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 Powered by LOFTER

【双队】仓库(一发完)

暗黑者 同人

CP: 韩灏X周浩

看完38集被天天和灏灏互黑晒妻甜到了,顺便看了番外预告看到想死……以下是小学生文可能是甜的(别信 

-------------------------------------------------

“韩警官。”

富有磁性的男声从驾驶座传到后座。

“叫我韩灏。”

后座的人一脸黑地打断他慢悠悠的节奏,不知道是夜太黑还是车里太黑还是他本身太黑。

“好,我又忘了!韩灏,你要这个防跟踪手机干嘛。”

薛天斜眼看着反光镜里面无表情的韩灏,把手里的东西丢给了他。

“这是我自己的私事儿,不会影响到你,更不会影响抓darker。”

“哦……给警局朋友?行吧,我懂了。”

薛天歪了歪嘴回应。

韩灏压低帽子,一脸管你懂不懂地就下了车,车门关得巨响。

呵呵。

薛天翻了个白眼,心疼自己的车,同时也挺受不了韩灏这种大爷态度,给资料又给信息、给设备还负责接送,时不时还要把自己车里搞得乌烟瘴气,一股烟臭……跟罗飞一个组,也难怪一丘之貉!

不过罗飞至少……

自己现在简直就是全方位专业管家,就差改名叫“薛·塞巴斯蒂安·天”,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这名字倒是挺洋气挺适合他,但也没比“薛·wallet·天”好多少。

呵呵。

只能想想……贵圈真乱,我在贵圈,无可奈何。

叹了一口长气,摇头三分……薛天拿出手机,开始打字,不一会儿,一抹微笑终于又爬上他的俊脸。

-------------------------------------------------

新专案组重建后,已经搬到航母上去好几个月,三公里的路程。再远点,周浩也不在乎,何况有些人都不在了。

原专案组的‘特别’办公室自然人去楼空,所以就再也没有——

在走廊、在食堂、在厕所、在浴室、在会议室、在停尸房撞见那个面瘫。

还有气势汹汹的带着手下闯进自己的办公室的那个面瘫。

或者自己气势汹汹的闯进那个面瘫办公室……诸如此类,都是些心累的回忆。

那些争执、怒视、针锋相对、冷嘲热讽都像在昨天,却回不去了。

妈的,有什么好想的。

搞得自己像个被甩的怨妇似的。

这些东西大概每隔几天就要在周浩脑海里翻滚一下,也是有病,觉得胃里一阵抽搐。然后便往新专案组跑,看看有没有什么darker的新动向。

从前的专案组仓库,已经被改成了真正的仓库,毕竟那么大的地方,荒废着实在是浪费资源。而且装了太多回忆的地方,不用东西填满,那些回忆就会更缠人。至少对周浩来说是这样,偶尔他经过那里,思绪还是停不下来。

今天拐卖案件又弄到晚上10点,周浩却吃不下晚饭,整理好东西,不自觉得走了过去。

从精英队的办公室,到仓库,5分钟的距离,实在太短了,可如今他跟那个人的心到底有多少距离?

那个混球,在地铁里到底想要对自己说什么?周浩死活想不明白,生离死别他是拒绝的。

韩灏,我可不想抱着你的时候,变成你抱着邹绪那副模样似的。留下的那个,要肩负起走掉那个人所有的生命,太重了。我结石还在呢,真扛不动你。

如果你觉得邹绪重,我来帮你一起扛倒是可以。

可是……你特么倒是给我一个帮你扛的机会啊!

操蛋。

-------------------------------------------------

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的沙发、无人问津的篮球架、锈迹更甚的铁门,还有那些不再亮起的灯泡。

外面冷风刮着,仓库的大门紧闭着,但是周浩知道仓库的侧边有一个缺口,平时被杂物虚掩,足已通过一个人。自从专案组搬走后,自然也没有人再关心这些细枝末节。何况里面摆放的也不是什么重要档案资料。

挪开了钢条、PVC管和木板,周浩轻松钻进仓库。

黑漆漆一片,东倒西歪的箱子堆得高高低低。

今晚的月光倒是透亮,又到八月十五,他早就发了消息给韩灏母亲,跟她讲他正办着跨国大案,今年还指不定能不能回家过年。时间久了,真是连说谎都一套一套也不带心虚。不过,韩灏的母亲本来身体不好,丁局也顾忌至此,将实情保密至今。所以誰不给你留了一条路了?

月光从大玻璃窗投射进来,让仓库里的光影光怪陆离。

但周浩只有一种感觉——空。

经过铁丝网隔离的审讯室,密码锁早就失效,里面堆满各种杂七杂八的设备。审讯室并不是周浩经常光顾的地方,除了有一次韩灏把他拉进去——当然不是审讯,他只是有些不想回忆当时窘迫的情境……

转头就看那块白板,曾经写过无数与darker相关的重要讯息,贴过无数被害人照片资料,现在只剩下一块块因时间太久而擦不干净的马克笔笔迹。

仓库正中,那张可以坐十几个人的会议长桌,如今上面是一摞摞文件夹,黑压压一片。周浩走到桌子前,摸了下积了一层薄灰的桌面,自然而然想起一队和二队为了尹剑事件面面相觑的那段时光。

再过去就是穆剑云和罗飞的办公桌,桌椅都被撤空,实在凄凉。背后书架上的资料早就搬走,空空的铁架子已经有些歪歪扭扭。尹剑和熊原的办公桌自然不必说,也是差不多的光景。曾日华的‘高科技’和专案组的各种电子设备索性跟他一道消失,留下一块正方形空缺,东倒西歪地放了几框熊原的运动器材。后面梁音的实验室已经锁了起来,应该是堆了一些化学用品。

仓库的最中间,高出一层台阶上,还孤零零摆着那张办公桌——韩灏的办公桌。

脑海里刷一下就浮现起那张冷硬的脸,那件款式落伍的夹克,还有那欠了他八辈子债的眼神,周浩又是一阵腰疼。

他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专案组的回忆,倒是要他来清清楚楚地擦拭一遍。

-------------------------------------------------

周浩看着面前的桌子,发现除了一堆杂物,还有一只不锈钢水杯。

胃酸汹涌得像夜里的海潮往他喉咙口翻滚,低下头,打了个颤。

所以他也没有注意到一个人影向他靠近。

呼!

一阵热气划过周浩的脖子,吓得他一个转身擒拿,但那人显然身手矫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猛抬头,果然是他,还是带着鸭舌帽,看不清脸,可是那个轮廓那臂力那气息都太熟悉了。

“操!韩灏,怎么你当惯了逃犯了?这么偷偷摸摸?“

周浩赶紧甩开韩灏的手,抹了一把脸,抬高嗓门,后退了两步。

“是你自己的警惕性太差,我要是真罪犯,你已经在阎王殿报道了。我的二队。”

借着月光,周浩似乎能看到阴影下韩灏嘴角勾起的弧线。

“恶不恶心啊,你想怎样?”

真是搞不懂这人,在地铁站明明凶神恶煞,那表情好像能直接贴门上辟邪一样。

“碰巧经过,没想到你也在……”

“韩灏你有病啊,天罗地网地抓你,你还自投罗网到警局报道……”

“最近,你都变胖了。”

韩灏一个一百八十度转移话题,顺便往周浩的肚子上捏了一把,酥软的手感像一团刚摘下的棉花。

周浩浑身一抖,心里的‘卧槽’两字像饺子一样浮在水上。可是他面儿上还是要镇定自若。

“因为换了队长的新专案组终于消停了,罗飞可比你讲道理。我也终于能吃好喝好睡好的,怎么会不胖。你以为你谁啊,还要为你消个什么瘦……”

 “哦~?看来你那些文化课是白补了……不过手感不错。保持吧!”

韩灏拔高语调,耸耸眉毛——周浩能够想象到,那个让人烦的不屑表情。

 “屁!保持你个头!”

连盒饭的钱都是一三崇越二四波爸周五小刘请客,这种丢脸的事周浩是说不出口的。当然作为队长,周浩还是打了借条的。想到这里真是恨不得在他的脸上揍出一座五指山……

在周浩心里正泛着黑水时,韩灏却不适时宜的开始上下其手。拉开他的衬衣,解下他的皮带……然后……看了许久……才把他一把抱住。

你看个毛啊,以前又不是没看过,何况这里光线那么差,能看见个鬼,哦,他的肚子可能还是比较抢眼。

“没受伤吧?“

韩灏就这么抱着他,突然在他耳边低声说。胡子都蹭在了他的脸颊边伴随一波一波的热气。

“嗯?——嗯。“

周浩思考了三秒,确认了问题的指向性才回答,板着脸回应: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满脑子想的是什么……”

想着拉开窜进自己裤子里的韩灏的手,却被他抓得更牢。

你妹的,流氓是警察真可怕。

不……已经不是了……周浩想到这里心中泛起一阵涩。

“是啊,咱们谁不了解谁呢?”

逃亡的日子,怎么让韩灏的力气变得更大了嘛?!周浩不确定这是不是他的错觉,反正被推那一跟头,实在是让他憋气。但是懒得抱怨,结果无非又是被揶揄肾亏身子虚嘛。

可是谁又知道,周浩的睡眠已经很久没有正常过了。白天上班,晚上蹲在网吧一蹲就是大半夜。到了家倒头就睡,但是半夜却老被噩梦惊醒。不肾亏也要精神崩溃了。每每看到床头的照片,恨不得撕了,又下不了手。

-------------------------------------------------

“操你大爷!”

百感交集,千言万语,到了周浩嘴里,却只能汇聚成这么四个字。

“对不起……“

搂住周浩肩膀的双手又更紧了,本就发凉的空气凝结在仓库里,周浩吸了一下鼻子,分不清到底是冷还是热。月光透过他的瞳孔,照进他的心里,糟乱地像暴风雨的大海。

“切,为了那一跟头?不必了吧,我可好着呢!“

心里的波涛慢慢平静下来,但韩灏的体温却始终静静包裹着自己的身体,一言不发。

 “你他妈也怀疑我一下啊!我好歹也是个秉公执法的警察。”

说到这里,周浩心里一颤,自己是吗?

“如果换做别人,我肯定会怀疑。但是……”

韩灏只是在他耳边低语。

“但是,但是什么?我我就不能无间道了?“

“可以,那就继续吧,反正罗飞抓不到我。”

“你特么能不能紧张点啊?他抓不了你,我抓得了!”

“嗯——”

韩灏的回答到底是敷衍呢还是敷衍呢还是敷衍呢? 

“在这儿……行么?”

良久,周浩感觉抚摸着他脖子的手停了下来,韩灏的声音竟软得打起了转。

操!

周浩这次用了六秒才反应过来,心里立马骂了起来,哪里学的文明礼貌,还假惺惺来句……行吗?行不行不都得行……

操!

他一个转身,捏住韩灏的脸往他嘴上猛地一啃——也是展现一下自己的男子气概的时候了!

心里的暴雨又下了起来,可这次是为了放晴而狂风乱作。

“我倒是更想去审讯室……”

一个长得有点过分的吻,韩灏喘着粗气放开彼此,向后瞥了一眼说。

“滚你丫的。”

周浩喉咙沙哑,一口否决。

他这才不情愿地回想,那次因为李邦妮事件在丁局面前一场争执过后,当天晚上被韩灏拉进审讯室,饿狼一样把他来回干了足足两个多小时。丧心病狂!谁都知道,审讯室是外面看得到里面,里面看不到外面的。


总之,周浩第二天发现梁音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之后,他便对那里敬而远之。

“那只能在我桌上凑合下了。”

韩灏脱下外套,铺在自己那张落灰的桌上,一把抱起周浩让他躺在上面。

大概两人都有想过,在这里来一场翻云覆雨,只不过谁都没有想到,是如今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时间。

 

 

整理好衣服,韩灏递给周浩一个手机,说:

“以后用这个手机跟我联系。”

韩灏离开后,周浩带着桌上的杯子离开了仓库。

-------------------------------------------------

回不去了。

又怎样?

人不都是每天在变,从年轻到老,长了胡子又白头。

再大的伤口,还是能愈合,活着就好。


 

Fin.

热度: 61 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61)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