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队AU】暗黑童话:韩先生的晚餐(上)

前几天低烧时开的脑洞,吃了药头晕晕地就写了起来,脑洞也跟着有病……呃……糟糕的童话,恶趣味,雷OOC……请轻拍_(:зゝ∠)_

---------------------------------------------

暗黑者 同人 

CP:韩灏 X 周浩

1.

今年的冬天来得有些猛,先是大雪封路,再是暴雨连绵,等到完全入冬,整个小镇和山头已经一片狼藉。大家忙着收拾这片残局,直到1月份才有了些样子。

罗教授是镇上有名的学者,整日里把自己关在他那间从地板到屋顶堆满书的小破屋里,钻研他的学问。不喜欢与人打交道,只有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偶尔会来串门。

但是有件事,是众人皆知的,那就是他会隔一段时间给他已故的女友孟云扫墓,每次扫墓必定要去镇上的花店买红色的玫瑰。

于是,又到罗教授给女友扫墓的日子,但今天他似乎格外倒霉,听说花店老板重病抱恙,花店已经三天没有开张,都是这天气闹的。

而这大冬天的,哪里去找孟云最爱的红玫瑰?罗教授抓抓本就糟乱的头发,一脸苦闷,但不管如何,他都要去的,哪怕两手空空。开着他那辆小破汽车,又往山上去。

今天从早上开始就雷电交加,气温接近零点。糟糕,不能更糟糕,本来他的破车那小引擎爬起坡来已经够吃力,何况是现在这样天雨路滑。

才到下午,山里的雨势却越来越大。车轮终于都陷入泥潭,挣扎半天越陷越深。罗教授只好打开他那把异常大的黑伞,裹紧自己的黑色厚风衣,下车徒步翻过山头。这是一条他之前没有走过的路,但视线所在的距离却似乎很短,所以他正做一点尝试。

本来也不新的靴子已经沾满泥土,黏黏糊糊,幸好靴筒够高,否则早就是踩着两汪雨水的状况。 

云层乌压压一片片相连,遮得天看上去像已经入夜。山里的路总是差不多,他觉得自己好像在鬼打墙。直到他的眼前出现一幢宅邸。在这黑漆漆的山间,显得有些突兀,但不一会儿雨停了,从那个方向传来一阵浓郁的香气,是花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在这冷得让人只想哆嗦的冬天。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往那个方向走去,即便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但此刻什么都已经阻止不了他的脚步。

高高的铁栅栏包围着一个透明玻璃的暖房,在已经从云里探出头的月亮的照耀下闪着光,没有一丝铁锈,在草地上投射出一串花纹阴影。玻璃也没有一丝污渍,如果没有金属框架,简直像不存在一样。

浓绿色的枝叶交错,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而更让罗教授感叹的是,在那些修剪利落的树丛中,竟然开放着好几朵红玫瑰,如同红宝石一般。

但是其中有一枝羞涩花苞迟迟仍未开放,被这些盛放的玫瑰包围,显得格外显眼。

罗教授无暇多想,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走进了这幢没有上锁的宅子。

走廊灯光金黄搭配素雅的壁画让人产生一种温暖的安定感,一扫室外的暴寒。柔软的地毯承接着他泥泞的双脚,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在门口就脱了靴子,把伞也搁在玄关,赤脚走进去,但衣服上仍有一些水渍随着他的脚步拖了一地。

穿过走廊来到餐厅,刚推开门,食物的香味就扑面而来。让刚才几分钟前还深陷饥寒交迫的罗教授彻底投降。

应该是刚出炉的金黄色的烤鸡搭配山菌汁、烤黄油土豆、黑胡椒小牛排以及水晶玻璃瓶里的红葡萄酒,银色的餐盘都闪耀着异样的诱人光泽。

罗教授冷静了半分钟,还是坐到了长餐桌边开始大快朵颐。也许是早就抛掉了戒备,或者是餐具叮当作响声,让他并没有注意到地毯上发出的其他声响。

终于,一个巨大的阴影挡住了他头顶的水晶灯,在他把一大块牛排塞进嘴里的时候。

罗教授抬头,一只仿若狮子的怪物正用一双似乎看到猎物一般的眼神瞪他。

罗教授毕竟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没见过多少真的怪物,但在书上可是看过不少。他克制着心里的恐慌,跟那头狮子对上眼,缓缓放下手里的餐具。

但仔细看来他面前的并不完全是一头狮子,因为虽然像野兽,但‘他’却挺直身板,身材线条利落,穿着合身的宝蓝色燕尾外套,一条尾巴从开叉的外套背后冒出,时不时扫扫地面。虽然他的獠牙泛着寒光,巨大的肉垫上锋利的爪子也是可想而知的有力,暗金色混杂着棕色的毛发长满的他的全身,但往上削尖的脸部轮廓却隐约有些人类的感觉,猫科动物的鼻子也比普通的狮子更高挺一些,而那双眼睛更是灵动的仿佛会说话。只是从他的半张的嘴里还缓缓冒出一丝白烟,只能让人感到一阵威胁。

“小偷先生。”

野兽磨了磨牙槽,开口,伴随有点沉重的鼻息。显然他完全不想进攻罗教授,但语气里却有挥之不去的愤怒。

“不,我只是迷路了,想来求一支红玫瑰和……和被这些美味佳肴所吸引了。我叫罗飞,镇上人都叫我罗教授。我并不是一个小偷。对你造成的损失我会逐一赔偿。“

饥肠辘辘的胃被填满,理智和思维也跟着回来,罗教授一脸平静,用深红色的餐巾擦擦嘴回应,“菜非常可口。”自然也不能忘记夸赞。

”哦,这样啊。“

野兽挑了下眉头,上下打量这个比他矮一个头的人类,表情虽然镇定自若但赤裸的双脚相互搓着,不知是出于尴尬还是恐惧。野兽笑了。

“我姓韩,你可以叫我‘韩先生’。“

看上去是只野兽的韩先生,说话的语气却一直控制在彬彬有礼的范围,即便嗓音低沉,甚至可以想象他下一秒就会怒吼,但他依然很好地控制着音调。已经活了三十多年,阅卷无数的罗教授也觉得有些奇妙。不过他很庆幸韩先生没有伸手跟他讨礼,否则他那双有深深握笔茧子的手应该会添上不少口子。

所以当他站起来时还是免不了有些紧张,晃了一下身体,怀里的表自然而然滑到地毯上。还未等罗教授俯身弯腰,韩先生便礼貌地帮他捡了起来。表扣的弹簧啪嗒打开,一个美丽女子的照片出现在韩先生的眼前。

“你的玫瑰花。”

他拍了怕厚厚肉垫的爪子,管家立刻递上一个金色的盆子,里面盛了一朵刚切下玫瑰,连切口都是新鲜的。

罗教授接过玫瑰感到心颤,这是他见过最美的玫瑰花,丝绒般的花瓣盛放得恰到好处。

“罗教授,把玫瑰带走吧,不用你支付任何费用。只不过有一个要求。”

“一个要求?”

罗飞有些戒备有些意外。

“是的,让照片上的小姐来陪我吃一顿晚饭就好。”

“可是……”

还未等罗教授解释清楚,韩先生就不再理睬他也不给他继续说话的余地,转身离开。只有管家鞠了躬,好心提醒:“三天后,请那位小姐光临,千万不要拒绝,静候大驾。”

罗教授捏紧玫瑰,发现上面的一个刺扎进自己的手指。

 

2.

带着五味杂陈的感觉,将玫瑰花放到了孟云的墓碑前。

披着满天星光回到家时,罗教授依然被根本无法兑现让孟云赴约的承诺而困扰。

”罗教授。“

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罗飞抬头看到周浩,壁炉的火烤得他脸有些红。

周浩便是罗教授那个时常来串门的远方亲戚,他跟随镇上的人也叫罗飞为罗教授,因为叫其他称呼反而生分。

周浩素来是个无忧无虑的青年,二十几岁虽然没有成家,但是心地温柔,又有些憨直,所以一向不爱与人打交道的罗飞也不讨厌他来串门。每次借几本书,还回来再借几本。平日里的工作,是个漫不经心的花匠,到了冬季自然开始放假。

可是今天他看到周浩,心中的愁云惨淡已经翻滚到脸上。

“你等了我很久?不如今天就在这里过夜吧。”

罗教授叹了口气说。周浩欣然应允,裹紧毛毯窝在壁炉旁,像只温顺的猫咪。

可是罗教授却几乎彻夜未眠,在他的扶手椅上摇了一整夜,摇得五脏六腑都快出来了但还是没有结果。

第二天,周浩看着顶了黑眼圈的罗教授自然明白什么,用柔软的声音询问来龙去脉,他稍微思忖一下,决定赴约。

罗教授也是聪明人,只是没想到周浩会这么轻易答应为他赴约,周浩还说:”应该打扮得像‘孟云’一点。穿帮了,不大礼貌。“

罗教授便翻出已故女友的套裙。

但除了肤白一些,周浩并不像个女孩,看来很难蒙混过关。可是他想吃一顿饭能怎么样呢?

这几天都没有下雨,第三天的月光格外的透亮。罗教授开着车上山很快便找到了韩先生的宅邸,虽然天气依然寒冷,但他发现自己握方向盘的手出了一点冷汗。

“韩先生……不是人类?”

“应该,从生物学上……不算。不过……总之,不算难相处。”

罗教授最后肯定了周浩的疑问,看着他一身白色连衣裙和大波浪的假发,有点想笑又有点担心。周浩却微笑一下,没心没肺的程度让罗教授也有点咋舌,不过罗教授明白,一切都出于他的善良。

“不用担心。”不希望这位已经活了三十多年的教授因为这样离奇的遭遇而烦恼,何况不过就是一顿晚饭。

他下车走到了这座宅邸前,明亮的月光却完全胜不过从玻璃窗里晕出的灯光,温暖蚀人,照得半边天空发亮。门口的管家似乎静候多时,看到周浩便鞠躬邀请。周浩下意识低下头,让发丝将他大半边脸遮住,脚底的皮鞋藏在长裙里。

等他完全消失在那扇华丽木门里,罗教授才踩动了油门。

周浩一边生疏的拽着裙摆,被管家一路引领到餐厅,偌大的长条形房间比罗教授的小破屋大了三四倍,只是餐厅而已,他心里也不禁感叹。

不过很快华丽的落地窗,红丝绒的窗帘,金色的水晶灯和雕花橡木家具都不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因为坐在长餐桌的末端的那只野兽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周浩僵直站在桌边。

“你好,欢迎光临,我姓韩,可以叫我韩先生。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该怎么称呼你?”

自称韩先生的狮子摘掉领口的餐巾,缓缓起身,走向周浩面前。

“我……我叫周浩。”

刚一开口,他就有些后悔,怎么报了自己的真名,实在不像一个女孩子的名字,而且声音有些颤抖。

“不用太拘束,可以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韩先生似乎读得出他情绪,努力化解他的恐惧。

“周小姐入席吧,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周浩轻轻点头,韩先生彬彬有礼地,为他拖凳子,克制着他本身因为野兽的躯体而难以把握的力度,然后退后了几步,摆手示意请他坐下。周浩拖着裙子往里一步坐在柔软的锦缎椅上。韩先生也回到自己座位,挥手示意上菜。

桌上寂寞的水晶蜡烛立刻有热腾腾的奶油蘑菇汤、柠檬鳕鱼、樱桃巧克力派、凉拌羊奶酪生菜色拉和在玻璃瓶棱镜里不断闪光的红葡萄作伴。

看着这一桌丰盛的佳肴,周浩却没有眼前一亮。韩先生是察觉的,他跟罗教授完全不同,或者说他还不饿。

“这灯光太强,能熄灭几盏么?”

周浩将自己的音量放到最低,韩先生猫科动物的听觉却异常灵敏,遂即命令管家掐掉四周的烛光,只留桌上那几盏。

“周小姐,你的声音有些沙哑,是着凉了么?所以胃口不好?”

“最近染了风寒。”

 周浩顺势咳嗽几声,始终低着头,希望昏暗的灯光能为他蒙混过关。

韩先生招手,一套陶瓷雕花的茶杯摆在周浩面前,一股生姜红糖茶的味道。

“你喜欢那朵玫瑰么?” 

韩先生摇着红酒杯说,而他的声音其实更低沉,甚至有些可怕,在他喘气的时候都能听到从喉咙里出的专属于动物的胸腔共鸣声。

“恩,喜欢。”

周浩不大情愿的撒了一个谎。

“真是太……好了。”

韩先生的音量稍微变大一些,就能让人感到一股震慑力,不过末了两个字他立刻收了收音。

但周浩此刻却渐渐不再害怕,因为比起他遇到过的其他人类,韩先生的举止实在太有礼节,除了在吃饭的时候。毕竟韩先生是头野兽,当他看到连血带骨的鸵鹿肉、兔子肉或者小马肉时便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局面变得有些糟糕,韩先生的嘴角毛发上都沾满鲜血。

女仆坐到钢琴边上,翻开钢琴盖,弹了起来,好掩饰一下韩先生不大好看的吃相。

周浩自然不知道她弹得是《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只感觉这首曲子沉重里带来一丝希望,好像身处凛冬企盼来年之春。

“这首乐曲真好听。”

“那让我们为这首曲子干杯!”

用餐巾擦了一圈还占着星星点点血丝的嘴的韩先生举起手中酒杯。

“这……”

周浩没有立刻答应,语气里满是迟疑。

“如果觉得讨厌跟我喝酒,也不用勉强。”

韩先生放下酒杯,低垂双眸,长长的睫毛就要盖住他整个眼睛。

“嗯,一杯的话,没关系。”

看着那双本来充满柔和光芒的双眼突然有一丝失落的神色,周浩拿起眼前的玻璃杯,微微举起,喝了一半。

“那真是太荣幸了!”

韩先生的声音里有意外的喜悦,谁都听得出来。他立刻一饮而尽。

不过有点遗憾,乐极生悲这个词恰恰可以形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吃了几口热汤,周浩感觉身体越来越热,疼痛感从毛孔中迸发出来,喉咙像被一根细针慢慢缝住般渐渐失去氧气,很快他便倒在桌上一动不动。


tbc.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