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队AU】暗黑童话——韩先生的晚餐(下)

   

赶紧写完否则拖延症又要发了……

------------------------------------------------

5.

周浩看着罗教授的来信,变得有些犹豫。他知道自己的职责,却又不想离开韩先生。

春天的到来本该是件最美好的事情,可对他来讲却变得暗淡。

“玫瑰花开了!”

韩先生快乐的声音从老远处飘进来,打断他的思索。他转身看到韩先生如同一只真正的狮子奔向自己,这幅画面实在有些滑稽。

一直跑到他面前,他才急刹车,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周浩想笑,但又觉得心里一悸,韩先生已经毫无隐藏的将他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他的喜怒哀乐都写在他浓烈的眉目之间。

“玫瑰花?”

周浩疑惑一下,就被收了爪子的韩先生拉到花房。他指着那朵从未开放过的玫瑰露出了笑容,就连长獠牙看上去都变得亲切。

“好美!比任何一朵玫瑰都要美丽。”

事实确实如周浩所言,这朵红玫瑰仿佛被洒满金粉,在宝石红的色泽上闪闪发光。太阳照耀下来如同被勾勒出一轮金边。

“一定是因为你的到来,它才会开放。”

韩先生温柔的从背后搂住比他矮将近一个头的周浩,用毛绒的脑袋轻蹭他的头顶和耳际。

“好痒。”

两人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身体越靠越近……

“砰!”

当韩先生的鼻尖快要贴近周浩的嘴唇时,花房却传来一声巨响。

屋顶的玻璃被什么东西砸得粉碎,如同疾雨哗啦啦落下,韩先生立刻用身体完全扑住周浩,生怕有一块玻璃刺到他一点。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韩先生发现花房里有一只正在挥翅的鹧应,看来这场杰作正出自它,并且它还未因此罢休,锋利的喙和铁钩般的爪子还跃跃欲试,一个疾风般的俯冲如同离弦的箭。

不过,大概这只训练有素的猛禽也没估算到韩先生的实力,就算身上插了好几块玻璃碎片,也没能降低他的反应。锋利而有力的爪子一下将强壮的鹧应打了下来,垂在地上翻动翅膀,身上留下几道深深的伤痕,哀鸣几声不再动弹。

韩先生喘着粗气,看也不看那鹧应一眼,紧张地看着身下的周浩,艰难吐出一句话:

“你没受伤吧?”

“没……没有,可是韩先生你……”

周浩看到冷汗不断从他的额头渗出,牙关咬得咯咯响。

“没有就好!“

韩先生本来了无生气的脸上却又笑容充溢。

“管家!把那只死麻雀收拾了。”

用尽最后一口气,韩先生命令道。管家早已闻声而到,开始收拾残局。周浩便扶着韩先生进入了房间。医生很快赶到。

把所有玻璃从他厚实的皮毛里拔出来是个漫长的过程,打了麻药,韩先生昏昏沉沉,但是一只爪子却无论如何不能放开周浩的手。周浩看着一片片带着鲜血的玻璃碎片从眼前划过,每一次都好像划在自己的心上。他紧紧握住韩先生颤抖地爪子,只能祈祷时间过得快一点。

包扎好伤口,医生肯定地说一切都是外伤,没有生命危险,周浩这才落下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

麻药过了大半天才彻底失去作用,对于一只野兽来讲,他对于麻药是特别恐惧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捕猎,完全失去防备。但是当他睁开眼看到周浩的脸,所有的阴霾都从他眼中消散。他露出了微笑,随之而来的是牵动了背上、手臂上以及其他琐碎部位还不能退散的疼痛,他还是笑了,发自真心。

接下来的日子,罗教授的来信被压在周浩的枕头下,他几乎快忘记这件事。

因为他消耗了所有的时间,为韩先生换包扎的纱布,为韩先生清理身体替换衣物,喂韩先生三餐,陪他看日出日落。

他也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静止,除了让韩先生的伤口快些好起来。

直到下一封来信提醒着一切都在划向句号。

“罗教授罹患重度伤寒,病危。”

简短的几个字,却让周浩心跳漏了一拍,脸色变得煞白。但他收起信的同时,又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慢慢平复,他不希望被韩先生察觉,对于刚刚伤愈康复的他来讲不该马不停蹄地受到又一次打击。

可韩先生毕竟是只野兽,他猫科动物灵敏的嗅觉或者他本就善于察言观色,或者他全心全意关注着眼前的这个人,哪怕有一丝哀愁爬上他的脸,他都能看得出来。

“周先生……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韩先生不愿隐藏自己一丝忧虑,直接询问起来。

除了在某些时候,韩先生会情不自禁地叫周浩的名字,平日里他还是恭敬的称他为周先生,不自觉的礼仪准则已经深深刻在他的思维中。

“还是叫我……周浩吧。”

虽然他面前这个笑盈盈的人总是纠正他,而此刻笑容却从他的脸上蒸发。

“好……周浩。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韩先生自然也察觉到了他的忧愁是源于他手上那封信。

”我必须离开。“

”离开?……再也不回来了?“

韩先生迟疑了一下。

“不,我会回来的,给我,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好,一个月,我会等你。“

他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便答应了。

”嗯,相信我,一定会回来。“

周浩握住他的爪子,踮起脚尖,在他的额头落下一个吻。

收拾好一切,周浩发现没有什么能带走,因为他的一切都留在了这里,包括他的心。

离开的那天,春风吹开了韩先生宅邸的大门,但却吹不开韩先生眉头的褶皱。他心中的鸟语花香都随着周浩消失的背影离去,他只有等待。

当韩先生回到被修葺好的花房,他发现那朵盛放的玫瑰落下一片花瓣,落到了他的心底,掀起一阵涟漪。但是他心中没有一丝怀疑,他相信周浩会按照约定回来。

 

6.

“罗教授!你怎么了?”

周浩焦急地推开房门,却发现空无一人。

当他转过身,一阵剧痛伴随眼前一黑。

等到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关在一个木屋里,日光从木板缝隙中透进来,投射在他面前的一群人身上,看上去却有些渗人。

“就是他!”

一个人发声了。

“听说你在野兽的家住了很久?”

那人的声音带着强烈的轻蔑。

“不,他不是野兽。”

“他不是野兽他是什么?他杀掉了我们的鹧应。”

“副首领说的对!”

旁边起哄的人口中的这个人,便是暗黑猎人的副首领阿华。

“原来那只鸟是你们……”

周浩这才想起那天破坏花房的那只凶恶的猛禽。

“哼!那可不是普通的鸟,那是我们‘暗黑猎人’的一员!是我们的象征。”

“说得对!”

“可是,是它先破坏了韩先生的花房!”

“别说了,一个人类却帮着野兽说话,看来你也中了魔咒,无药可救了!不过呢,你还是有点利用价值。”

说罢,一群人撤离了木屋,只留下一块干瘪的面包丢在他手边。

就这样过了三天,饿得头昏眼花的周浩听到了屋外的争执。

“谁让你冒充罗教授的名义,抓了周浩的?我们要抓捕野兽,大可以光明正大,不需要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薛天,你什么时候也心肠那么软了?跟野兽混在一起的,那还算人么?”

“可是他毕竟是罗教授的亲戚,你们不能伤害他。”

“你开口罗教授,闭口罗教授的,是跟那个罗教授待的时间太久了吧,看来你应该去跟他一起做一个迂腐的学究,别再来摸弓了,简直是浪费了我们的箭。”

”现在谁是首领?你要搞清楚。“

“那么我们听听大家的建议,放还是不放?“

”不放!不放!“

”那你到底想怎样?“

”怎样?很简单,拿周浩当做诱饵,引出野兽,自然就放了他,所以你也不用担忧良心过不去,毕竟我们只杀野兽……“

对话戛然而止,周浩的心却一阵冰凉。他的心无法平静,接下来,刺痛和愤怒同时贯穿他的意志。他试图挣脱开绑住自己手脚的麻绳,却使不出一点劲儿,饥饿早就夺去了他所有气力。

直到几天后他被奄奄一息带到了韩先生的宅邸附近,他才又恢复了一些意识。

”野兽!出来!你还记得叫周浩的人么?“

猎人们一字排开,搭弓上弦,蓄势待发。

时间过了多久,没有人计算过,只是这紧张的气氛早已凝结起来,仿佛静止。但山雨欲来的气氛越来越浓重,任何一个人都能感觉得到。

“不要犹豫,薛天,机会只有一次。”

阿华在他耳边喃喃。

所以当薛天看到那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立刻松弦,百发百中的称号绝不是虚名,但他却发现罗教授挡在野兽面前,薛天的箭刺中了他的大腿。 

“罗飞!你怎么在这里?”

 薛天大叫一声,紧张恐惧担忧都聚集到他的剑眉之间。 

“我……跟踪你。因为……我发现有人来我的家,还偷用了我的信纸。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是野兽,放了他,一切都是因为那朵玫瑰……”

疼痛让罗飞说话的声音变得无比吃力,但却字字清晰。

“你说什么?”

薛天不可置信地看着罗飞。

“你忘了吗?孟云是怎么死的?是被一头狼咬死的。你不可能变成手上沾满鲜血的猎人,所以我代替你成为猎人。不是想要你的任何回报,我只是想让你平静的生活,不再受到伤害。 ”

“是的,但是……那只狼不是已经被你解决了吗?还能怎样?孟云希望你……这样带着仇恨活下去么?我不允许,所以……也许我终生失去一条腿,或者一条胳膊,你就得……照顾我一辈子了。”

“罗飞你别说话了!”

 薛天的手颤抖了,射向半空中的箭落在老远的树干上。他垂下头,喘着气,自己都不知道双眼开始湿润。

而阿华则露出得意的笑容,他踹了一脚被绑起来的周浩,因为体力的流失,他只能吃力的喘气,微弱的声音却还在重复着:“不要伤害韩先生……”

“我要他!把他还给我!”

低沉而可怕的吼叫在韩先生的喉咙口滚动,充血的双眼即将被杀戮蒙蔽,他的理智已经残存无几。看到虚弱的周浩倒在地上,他用力爪抓起面前罗飞。罗飞被轻松的举了起来,韩先生的爪子深深扣入罗飞的肩膀,刺破布料,深入皮肤。

“哼!这个罗教授看来没几两肉,但是塞塞牙缝还是绰绰有余。”

他已经疯狂了。

“别……薛天……别放箭。”

罗飞忍耐着身体多处的疼痛说。

“放开他!”

薛天第一次感觉到熊熊怒火燃烧着他的心,通红的瞳孔死死瞪着野兽,喉咙里的吼声却格外可怕,并不比野兽好多少,但身体却动弹不得。

“真是愚蠢之极!”

阿华抢过薛天的箭,立刻往韩先生的方向射去。韩先生咬住罗飞的脖子,鲜血汩汩往下流淌,他松开嘴,将罗飞丢到一旁。

“不!”

 薛天和周浩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变成同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支箭刺穿了韩先生的胸膛,但他却忍住疼痛,将箭拔出来。阿华看得目瞪口呆,就在此时,韩先生将那支箭刺入阿华的喉咙,让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薛天顾不得其他种种,一个公主抱托起罗教授的双腿和腰肢。但此刻罗飞却还在喃喃自语:”别……别伤害他们……“

其他的猎人见状,都慌乱地松了弓弦,数十支箭向韩先生飞去。他没有躲闪,任那些箭刺穿自己的身躯。 

他背过身,踱着步,消失在他的宅邸……

“停下!住手!”

薛天喊了起来,他满眼充斥着悔意。

“放了周浩,放了他!”

其中一个猎人见状割开了绑住周浩手脚的麻绳。

”你走吧,对不起……”

来不及看清薛天眼底的水汽,也来不及看清他抱起罗飞赶往诊所的身影。

周浩冲向了韩先生的宅邸,他只希望自己此刻能长出翅膀,不愿再多迟疑一秒。

周浩焦急地寻找着那个身影,终于在花房看到全身无力倒在地上的韩先生。他睁开眼睛看到周浩的到来,心中升起一团喜悦,却又熄灭,用微弱的声音说:

“我快死了……因为你的离开。不知道为何,你走后我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一切都变成了黑白色……不过能在死前再看一眼,太好了。”

 放眼望去,花房的所有花朵都不再盛放,鸟儿也早就散尽。 明明是春天,却枯槁得像刚入冬,狂风席卷一切。

“这一切就是对我的惩罚!可是……可是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

韩先生用他几乎变成人类的手臂抚摸着周浩的脸颊,只是这个动作都让他觉得无比吃力。

可无法掩藏双眼的光芒,只是看着周浩的时候,才蒙上了一层水雾。

“我来了,我来了!”

周浩托起他的身体重复道,双手已经被他胸口涌出的鲜血染红。 

“曾经我多么希望你能回来。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我要死了。你还是走吧,我不能保护你。也不想伤害你。所以,离开这里!”

“不,我决定了,我回到了这里,就再也不会离开。因为我也爱你!”

 周浩将韩先生颤巍巍的身体抱在怀里,不管他的爪子还是牙齿或者毛发,将脸紧紧贴住他渐渐冰冷的皮肤。他的眼泪滚烫,一颗颗如断线的珠子滚落在韩先生一动不动、粗糙的毛发和皮肤上。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微弱到几乎听不到。

“你不要死,韩先生,我爱你!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不要……为我……哭泣……”

韩先生细弱的声音终于渐渐消失在空气中。

花房里那朵玫瑰花,在狂风中颤抖着掉落下了仅剩的最后一片花瓣。

 

 

 

 

周浩低头,将嘴唇贴在韩先生已经变得僵硬的唇上。他没有想到,他们的初吻竟然如此冰冷,顿时感到胸口被劈开般疼痛。然而他不愿放手,只是这样怀抱着韩先生。

 



良久。


 

就在周浩绝望到窒息时,奇迹发生……

那瓣凋谢的玫瑰花发着光照耀了韩先生的躯体。光芒越来越强烈,变成一个光球包围住韩先生和周浩。

不知过了多久,周浩再次睁开眼睛,他发现怀里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一个完全的男人,没有獠牙没有爪子没有尾巴也没有过剩的皮毛。

那是一张英俊的脸庞,高挺的鼻梁、湿润的嘴唇以及那双从未黯淡过的布满星辰的双眸。但是那轮廓却是他无比熟悉,他的韩先生。

他的眼泪再次无法自制地掉落下来,直到那个人的手轻轻将它们拭去。

 

------------------------------------------------------------------

听说后来薛天解散暗黑猎人,搬到罗教授家里,帮他打理起居。

整日里就是叫嚣着罗教授的屋子太小太破,什么时候搬个家。

但下午窝在他床上,薛天握住罗飞的脚踝挺身而入,太阳晒在他脸上,还是露出了格外灿烂的笑容。

 

至于韩先生,似乎他有了一个新名字。

“以后你就叫我韩浩吧。”

“嗯?跟我名字一样的‘浩’嘛?”

“是的。”

“我能叫你浩浩吗?”

“好啊。这名字我喜欢。那……我只能叫你韩太太了。”

“不要!”

“韩太太!”
  

韩浩先生的宅邸又恢复了昨日的容貌,特别是花房有了花匠周浩,花儿们开得更加繁盛。他们定期将鲜花送往小镇,交给罗教授分发给镇上的人们。

韩浩一边浇水,一边对周浩讲数年前他在森林里误杀一只有身孕母鹿,并且毫无悔意,还把鹿肉分给手下吃。经过的女巫说他就像野兽般残忍,不配当人,便被诅咒变成了野兽。 自那天起他便每日忏悔,过着痛苦绝望的日子。

而解开咒语的方法……

他没跟周浩说,要遇到一个会真心爱上野兽的人。

但不管如何,他们现在很幸福。

 

FIN.

 

 

--------------------------------------------

改编自《美女与野兽》。

撸否吞我文,所以不想写啪啪啪哼!!!

下次打算写《小红帽》狼人灏灏什么的~~~把孟云吃了什么的(别信


这个系列都是我满满的恶趣味……应该还会继续请勿嫌弃。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