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队】困兽番外1

【till the day I die】

 

一尘不变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两年后的某一天早上,韩灏一如往常看望周浩,放起那首听过无数遍的歌曲,结尾突然有一个声音,轻得像羽毛,略过他的耳畔:

 韩灏,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吻。

 一定是昨天熬夜办案今天直接来医院导致的幻觉。

但看着周浩那张平静健康似乎随时准备好醒来的脸庞,韩灏不禁俯下身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并不冰冷,比他想象的还要温暖,即便现在春寒料峭。

可是他也感到自己的眼眶湿了,睫毛上的泪水来不及被擦掉,就滑落到周浩脸颊上。韩灏用纸巾为他抚去,继续坐在凳子上抓住周浩的手,他讲最近的一切,无聊的日常,紧张的案件,新的刑警一队……直到韩灏自己快昏昏欲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到什么东西紧紧抓住他的手,他猛得抬头,发现是周浩的手。

周浩?
 ……
 我去叫医生!

仍在昏迷中的周浩被推进了手术室。

“医生,什么情况?“

韩灏额头满是汗,喘着粗气问。

“还不好说,等在外面吧。“

那一段时间,可能是韩灏生命里最长,也最短的时间,甚至比周浩中弹后抢救的时间更变化莫测。

分分秒秒都像刀片划过他的身体,一下一下。但韩灏感觉不到疼,他只希望等待快些结束……直到医生将周浩推出急诊室。

看着医生脸上复杂的表情,韩灏的心就在他的喉咙口跳动。

“醒了。“

医生舒展开表情,放下两个沉重的字。

那天,韩灏在厕所里偷偷哭到抽泣。

--------------------------------------------

一开始的一段时间,周浩对周围一切的记忆都特别模糊。

几个月后,终于开始陆陆续续回忆起一些事情,但是韩灏发现他忘记了许多,不管他如何重复,周浩都不记得。

不过韩灏觉得无所谓,忘了就忘了吧,以后日子还长。

再后来,周浩老是对韩灏说:“我梦见你误杀邹绪,变成逃犯……我还得去抓你……帮你洗脱罪名!”

“是啊是啊,多亏二队长手下留情,我才能洗心革面。”

韩灏每次都这样不厌其烦地回应。

“谁让我是精英队长呢!”

然后周浩就骄傲地对他笑笑。


 “谁让我喜欢你呢!“

有一天,周浩的回答变了。

韩灏的脸上露出喜极而泣的表情。
他拥抱这个已经变得瘦弱的人,却感到强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体放射出来。他要抱得更紧……一刻也不想放开。

 

 -------------------------------------
 周浩无法复职,经过各种精神鉴定和医生诊断,他并不适合再从事刑警这样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并且,一般的工作也不一定很适合他,一切都看恢复情况。

出院后,韩灏将他接到自己的家里住。

但周浩的性格却没变多少,整天嚷嚷着要回警局。
 又过了几年,确实他再次回到警局,不过进入的是档案管理部门。

生活无比平静……大家也觉得韩队长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沉稳,已经不在像从前那么锋利,时常还能看到他表情中露出一丝温柔。

 

 再后来,就是很久以后的故事了。

  

---------------------------------------
  “周浩啊,周……”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房间。窗外是刚经历寒冬后,开得灿烂的桃花树,白里透红,随风摆曳。

“我叫韩……韩……”

另一个苍老的声音来自一位坐在轮椅上低头打瞌睡的老者,听到门口的呼唤,他抬头回应。

“什么韩……你叫周浩,我叫韩灏。”

依靠拐杖踱着步伐走进这间有点狭窄却被收拾的干净的单人间。

“去…去…去。我叫韩……小周啊,你怎么又来了?”

“叫我灏灏。”

 

走进来的老人,叹了口气不再争辩。

“哎?这么巧,我们同名啊,我小名也叫浩浩,那麻烦了……护工会搞错的!”

看着那个老者满脸的褶皱都倔强起来,韩灏只能点点头。

伴随间歇性失忆症和轻度阿兹海默症,周浩的记忆和思维在50多岁时就开始再次减退并且混乱。

韩灏并不觉得难过,除去药物治疗,一直坚持着跟他沟通和重复各种回忆。直到韩灏退休,便搬进了同一座养老院。与他每天的聊天成为生活主要的内容,即便莫名其妙,毫无头绪。

总之,每次开场白都是以说不清名字开始。

“你看你又不关窗,感冒呢。”

韩灏慢悠悠走到窗前,一阵春风吹开他皱起的眉头,两手停在半空。

“暖着呢!我身子骨也……也……硬朗。”

周浩咧开嘴,那兔牙还健全。

“春天啦。”

韩灏转过头,温柔的表情仿佛可以跨过岁月的蹉跎,再次回到他们初次见面的宿舍。

一个板着脸的冷面少年和一个嬉皮笑脸的少年用猜拳决定上下铺,韩灏一直没告诉他他是故意输的。

谁又知道,人生的相遇就从那一刻开始,从此穷极一生……

“韩灏啊,我记得那个小子,犯了事儿,也没人管管。”

周浩看着眼前的人,虽然面色垂老,但那双始终会发着光的眼睛却没有因为时间的折磨而褪去光芒。

“你不就是韩灏嘛?”

韩灏的手付上周浩的手背,缓缓说。

“我叫周浩。”

“嗯,那就对了。”

韩灏露出微笑,继续说,

“记不记得我们那次旅游去青岛。”

“哦,你掉下水那次。”

周浩仰起头强调。

“是周浩掉下水,韩灏把他捞起来。”

“差不多!”

“对,差不多……”

韩灏随声附和。

“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讲过的,当年darker怎么落网的?”

韩灏继续搜寻自己都开始有些衰退的记忆里的事件。

“达…达克二?洋文啊?跨国大案?韩队长真是厉害呢……”

“是啊,惊险,九死一生。出动全局的警力,好几个同事都受伤了。特别是那个罗警官……”

“罗警官是谁?“

“我跟你说过,警局最有名的罗教授,业务出色,他的事儿啊能讲三天三夜。“

“嗯,业务出色,那跟咱们差不多。“

“差不多……下次我再跟你讲讲专案组的其他同事,他们啊,每个人都……是一个传说!“

韩灏说多了,也觉得有点疲惫,他摸索起自己衣服口袋半天,掏出一盒东西,摆在周浩面前,狡黠一笑。

“烟?你个老烟枪,看牙都那么黄了,还……还剩几颗?过会儿就被护工没收!”

“到外面抽一根……提提神。”

“嗯,抽一根……”

周浩重复着,脸上露出一分期待。

“来,拉住我的手,我们出去散步,春天到了。”
  韩灏挪了几步,挨紧周浩。周浩抬眼笑笑,伸出有点颤微微的手。

“嗯。”

“哎……那我不是我的手,是胯。”

“差不多。”

“是是,差不多……”

韩灏抓起他的手,紧紧握着,看他不太稳当的身体从轮椅上站起来,把床边依着的手杖递给他。

窗外微风沙沙,阳光暖得灼人。

“利索的,再不出去,桃花就要谢了。”

“好……”

两个缓缓而行的身影淹没在一片粉色花海之中。

FIN.

评论(2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