浩反驳。

然后就是那次,隔壁寝室同学到他们寝室来打牌,叫刘强的那个傻大个还大咧咧地坐在下铺吃着泡面,结果因为一把炸弹,气得他把整碗面翻在了周浩床上。大冬天的,洗了一床被子和床垫,一个晚上怎么都干不了。无奈之间,他只好爬到上铺跟韩灏挤一床被子。

周浩穿T恤秋裤,因为怕冷,但韩灏却赤裸着上半身,这本来也是他的习惯。

“还好我身材好,否则怎么挤得下!”

韩灏对着只有一个手掌距离的周浩调侃。

“现在还能闻到那股红烧牛肉味儿……”

周浩觉得说不出的别扭,扯开话题。

不过也真奇怪,旁边是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他到底别扭什么劲?肯定是床太小,他分分钟担心自己滚下去,才觉得紧张。

“刘强那小子,怎么那么输不起,激动成那样。周浩你过来点,别真滚下去,上学期隔壁班的王鹏梦游从上铺摔下去不巧骨折了。”

“哦!”

周浩不自然的往里面挤了挤,因为身高的关系,感觉整个身体都快要投入韩灏的怀里。

韩灏这才反应过来,他一个跨身把周浩挤到墙边说:

“你比我还瘦,还是你睡靠墙那面吧,我可习惯睡上铺。”

“嗯,我困了。”

周浩别过脸,掖好被子,直挺的鼻尖都快贴上石灰墙壁,刚冷静下来但闻到被子上有一股韩灏身体散发出的味道,让他又局促不安起来,不知如何入睡。

韩灏也跟着转过来,毫无顾忌地蜷起身,从背后环抱住他,脑袋靠在他的肩上,没剃干净的胡渣蹭在他皮肤上,热热的呼吸流窜在他的背脊。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周浩僵着身体默默嘀咕,却发现越来越清醒,但旁边的人却早已进入梦乡。

“到底是什么鬼啊!”

周浩就这样彻夜未眠,第二天顶着两个熊猫眼去上大课。

下课后,隔壁寝室的刘强又来打牌。周浩想把他赶走,刘强有些愧疚地抱着自己床铺的被子过来赔礼道歉,周浩也就原谅了他。

打到一半刘强又叫嚣着肚子饿,又泡了碗面。

“周哥,这次你放心,我长心眼了!”

刘强打了包票,大家继续打牌。

周浩手气怎么就这么好,连赢了五把,再次导致了悲剧发生。

“刘强!别让我再在我寝室里看到你小子!”

看着床上又一摊海鲜味……周浩双眼已死。

“这小子是不是帕金森,该去医院检查一下。”

韩灏看着他溜出他们的寝室时清风拂面地说。

“哎——”

周浩叹了口气,抱着被褥往水槽走去……要不是知道刘强是个冒失鬼,他真以为他是故意为之。

那天晚上,无可奈何,周浩又爬上了上铺。

韩灏倒是一点也不嫌弃,虽然他没跟周浩说昨夜自己右手睡得麻痹,连课堂笔记都写得抖了起来。

“韩灏,不好意思,又要跟你挤一下。”

周浩躺下,面朝墙壁说。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你昨天看来没睡好吧。眼圈那么黑……”

“切,我是天生的熊猫眼!”

周浩胡乱地应付着韩灏的关心,他觉得自己的心跳不知何时加快速度,真是丢脸,像个娘们儿。

“哦,那也挺好,国宝级别。”

周浩尴尬地笑笑回应这个不大好笑的笑话。

不过他还是没有睡意,明明今天还长跑训练,跑到腿软。

韩灏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walkman,插上耳机。

“要不要听?”

他把左边的耳塞往周浩的脸颊上戳了戳。

周浩从被子里伸出还有点微凉的手接过去塞入耳朵。

Sah ein Knabe ein Röslein stehn

Röslein auf der Heiden

War so jung und morgenschön

Lief er schnell es nah zu sehn

Sah's mit vielen Freuden

Röslein, Röslein, Röslein roth

Röslein auf der Heiden

Knabe sprach: ich breche dich

Röslein auf der Heiden

…………

“韩灏,你装什么逼啊,听什么鸟语歌曲。虽然还挺好听的……”

周浩总算转过身问道。

“我也听不懂,不过好听不就行了,音乐无国界。”

韩灏说完,这才看清周浩转过来的脸庞。发红的眼睑也许是因为缺乏睡眠,湿润的眼眶似乎总有说不清的委屈。

韩灏有点看呆了,他脑子一片空白。也许是乐曲太悦耳,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把周浩压在身下,覆住他的薄唇来回厮磨。

唇齿交缠之间,他已经顾不得身下人发烫的脸颊、紧锁的眉头和沉重的呼吸,他只想这样试探下去,一直到他的灵魂深处。

他不知道这是周浩的初吻。

被吻得有点红肿的嘴唇带着些许刺痛些许麻痹,但更多的却是愉悦。

他没有反抗,反而从开始的惊诧很快适应了这湿润的纠缠。舌尖的探索像一门课,需要学习专研,而一开始,韩灏显然是老师,他不断吸允挑逗着周浩的口腔,让他心跳加快却又不能呼吸。

但扭头变化一个姿势,周浩又能重振旗鼓,模仿着刚才的课程加上自我钻研,让这个吻变得绵密悠长。

周浩自己都没想到,接吻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韩灏也没想到,一个一时兴起的强吻可以发展得那么漫长,长得他希望时间就此停止。

但停下来后,周浩却噌地下了床,他觉得全身滚烫,呼吸困难。

“我去操场跑几圈。”

周浩背着韩灏穿上了运动服和跑鞋说。

韩灏不知道回应什么,一切突然凝固在空气中变得化不开。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取向有什么问题,只是那一个情不自禁,谁想到周浩还没有反抗。

周浩在操场上跑着,一圈,两圈。

韩灏站在在寝室的窗口默默张望着,冷风呼呼吹在脸上,生怕他会晕倒。

等到他上楼后,他站在楼道里看他回到寝室,然后说:

“我回家睡。”

“可是……好吧。”

周浩没有说出口,现在已经很晚没有车之类婆妈的话。

接下来,连着三天他们都没怎么说话,再后来谁也没提起过这件事。警校的生活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去了。

除了后来他们的寝室门口贴了一张纸条:刘强免入。

这倒是成为了学校的名段子。

 

周浩觉得有点冷,原来是梦,这么长的梦,看来他昏迷了很久……

一片漆黑中,只见得一丝光。

周浩还记得自己脑袋一懵,便失去了意识。迷蒙中睁开眼,也是被疼醒。

眼前的一道白炽光,照得他双眼发晕,在视网膜上留下一大块黑色阴影。

接着一个人影挡住了灯,背光之下,他看不清那人的脸。但是他的气息太过熟悉,就算闭着眼,也知道。

韩灏!

周浩想叫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嘴被布堵上,动弹不能。

因为他的双手被手铐铐住,而双脚也被铁链和脚镣桎梏。而整个身体,则被用麻绳困在凳子上,任凭如何挣扎都不过是浪费体力,所以周浩放弃抵抗,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人。

韩灏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抬起周浩的两颊,拿掉了他嘴里的布,周浩大口喘气,想要挣脱韩灏的手,却被捏得更紧。

“回答我,为什么要阻碍我,你是谁?”

周浩皱着眉,迷惑地看着眼前的人,被捏住的双颊红得发疼。

“哼,我是人民警察。”

即便如此,周浩还是用硬得像石头的口吻回答。

黑色手套一下子掐住了他的脖子,喉咙被卡住,让他又呼吸困难起来。

“咳——韩——”

周浩想叫他的名字,却发不出声。

“胡说什么,别叫我的名字,你以为你是谁。”

韩灏居高临下,看他脸色发白,双眼颤抖一下,便松开手。

韩灏从他裤子口袋里取出他的证件,打开来看。

刑警二队队长——周浩。

“原来真是警察,有趣。”

韩灏笑了一下,这是从前的他不会露出的轻蔑的笑容。

“有趣个毛,你也是——咳咳。”

周浩调整着呼吸,清理干涩的喉咙,但此刻最糟糕的是他的心情。

眼前这个人虽然从长相、打扮到身手无一不跟韩灏吻合,但他的口吻和——想法,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罪犯。

“我警告你,不要知法犯法,你现在犯了袭警、非法拘禁、非法剥脱他人自由的罪名,赶快把我放了,否则……”还没等他说完,韩灏就又把布头塞进了他嘴里,阻止他的喋喋不休。

韩灏看着他,陌生的眼神像是在探索,又有一种异样的好奇。

他自己也觉得奇怪,昨天把他打晕后应该直接扔进河里,便能了事。为什么要把他带回来,而且他真是个警察,简直自找麻烦。

只是看着这张强作镇定的脸下不去手……不但如此,还担心他昏迷大半天醒不过来……

周浩不明白韩灏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根本不认识自己也不认识穆剑云,不但如此还偷袭她。明明上次说得好好的,现在他真是后了一百个悔放他走,但是他必须搞清这么些天到底在韩灏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这才借着灯光看清自己身处之处,也许是一间地下室或者隐秘的公寓。简单的家具,床、桌子、凳子、沙发、衣橱一样不缺,桌子上还有台笔记本。没有窗,门紧闭着,天花板上挂了一串灯泡,坏了好几个,排气扇咕噜噜地转着。现在唯一的光源就是放在自己身边的一盏落地灯。

从这些信息看来,周浩只知道,这是韩灏暂时停留的地方。而他的手机应该已经不在身边,但他买的那两听可乐却还摆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韩灏随手打开一罐可乐喝了一口,接着看了身边人一眼。

也许是因为热,也许是因为紧张,周浩额头留下的两道汗划过他一直未舒展开的眉间,因为嘴被堵住而变得更加沉重的呼吸。他走进他,用可乐罐头抵着他的脸说:

“想喝么?”

周浩别过头,表情有点嫌恶。

“买了那么多……一定很想喝。”

韩灏看着桌上剩下的那罐又想到之前他躲过的那罐说,嘴角勾了一条弧度。他脱下帽子,丢在一旁,露出有些长的头发,特别是耳后。

看来逃走以后韩灏没有好好剪过头发。

周浩突然想到,以前韩灏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对于发型他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反而是他自己,定期拉他去剪头发时,都要叮嘱发型师,剃得有队长气场一点,当然发型师并不太理解所谓的队长气场是什么。

怎么现在还有空想这个,周浩在心里暗骂自己。

韩灏再次拿掉了周浩嘴里的布,看着他的表情轻笑,便将手里的可乐从他的头顶浇了下去。

“喂!咳咳……”

周浩闭上眼睛,被碳酸抢了一口,咳嗽起来。

韩灏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反应。

头发变得湿漉漉,睫毛上都挂了几颗水珠,高挺的鼻梁和嘴唇上都沾着可乐。褐色的透明液体还不怀好意的窜入他的领口。周浩觉得很不舒服,黏腻的感觉随着可乐变干越来越清晰。

韩灏反而笑得更开,那双发亮的瞳仁跟从前没有区别,却有着不一样的内容。

他脱掉手套,捧起周浩的脸说:

“你喝完了,该我喝一口。”

说罢便俯下身,靠近他的脸颊用湿润的舌头舔了起来。温暖潮湿的触感划过他的额头眉梢竟然让周浩觉得有点兴奋,不知不觉之中,胸口仿佛有什么被点燃了一样,可是一想到上次韩灏的表情,他又立刻清醒过来。

“你……你……住口!”

刚想反驳,他的嘴立刻就被韩灏给堵住。

他的舌头一下子滑进了周浩的口腔,任性地纠缠着他,舔弄着他略有些干涩的嘴唇。

两人的胡渣时而摩擦彼此,微微的刺痛感后还有别样的快感。

愈加强烈而细密的刺激还是如同电流蔓延到周浩的感官。

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被他挑逗起任何感觉,但从耳根到脸颊,已经不自觉地有一种灼烧感,无法抗拒,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吻,如潮水般把周浩淹没。

他也不记得跟韩灏有多久没有接吻,其实总共的次数都能用手指数出来,或是偷吻或是酒后的糊里糊涂。

不过周浩并不知道,自从双鹿山事件之后,韩灏每次喝酒都会偷偷控制酒量绝不让自己喝醉,特别是跟周浩一起时,他总是装着喝了几杯就有些醉意。 

至于那些吻,最终都是周浩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毕竟两个男人之间的事,在他周浩从小建立的世界观里,还没有那么容易接受,即便每次回想起来没有半点厌恶,反而让他觉得心跳加快,不过,大概这才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所以,偶尔他甚至会莫名其妙地对他发脾气。

而韩灏,只要不是涉及原则和工作,他从来也不生气,也不强迫他接受什么,如果他装糊涂,他就陪他一起装。

但这次,周浩不能回应,却也不能任凭他摆布。全身都被绑起来,无从反抗,激动之余他即愤怒又抓狂,身体不停地在凳子上扭动。

韩灏的手指还在他脖子和锁骨之间游移,指尖划过他白皙的肌肤,似乎能感觉到他皮下血管的扩张,那种被触碰而兴奋起来的感觉,即便是及其微弱,他也能感受得到。

顺手解开了他被可乐弄脏的衬衣,拉开他的领口,略显瘦弱的肩和背骨曝露在空气里,上面还有几条浅浅的糖分凝结的痕迹。

韩灏也觉得奇怪,为什么面前这个人对他有一种奇妙吸引力,让他停不下来,想要进一步的探究他的反应。

韩灏满意的松开嘴,发现自己都有些缺氧,这绵长的一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看着周浩涨红脸,他的心弦好像被挑动起来。


补档part 3:http://www.jianshu.com/p/52c0eedb1b2e


TBC.

评论(13)
热度(37)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