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队】困兽beast(4)

Part 4. Cage II

 

周浩,传球!

韩灏额头的汗水不住往下流,在这闷热的室内篮球场地,每个人都已经大汗淋漓,不管是跟队友还是对手的肢体碰撞摩擦都让人觉得不舒服。第四节比赛进入白热化的状态,连鞋底跟地板的摩擦都因为汗水而变得湿滑。

他双手做了一个接球姿势,眼神飘向那个跟他穿一样绿色背心的又瘦又白的青年。

传什么传,谁要传给你,我要自己上篮。

那张青涩的脸上露出别扭的表情,心里来了一句吐槽,便无视了队友的配合,往禁区跑起来。韩灏揉了一下太阳穴,知道这也不是第一次,只能无奈地跟上。

本打算封住他传球线路的对方防守队员,倒是没料想这出,竟让周浩轻松过人。但对方篮下站的不是别人正是省局篮球MVP,即便是给市局同事友好放水,周浩的小动作也不过是班门弄斧。但周浩却毫无惧色,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不管面对的对手或者罪犯是什么地位等级,在他眼里都是一样,他的目标和正义是不会因为这些东西而改变。

可惜,差距太大。

先不说高出半个头的身高和灵活了两倍的速度和反应,就连设想好的进球路线也早早被别人看穿。

韩灏和其他队员也被一对一盯人防守限制在三分线外,进攻时间还剩10秒。

周浩运了两次球,做一个虚晃,退到罚球线上,假装投篮,又立刻收回去,打算穿过最佳后卫一个扣篮,完成他理想模式。不过只是半空之中,便被盖帽,球飞到篮框右侧。

他也做了两手准备,再争取一个篮板球,但瘦弱的身躯实在抵不过剧烈的冲撞,何况还有意想不到的脚底一滑。

砰!

肉体包裹着骨头与木质地板重重地撞击,发出一声巨响,周浩的后脑勺磕向金属的篮球架的那瞬间被一条手臂挡住。

他懵了一下,又清醒过来,并未感到疼,只有手肘磕碰到地面,摩擦起一阵刺痛。身下有些柔软,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韩灏怀里,被轻轻环抱住。

但此刻韩灏已经因为疼痛说不出话来。

对于周浩来讲,混乱嘈杂的球场突然一片无声。聚集而来的人们像流动的油画,他的耳边只剩下韩灏急促的呼吸和自己加速的心跳。

回过头,韩灏微微颤动着睫毛,眉头扭成了一团,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

嘟——!

裁判的哨声,撕破安静,把周浩带回现实。

他不记得那时是自己起身,还是被别人拉起来。脑海中只剩韩灏满脸冷汗,被抬下场的画面。

再然后,他便在医院的走廊里等着,身上的运动服还没来得及换。

身体几处软组织挫伤,右手臂粉碎性骨折,打上石膏,痊愈后手臂内侧留下一条不深不浅的疤。没有其他后遗症,只是偶尔在下雨天会有些隐隐作痛。

“怎么了?骨折而已,又没死人。医生说明天再观察拍个片,没事就能出院了。”

第二天早晨,阳光明媚,直直照进白色病房。

“你……你为什么要冲过来啊你!”

到底是熬夜,还是心里气愤或担心过度,亦或其他什么激烈的情绪正冲着周浩的脑袋,让他眼角发红。

“不为什么,我也没想,身体就冲出去了呗。”

韩灏翻看着医院里的市报轻描淡写地回应。

“放心吧,不会让你做牛做马来报答我,也不会让你以身相许。”

看着周浩脸上难得的紧张,他歪嘴笑了一声。

“这个月是刑警选拔考核……”

“给支烟。”

韩灏打断了周浩的话。

“你别胡来,这里是病房!护士过会儿就来查房了。”

周浩往门口瞄了一眼,虽然韩灏住的双人间旁边的病床恰巧空着,但走廊外还是熙熙攘攘。

“那你刚才抽过么?”

韩灏抬眼,用明亮的眸子注视他的嘴唇,周浩被这视线看得有点局促。

“嗯,刚在休息室……”

还没等周浩说完,韩灏支起身,一把拉起他笔挺的警服领带,把他按在床上,吻上他有点干的嘴唇。

周浩紧张地瞪大双眼,嘴唇颤抖一下,便感觉韩灏发烫的呼吸窜进自己的嘴里,湿热的舌尖纠缠自己,搜刮着自己的味道。略带苦涩的烟草味也变得有股甜。

嗯——(不是骨折嘛,力气还那么大,给外面医生护士看到怎么办?!)

周浩唔咽着。他知道韩灏肯定明白自己想说什么,但是就是不放开他,一直到他红着脸闭上眼睛,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和心跳才依依不舍松开他的嘴唇。

“换个牌子吧,这个味道不纯。”

韩灏舔舔嘴唇,耸耸眉毛,叹了口气。

“烟鬼!我我抽什么牌子的烟要你管!”

 周浩翻身站起来,整理自己的领口,舌头麻地有点打结。

 ”明……明天,我要加班,没没空来接你出院。”

周浩继续调整自己的呼吸心跳和灼热的脸颊。

“哦,不送。”

“韩灏你……”周浩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下,”赶紧好起来!”

轻笑着目送那个背影离开,韩灏拉开自己的床单,看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等到周浩再次醒来,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之中,时间已经变得没什么意义,它是加倍流逝还是就此停止,只在于感觉。

也许是睡得太久,他又开始做梦,梦到从前的事情。

他揉揉有点湿润的眼角,用肌肉仍在发酸的手臂和背脊支撑起身体,发现自己上身被套了一件深蓝色睡衣,纽扣整齐的全部扣好。皮肤和柔软的棉布摩擦的清爽触感让他知道自己已经被清理过,只是谁帮他清理,想必没有别人。

躺在铺着白色床单的双人床上,眼前的灯光并不刺眼,天花板上几颗鹅黄色的灯泡让整个房间显得有点暖。

额后的柔软感触,是因为垫着两个枕头,身上盖着薄绵被,不知为何还带有些太阳的味道。全身酸痛还未消解完全,稍微转一个身,腰肢的肌肉便有些痉挛似得绞痛。

他发现自己的左手还是铐着手铐,连接一条不到半米的链子,锁在了双人床的铁栏杆上,冰冷的金属摩擦着他的手腕,但挣扎依然是无用功。更何况他现在的姿势非常尴尬。

“你醒了,周警官。”

睁开双眼,调整好视线,他便直直撞上韩灏眼神。

面无表情,双眸中的水光一闪而过。

到底是陌生还是熟悉,说不上来。

他头发有点潮湿,垂在耳际,身上穿了一件宽大的黑色T恤,一只手正举着自己的大腿,从他有力的手掌和修长的手指都传来一股温暖。

周浩一丝不挂的下身和羞耻的领域完全展现在那人面前。

“你……”

他心头一紧,回想起之前的种种。快感过后的一段时间,只剩下强烈的羞耻感,像蟒蛇紧紧缠住他的理智。

他的脸颊因此又涨红。

韩灏用棉棒小心帮他涂着药膏,一阵微凉慢慢攀爬到他的中枢神经,让他紧张的情绪稍稍缓和。

不过,韩灏的动作确实非常温柔谨慎,与之前判若两人。甚至曾经那个韩灏也没有柔和到这个地步。

韩灏放开他的腿,用被子掩住他的下身。递给他一个盘子,上面是两颗药丸,一杯清水,一盆炒饭和一碗汤。

 “先把我放开!”

周浩晃动着被铐住的手腕,找到了对话切入口。韩灏却并不理会,端起饭舀了一勺便往他嘴边送。

“不吃点也没力气跑,不是么。”

这话说得有理,周浩张嘴吃下一口,才想起这也算是韩灏第一次喂自己吃饭。不过也真是荒唐,明明在跑的是他,怎么现在变成自己要跑。

喝下一碗热汤,擦擦嘴角的饭粒,周浩觉得自己是一个再次被充满的气球,他板着脸说:

“韩灏,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认识我,还对我做……做做那种事情。”

刚起来的气势,一下子就萎了下去。周浩内心骂着自己,赶紧重振旗鼓。

“我我警告你,那种龌龊的事情不许你再做第二次!”

“周警官,你光着下半身说这种话有说服力么。”

韩灏站起身,摸出口袋里的烟,点燃一根,深吸了一口。俯下身顺势把嘴里吐出的雾吹在周浩脸上,他下意识地吹开烟,皱着眉头,这样的场景太熟悉。

“不论如何,我要先把你带回警局。你不能再干那些违法乱纪的事了!”

周浩摆出一张出警时的严肃表情,厉声说,即便他依然觉得下身一凉,腰酸背痛。

韩灏一下子抓住他的手,将他压在床上,用充满了好奇的眼神看他。比起乖顺的表情,睚眦相对让他莫名兴奋起来。

“好,我不干违法的事,让我干你。”

-------------------------------------------------------------------

我又卡肉了,别打我,我自己狗带。

(篮球部分瞎写的,请轻拍。

TBC.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