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 Powered by LOFTER

【双队】手套(小段子)

就当抽到曲老师签名照片的祝文吧(。・ω・。)ノ♡

(反正也甜不起来了就自暴自弃了……然而我觉得是he

————————————————————

周浩不喜欢带手套。

每次带上手套,多半意味着新的尸体出现。

他不是个急功近利的警察,就算乐于客套官腔,也不喜欢真的看到无辜生命的流逝。

毕竟这种真实而残酷的感觉总会有意无意在心里留下一些痕迹。
日积月累,会变成什么,谁知道?
何况他是个心肠软的人,有时他自己都觉得这点不适合当警察。

当然,他总是有借口不承认。

就算某人的存在老是会提醒他这个要害。

但正因为是那个人,反而让他更愿意去攻克这项难题。


倘若你知道这件事一定能办成,那总是乏味的。

但你的心揣揣不安,或者被未知的猜测所牵引,身体里的潜能才会觉醒。
但他还未察觉,需要一个先决条件——那人的存在。
不过他也从来没想过,一个人当警察,一辈子。

太难,他怕。



清晨的河边似乎格外清冷,案发现场更散发出一股阴郁的死亡气息。 

今天,他又要带上手套,接触的是一具年轻的尸体,她年轻到应该还不够时间完全经历这世上悲欢离合。

可现在,除了带给人惋惜,还有什么?

如果成了尸体,年龄、性别、长相都变得不再有意义。

或者说,这些东西全部变成死后留给世界最后的讯息。但它们本身的意义早就随着生命的流逝而消散。

死亡是周浩最讨厌的,他的工作却时常与之为伍。

不过他明白,他存在的价值正是减少无辜的牺牲者。所以,他不讨厌自己的工作,甚至有点热爱。

不是出于无知理想化的正义感,而是因为时常触碰到生死边界产生的无措和慌乱以及对生命的一种执着。

有什么事情需要不惜剥夺一条生命,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放弃一条生命,他觉得没有。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那人的出现早早的结束了他今天的外勤,晨雾都没有完全散尽。


darker的通知单,又将他隔绝在案件之外。

今天,他没有因此不悦,而是另有理由。


那人,他怎么跟那个穿黑衣服的人那么有默契了。


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收起警戒线,周浩一如往常,吐出两个代表今日事毕的字:

收队。


回到警局,奔波于停尸房和办公室,又有其他的案件,依然焦头烂额的一天。

直到傍晚,又跟那人打了照面。 


 "不高兴了?"

周浩知道自己会被自己的表情出卖,可是在这人面前有什么好掩饰。

让他知道吧,是的,他不高兴。

翻起白色手套的边缘,从小指开始拉扯。

其实他以前喜欢用牙咬住手套然后脱掉。可是当警察后,不得不改掉这个习惯。

还未脱另外一只,手掌便被摩挲起来,让他觉得有点烦躁。

"别不高兴了,下班请你吃饭。"

抬眼看他慵懒的双眸正聚焦在自己身上,如此窝心的讨好。

但他依然回敬一个厌烦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欢喜,反正他们也乐此不疲。
那人的手随即探入他的领口,一阵火热的温度。


眼神飘向窗外,夜幕正在降临。

橘红色的天空开始泛蓝,两种本不相融的色调却在一瞬间完美结合。

迁徙的候鸟略过这片魔幻时刻,提醒他季节的交替。


今年冬天也许会很冷……应该考虑搬个家了。
眼角余光撇过那人,周浩思忖着,把手套塞入口袋里。


fin.

热度: 26 评论: 65
评论(65)
热度(26)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