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队AU】遛鸟少年恩仇录 (完结)

暗黑者 同人 双队AU

CP: 韩少爷 X 周少年

(天飞是对鸟儿所以不打tag了233333

-------------------------------------------------

1.


“今儿,就是你的死期!”


只见那一脸风尘仆仆,约莫本来梳理得左平右稳,上妥下贴的发型,现在看来也蓬乱异常的少年双眉一绞,从他那干涩起皮却略微偏薄的双唇狠狠吐出这句话。
话刚落下,无数把反射寒光的枪口立马对准发话少年。
“大胆!”
鼻梁上架着黑色粗框眼镜,法令文很深穿着庄重黑西装的中年男子厉声喝道。
少年的神情倒是没有半点怯色,傲慢无礼反而变本加厉。瞳孔因为兴奋比方才张得更大。
“你们退下,我来处理。”
站在远处的另一个少年神情自若,深深的双眼皮眯了一半。

不消一刻人群散开,退到数丈之外,整齐划一的排成几队。

“是,韩少爷。”
被称作韩少爷的少年眼角眉梢没有半分怒色反而饶有兴味地看着对面的黑发少年,嘴角轻轻上扬,似乎已经预见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他踱步带风,发梢随着前进的步伐有节奏的摇曳,在离黑发少年二、三尺的地方停下脚步。
黑发少年的神色却始终如故,锋利到能割破三尺之内所有的敌对。

 

本来那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风和日丽得有些过分。但也没有过分到让人动不动就冒火。若是因此结下梁子的人肯定是自己有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
原先韩少爷与黑发少年是天边各自飞的鸟儿,谁也挨不着谁,却偏偏不知哪个缺心眼儿的给生了锈的命运转轮加上了些机油,于是它自个儿也不情愿的“咕噜咕噜”转了起来..........


大清早,空气清爽宜人,最合适不过的便是遛鸟。

黑发少年打着哈欠踱步出门,肩头停着一只肥硕如鸭蛋黄毛茸茸的小球儿。小球儿噗哧着翅膀开心地叽叽喳喳唱歌,他偶尔也会绕着黑发少年打转。

黑发少年挣开惺忪睡眼微微一笑,在阳光的映衬下,那表情突然有些耀眼。

“飞儿,今天,还是去那里吧。知道你很想跟他玩........”黑发少年对着在自己身边兴奋闹腾的名叫‘飞儿’的小球儿说。

也许真心有灵犀,听到这番话的飞儿欢乐地不停打转,叫声也比刚才更清脆了。


黑发少年点点头,骑一辆红色脚踏车,沿苍翠的河堤旁的草地以散步的速度前进。

风偶尔也会情不自禁地去撩动黑发少年的刘海,好看清他闪烁的凤眼。

飞儿跟在他身后,飞累了就会停到黑发少年的肩上休息。
大概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从不远处飞来一只和飞儿很类似黑色毛茸茸的鸟。只是飞来那只双目比飞儿更加水灵,喙也略微小巧。飞儿看到他便兴奋地嗖一声箭飞过去,完全把身后的黑发少年给忘了。

黑发少年到并没有生气,推着脚踏车慢慢跟在他们后面。
突然,黑发少年推车的左手感觉到前轮胎因为压倒什么硬物而稍稍起伏颠簸了一下,不过大部分情况是因为磕到小石子,他低头看了下轮胎没有轧破就没有在意继续往前推车。

“喂,臭小子!给我站住!”
还没等黑发少年推出十步车,后面就传来一声不太礼貌的喊叫。头也不回的黑发少年并没有理会。一来他并不觉得那叫声是冲着他来的,二来他也不想把飞儿跟丢了。
“聋啦?!前面推车的小兔崽子给我站住。”
黑发少年感觉音量变大,而且不止一个人。同时还有一阵恼人的杀气逼近。

他停下脚步,一转身便发现四个穿着同样黑色西装,面目因为戾色而显得狰狞的人向自己围上来。

差不多在离黑发少年半米距离的地方四个人停下脚步,黑压压的一片影子笼罩住黑发少年,像个笼子,但他也并没有慌乱手脚,踩了自行车停脚,抬头看了一眼。

四人一言不发的定了两秒钟,黑发少年见状,回头就想走人。四人立刻左右默契拐弯,疾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真麻烦,不要挡道。”
黑发少年的语气显然很不耐烦,撩开中间两人手臂间的缝儿借着身形瘦细径直滑出这道人墙。四支强有力的膀子一转,眼看就往他身上压去……


“请等一下。”
那声传来显然比前面的话要尊重得多,毕竟加了一个“请”字,声音里也多了几分涵养。
声音的主人身手矫健,不消一晌便来到黑发少年的跟前。

四人即刻后退。




2.

狄更斯大师说了,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周少年觉得,人不作死枉少年。

韩少爷点头,我就静静看你作死。

 

”谁啊你,报上名来。“走近了,黑发少年才发现眼前人比他高半个头。成年人对于身高的敏感度其实远不及少年人儿。所以他心里特别不爽,开始怪罪老妈半年前停了他喝牛奶的事儿,脸色一下子难看三分。

”你……没必要知道,我只是来找我的天天。“韩少爷却以为他的脸色是因自己而变,心内更张狂了些。

”什么天天?我还日日月月年年呢。“

韩少爷不搭话,指指不远处那两只盘旋地不亦乐乎的鸟。

”哦……“黑发少年如梦初醒,“我们家飞儿可是名种,智商250,能听懂人话。他们……自由恋爱你管得着么你。”黑发少年一手叉腰,箍出那根线条有点惹眼。

“放屁!恋什么爱,我家天天是公的。”有条不紊的气儿突然崩弦,谈及自己的鸟儿,韩少爷终于显露出一些年少气盛,青春期荷尔蒙失调的模样。虽然还是一脸面瘫,那双目光一溜烟落到了黑发少年的腰眼处。

“公的了不起啊,我家飞儿也是……公的。”本来斗志昂扬的语调徒然一沉,转转眼珠,黑发少年才发现好像确实哪里不对……“飞儿他愿意,你还搞歧视不成?再说第一次也是你家破鸟主动的!”

“甭废话,我不要天天天天往外跑。”

这口令绕得黑发少年没谱,歪了脑袋打算另辟蹊径,“那就比比,谁赢了听谁的。”雄性生物的胜负观念总来自于本能争斗基因,从7岁到70岁看来都一样。

“行啊,真有趣。”果然,冷傲如韩少爷也吃这一套。他看着对面人已经开始捋袖子,倒也一点都不急燥。

“我跟你说,别吓尿裤子,我们周家可是这里数一数二的练家子。”扭着手腕子和脚脖子做放松动作的黑发少年,鼻子简直要翘上了天。

“周家?没听说过。不过你听过一句话么?”韩少爷扯了下他工整的领口,解开两颗扣子,“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来,老丁,把你的菜刀亮出来。”方才口气最横的中年男子开始摸口袋。

“等等!你你你,你怎么随身带菜刀?!这犯规啊。”周少年气得鼻子都歪了。

“犯什么规,在这儿,我们家就是规矩。”"好!谁怕谁,不过咱换个东西比比,怕我下手重了到时有得你哭。"周少年内心已被自己的机智折服。

“随你便。”韩少爷挥挥手,真是自信满满,天下我有的气势。

身后的黑衣人们倒是脚步贴紧了,乌鸦一样咄咄逼人。

“怎么怕我跑了不成?”

韩少爷抬了半边眉毛,使了一个眼色,那群乌鸦立刻退避三尺。

“那这边走。”

周少年倒是脸面上一点儿不怵,纯演技派。不过那人的眼神,竟看得他心里安稳。但他也挺讨厌那双眼睛,整整比自己大了一倍,睫毛也长得吓人,有啥了不起。一手推自行车,周少年偷偷瞥走在旁边的少爷。他们班上可没这么扎眼的家伙,一群蠢货,周少年特别烦他们,还整日跟屁虫似的。就这么走了个神,车龙头往边儿一倒。韩少爷单手扶住,眼神也跟着秋千似的荡过来。周少年鸡皮疙瘩一身,立刻把好龙头,低头加快脚步。

约莫二十分钟,一行气势十足的队伍在一家霓虹乱窜乌烟瘴气各种奇怪声响游荡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敢不敢比?”

周少年指指里面。

韩少爷看看招牌,笑了,笑得双颊凹了俩酒窝,能放半碗水。

“拳皇还是街霸?你挑。”

“那……那……那就泡泡龙!”周少年再次为自己的机智拍手叫绝,把自行车停稳,拔了钥匙送进裤袋。

“成!”韩少爷转头对着身后的乌鸦们冷冷道,“你们等在外面。”

“你,等一下。老板十个代币。”周少年觉得首先不能在气势上输了,就算豁了明天的午饭出去。

“你……你这边,我那边……”

周少年从嘈杂的电子音里走回来,他那还没发育完全的喉结颤抖了一下,手指戳到角落两台空着的机子,一屁股坐在面前磨破了边缘的方凳上,伸手递上两个游戏币。

韩少爷接过,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两记清脆的投币声后,他们分别捏住手杆子开始选择菜单。

红的蓝的绿的黄的球,扑哧哧坠下,啪啪啪爆开。

四只灵巧的手来回按动沾满污渍的游戏机按钮。

轰轰然,周浩眼前被一片彩色淹没。

“你你怎么知道我给你选的那台机器左边手柄坏了,老板没修?看你这幅模样……竟然还混游戏厅。”小心机被戳穿,周少年心想还不如打一架拼个命,爷们儿气多了。

“因为……这游戏厅是我家开的。”韩少爷的声儿稳准狠地扎进周少年的耳膜。

“你……算你狠!”

“那说话算数?” 韩少爷不紧不慢站起身,眼睛倒是亮了起来。

“……算!算!”

周少年算是赌输了他漫长的十六年光辉人生最大的荣誉。当然他不知道日后,还有更多东西会失去。就在此时,不甘依然如秃鹫般盘旋在他那颗还不够强壮的心脏上面。

“那……你要怎样?”

韩少爷走到他面前,又跨步贴近,近到两人肩膀都要磨到一起,周少年还退步未及,面前人就伸手摸入他的裤袋,一阵探索,探到发硬的东西,取了出来。

周少年愣了一下,才发现他摸的是钥匙不是别的什么……

“走……”

韩少爷没理会他的小情绪,继续用眼神斩钉截铁地带他。两人一个稳当一个飘忽地走出游戏机房。

“你们先回去。”都不用眼色,乌鸦们的吵嚷很快淹没在这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街。

韩少爷插了钥匙就踩上了周少年的自行车,转头看他。

什么要我坐后座?周少年自诩甚能察言观色,想必绝没会错意。只是他眼神里的一点小抗议又被韩少爷的面瘫表情给一笔带过。

成王败寇,周少年突然心里同情起那位在江边被迫自刎的项羽来,大江东去……一代英雄就此陨落。

“哎……你丫慢点!”走路带风就算,骑个车是要超过光速穿越时空不成?周少年倏地抱紧韩少爷的腰,才未被甩出去自由落体,半个肉脸生生撞在他背上。

他自然是看不到,骑车人脸上绽开了怎么一朵花儿。

 



3.

尼采大师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标,一切笔直都是骗人的,所有真理都是弯曲的,时间本身就是一个圆圈。

周少年认为,我很直。

韩少爷笑笑,大师说得有理。

 

 

“我说你到底要去哪儿?问你呢?说个话啊?”

本还在一马平川上疾驶,感受疯一样的速度。不知何时,红色自行车就拐了弯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巷子开始绕来绕去,绕得周少年快就地交代了早饭的粥和咸蛋。两条细胳膊则早已紧紧扣住前面人的腰肢,脑袋随着惯性不断地撞上韩少爷的背脊,又松开,又撞上,烙个饼眼看都熟了。

周少年不怕别的,就是非常担心撞出个脑震荡来,影响他的高智商。因为他已经觉得有了初期症状:脸颊发热,头晕眼花。

 

“兜风。”

许久许久,两个字从前面飘进周少年耳朵里。

他登时失望透顶,把自己打败的人竟然没点儿更高的精神追求……比如让他钻个裤裆或者吃点蚂蚁泡可乐之类的……

兜风……耍我呢?他想多了就越来越觉得不对……这小子到底演的哪一出?回想下爷爷那破电视机里轮番播出的戏码……《空城计》?《斩马谡》?……总不能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吧,虽然他老觉得梁山伯竟然没上梁山做好汉是件很不科学的事儿。

发散性思维太过发达,周少年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飞儿!

看看头顶挂着的太阳,这个点,他俩的蛋都孵出小崽儿,在学飞了吧……转念一想,没事儿,都是公的没蛋可孵。同性解决地球人口过剩问题——周少年总结,突然发现自己特别有可持续发展思维,以后不成为栋梁简直是国家一大损失。

当然,周少年完全没有想过跟韩少爷,可持续发展……

而后,飞儿的事又被他搁置了约莫五分钟。

 “哎呦!”周少年自认再英俊潇洒也抵不住牛顿定理的驱使,一脸撞进韩少爷背脊。“刹车你倒是说一声啊。背这么硬,也不长点肉。”揉揉被撞红的鼻尖周少年义愤填膺。 

韩少爷单脚着地,轻快地收了长腿停好车。走到早已立定的周少年跟前,一只手插入他腋下,从他脖子那根锁骨一路下滑,毫不留恋沿途风景,急停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干嘛呢你别动手动脚的。”周少年生平确实没被这样摸过,头顶冒烟都情有可原。 

“你背上也没长几两肉,都坠腰上了。” 韩少爷抽出手掌,倜傥地插入裤袋里。

“肉长哪儿关你屁事儿啊!我说你这人真怪,赶紧的去找飞儿和天天,万一遇到个什么老鹰大雕的,那可是两尸两命,外加一个蛋!哦,并没有蛋。” 

“行。”韩少爷答得干脆,跨上车,又是一个特潇洒的转头。周少年懒得多看一眼,已经自然地坐上后座顺便勾住他的腰。

一发车又是风驰电掣,还好他没在车上按马达引擎,要不直接上天了。这次周少年又得为自己的机智五体投地,整个上半身已然紧紧贴住那块如砖砌的背。

车子很快就停在原先那片堤坝旁,只是这春日鸟语花香,飞来飞去的鸟儿不少,黄色黑色成对的肥球却不见半双。放慢速度继续往前,又是来回几圈,却如何都没有踪影。

“飞儿!”“天天!”

喘气伴着泄气。 谁料到在这里,他俩丢了各自的青春小鸟儿。 

 

“再到前面看看。“两人下车,不知不觉往着人流越来越稀少的地方走去,头顶的太阳也不知何时玩起了捉迷藏。

“这……我说,不会真被吃了吧……”一声咕噜响彻天际,周少年空虚的肚皮正向他抗议。

“呸,关了你的乌鸦嘴。把他们找回来,不找到我就不回去。你,赶紧走。”

“凭什么我走啊,飞儿也是我心肝啊。”捂住肚子,周少年怒气攻胃。

韩少爷瞪瞪眼又不开口,简直冷场小王子。

他们这才抬头扫视,发现四下空无一物,别说是家店铺,就连半个鬼影都没,一片片杂草丛生的泥地和横七竖八的矮树林子。

韩少爷手下感到一阵拖沓,自行车的轮胎也瘪了一大截,推起来已然成了负担。

“我去,这哪儿啊。“周少年只瞧见头顶天空已经被密密几层乌云覆盖,彼此的脸都发灰,接着是滚滚雷声从远处卷过来。“嘿,怎么那么点儿背。”他摊开手掌,水滴啪嗒啪嗒开始溅起花骨朵,接着便炸开了花。

“走,去那里!”韩少爷眼神飘向不远处一个小破棚子,木头搭的,上面盖了稻草和布。“等雨小点我们原路返回。”

周少年那双眸子里刷刷拉拉被雨幕遮住,心里突然一荒,并不知道这雨究竟几时会停,此刻自己又置身何处。

走近那棚,心里更堵,近大远小是常识啊,这玩意儿怎么远小近也小啊。

“兴许是个狗窝。““管他什么窝,能躲躲再说……你怎么不进来。” “这么小,我钻进来不塌了。”周少年一跟头钻进去,确实再容不下第二个人。

“我还以为你不想当小狗呢。”“确实不想。““那……那我不管你啦。”“雨很快就停了。”

雨声交叠,天黑的像入夜。周少年看着站在雨里的韩少爷,手还扶着被打得光溜的自行车,湿透了发丝和衣服,脸上的表情却面瘫里带着一丝温和。

两人仿佛相隔在两个世界。

“我说……你明天没课啊?”雨势没有好转,周少年搓搓手指,探出脑袋看外面的人,雨水立刻扑他一脸。

“有……“韩少爷一愣,垂下眼帘,”你……抽过烟么?” 话题转得有点太快,韩少爷翻开裤子里藏着的两根烟,已经软成一摊棉花。

 “抽……抽……过。”周少年抬起下巴,摸了下自己引以为傲的高挺鼻梁,因为他妈说他撒谎的时候鼻子会抽抽。“你家里人不会担心啊,比如你爸你妈。”赶紧也来个话题急转弯。

“爸?我生出来至今也没见过他超过……这个数。”韩少爷伸出一双手,翻了一下,表情冷得像正在下的雨。

“哎,那你比我还好点儿,我爸好多年前就走了。”

“哦……”韩少爷的冷场技术一点都不含糊,雨水顺着低垂的睫毛淌啊淌。

“那个……”周少年终于忍不住钻出来,一个使劲掀起棚顶,站到他身边盖在两人头顶,权当一把破伞。

“你干嘛,找死呢。”高出半个头的韩少爷一把夺过棚顶,大半面罩在周少年头上。

“什么找死,淋几滴雨就死我特么豆腐做的。”韩少爷想回答是,至少那腰间一把软肉的手感还留在他掌心。可是他什么都没说,两人的呼吸近在咫尺,吐在冰凉的空气里形成一团雾,罩住彼此的嘴。

又陷入一片沉默,此起彼伏的雨音却挡不住砰砰的心跳声。

韩少爷心里觉得奇怪,看着面前跟他鼻尖蹭着鼻尖的少年,脑海里突然翻涌起他看过为数不多的一些录影带……带子里没啥内容就一片肉花花,他也只是偷偷看过几次,没想到在这当口就想了起来。

“你接过吻么?”

“啊?”

还没等周少年反应,他就这么鬼使神差,阴差阳错,身不由已地贴上了面前那凉凉湿湿的唇瓣。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的开

美丽小鸟飞去无踪影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别的那样呦 别的那样呦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4.

卧槽,怎么回事儿,我被亲了?

……被亲了,被亲了,是被亲了,不是亲了班花也不是亲了林青霞,而是被一个跟他一样带鸟儿的雄性……亲了。

用尽十六年来所有的勇气、经验、人生阅历,周少年才从懵如被当头一棒中捞回一点意识。刚想揉自己的唇瓣儿却发现还被贴着,虽然就那么贴着,从中他还感觉到一点点颤抖,仿佛来自于眼前这少年的心底。

只是他为啥刚才要跟着闭了眼,还踮起脚尖儿配合……没有没有,一切都是被伽马射线照过后的幻觉,他什么都没做。想到这里一把推开面前人的肩膀,两人才分了开来。

“我……接……过!”周少年赶紧又重重揉起笔挺的鼻梁,不忘回答刚才的问题。

“哦……我……我……”

悬在半空的手慢慢收拢,韩少爷第一次结巴了,也许是因为他极度后悔失去了伸舌头的勇气,所以更没控制自己的脸上浮现起如何荡漾的表情。

只是时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两人嘴巴都像嗑了一嘴的树皮,忙着嚼,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两双眼睛却谁也不躲不闪,就差把彼此看成一座石像。

世界像被关进了一个水晶球里。

“少爷你在这儿啊!”

雨声变小,人声就变得格外刺耳。黑压压一群将他们包围,好像大清早出来觅食的乌鸦们。

“少爷总算找到你了,否则我们非给老爷打断腿。” 

“我自己知道怎么走路。” 韩少爷垂下头,看也不看那群乌鸦。

“这么大的雨,把您给淋的。”“就是,老爷气得暴跳如雷。少爷你明天……“乌鸦们叽叽喳喳像在夺食。

“够了,我跟他又没关系。”“嘘,少爷,过会儿可别这么说。”

“别废话了……回去吧。”扶起倒在地上的自行车,他终于又抬起头,所有表情再次被打得魂飞魄散,”对了,帮人家把自行车擦干净,还有安全送他到家。“

周少年楞了许久,在自己脸颊被捏了一下,视网膜里残留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那眼神特别……周少年说不上来,总之他打了个哆嗦,才缓过神。只是此刻那个身影已经成了一个黑点,至于他是否回头张望,周少年表示他无法确定。没多久,就被一把丢上出租车。“师傅,钱不用找了,送他到家,地址……你问他就成。”最后一只乌鸦也终于完成任务,拍拍翅膀飞走了。

 

“妈,我把飞儿弄丢了……”垂着口气,周少年推开家门,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横。心里莫名沉甸,像坠了十七八个秤砣般。

“我看你是把自个儿的魂丢了吧,也不瞧瞧几点了?还有看你这一身,别跟我扯你见义勇为救了失足落水小狗。“

“还……真是!“

“当你妈白痴啊。算了,就我知道你爱野在外面,换隔壁梁阿姨早报警了。对了,飞儿比你聪明早回家了……而且还多带了一只回来。赶紧,洗澡。”

“哈?”周少年一进屋子,就听到两个连绵不绝听得他耳朵流糖水的鸟叫声。飞儿见了他就跟没见一样,直接无视。

“我说你眼睛怎么那么红……”

“妈你老花了……”

“滚!”

泡在浴缸里,周少年摸了摸自己的嘴,才发真像丢了魂,提不起劲儿。

他没想到自己的初吻是那样儿的场景那样儿的……对象。但他的嘴唇意外的柔软,在冰冷的雨里带着一点暖气,回想起来,还不觉得恶心。周少年最终的推论是自己淋雨淋多了,脑子短路,明天焊一焊应该就万事大吉。

“哎,妈!你听说过我们这儿姓韩的呃……大户人家么?”周少年擦着头发,把自己泡成了一枚章鱼,头顶还冒着青烟。

“韩家?内个特有钱,住别墅,开公司听说还白的黑的都混。好像是在城东区,你干嘛打听这个?犯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羡慕嫉妒恨呗。”

“羡慕什么,妈待你还不够好?”

“好好!我妈天下第一,才貌双全,乃本街道中年妇女界一霸。”

“什么一霸,我还一妈呢,赶紧睡,明天上课。”

 

第二天,周少年整个人神不守舍,连他最感兴趣的物理课都上得云里雾里。老师嘴里不停重复自由落体公式,只能让他想到自己座在车后座被一次次甩去而后自由落体,眼看那个人影离他越来越远……一双眼眸跟着飞出了窗外。

放学回家,他丢下书包,牵了跟细绳扎住天天的脚脖子,另一头缠住自己的手指,就往外跑。别的没什么,两只鸟儿叫得那一个撕心裂肺,天昏地暗,生离死别。

“浩浩你干嘛欺负人家小煤球啊。“听到凄惨的离别音,周妈都按耐不住。

“他叫天天。“

“没问你这个,他俩一块儿不是挺好。“

”他们都是公的……“

”公的怎么,在一起开心不就好了。“

”妈你懂什么,这是人家的鸟儿,我得还回去。“

”哎……谁家的?浩浩你等等……“

只是周少年此时此刻,已然听不出叫声里的离愁别绪。所以,也难怪他一路摸索着,被天天啄了不知道多少个来回也喊不了冤。直到他找着那幢传说中的别墅,门口挂了一个牌子“韩宅”,隔着铁栅栏,院子比他想象得更气派。他脚步生根,不知往哪里去,也许还抱着一丝期待看到某个撞了许多回的背影。
”小伙子,你找谁?“踱步走来的老头穿戴整齐,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工整斯文。

”韩……韩#@¥%,我……我是他……同学!“憋不出后面的字儿,周少年开始发动浑水摸鱼技能。
“你是说我们家少爷吧!他一早的飞机去美国了,你是他同学不知道这事儿啊?老爷安排去留学。”

“啊?哦!我知道!哎呀我脑子坏了,记错时间了,以为他明天走呢。“周少年生平第一次犯尴尬症,尴尬得差点要了他的命。

“我说呢,同学你叫什么?我回头电话里跟少爷……”

”不不用了,那……那……我走了,祝他一路平安……”周少年踢掉脚边的小石子,赶紧逃走。

回家路上,他抬头仰望天边那块橘子色的云叹了口气。

美国?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飘过的却是伊拉克。

去美国……得座飞机吧!可除了在电视上、玩具店里的模型和打飞机游戏,自己压根连飞机都没真见过。

顿重的脚步被手上的天天使劲扯着才到了家。

“哎浩浩,帮你定了下个月的牛奶了啊。”

“哦。”

“怎么?良心发现把天天带回来了?”

“……人家不要他了。”

“那正好,跟咱家飞儿一起多好。”

解开手里的绳子,天天兴奋地冲向笼子,归心那个似箭。

周少年推开自己房门,静静坐在窗前,托着腮帮咬完下唇咬上唇,心里那片海像煮沸的水翻搅着热腾腾的泡泡,直往他头顶窜,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眼眶一片热。

只是这人生的无限惆怅,他才刚尝到几分。
摸了摸口袋里剩下的游戏币,他想,连那小子的名字自己都不知道。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完。

 

 

 

 

 

 

 

 

 

 

 

 

 

 

 

 

 

 

 

 

 

 

 

 

 

 

 

 

 

 

 

 

 

 

因为今天接收到了来自 @愤怒的小太爷 满满的爱,所以补一个结局!!!

【喜欢BE的就不用往下看了【谁喜欢啊

 

 

 

 

 

 

 

 

 

 

 

 

 

 

 

 

 

三个月后。

 

礼拜一的早课是周浩最烦的,一来他是班长,要代替老师汇报一周班内事件;二来,自然是周末综合症。

半垂着眼报告完毕回到座位,老师的声音却带着点儿兴奋:

“今天,给大家介绍新来的转校生。让他自我介绍一下。”

啪一声响,教室门被拉开,那劲儿摧枯拉朽,跟门前世有仇似的。

一个高瘦黝黑的人走了进来,脸无四两肉,更无半毫表情。班里女生倒是骚动起来,“哎呀,转来个帅哥。”“哦,好酷啊~”

“我叫韩灏,以后请大家多指教。”

凉凉的声音像阵风,吹开了窗边走神少年惺忪的眉眼。

他抬头,便撞到那眼神,比之前更坚定更……周班长形容不出来,只是又闹得他一身鸡皮疙瘩。

“我们大家欢迎新同学韩灏,希望他很快成为我大集体的一员。”

一阵掌声,男生拍得不走心,女生拍得很用心。

“韩灏,你就座最后那排吧,周浩旁边,他是我们班长。周浩,你照顾下新来的同学啊。”

“哦。”

走到他面前,那个僵硬的表情突然缓缓绽开,连窗外的阳光都变成了陪衬,看得周浩一愣,立马别过头。

 

”我说你……“ 周浩开始在草稿纸上写字。

“去美国了……听说你找过我?牵着一只鸟儿的同学……”刚写了三个字,纸就被韩灏抽过去。

“谁找过你,还不是你的天天在我这儿……”周浩夺回纸,继续用笔反驳。

“麻烦你照顾他,我有空会去看他。”“你这人怎么那么不负责啊,当初宝贝似的找我拼命……”“天天不是喜欢你家飞儿么?”“也是。那你怎么又回来了?”

一面已经被横七竖八的聊天写满,韩灏翻了个面,继续写。

“走的那天,我在机场把我的护照放马桶里冲了。所以不走了。”

“……”

“那以后,就要周班长多照顾了。”

“……”

周浩刚想写什么,提笔的手却抖了又抖,从喉咙口掐出一声细小又委屈的抗议:“你……你他妈的先放开啊!!!!”

韩灏低头一笑,课桌下,握住周浩的手,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没放开。

 

 

 

“我的青春小鸟去了又回来。”

 

Fin.

评论(1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