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队AU】Mr. Snowman

暗黑者 同人 

CP:韩灏 X 周浩

-----------------------

城宝发糖,所以在小年夜写个祝文吧,祝大家过年好~(不甜不要打人啊!




我已经19岁了,自我感觉是一个大人。

直到有一次在暴风雪里从陡峭的山崖旁滚落下来,虽然只是手臂扭伤,但也足够见识到自己的幼稚,只是为了证明全班男生都一个人去过那个山头看日出这种无聊的事。

那一滑,我本想最起码会摔断一条腿或者一条胳臂,但是没有,因为那个人救了我。

雪地里冷极了,风刮过来都是一刀一刀地疼。即便雪特别软……不,还带着一点点温度……我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他的怀里。手臂因为支撑自己的身体而扭伤,现在正煞风景地疼。

 

他说他姓寒。

确实,他的眼神冷冷的,表情冷冷的,就连身体都比普通人冷。

可是,后来他告诉我,他的名字不是寒冷的‘寒’字,是韩信的‘韩’字,我觉得没差。

我说“我叫周浩,你衣服穿得够少,不会感冒吗?”

他只是摇摇头。他穿了一件绿色的毛衣,胸口有一颗红色毛线的果子装饰。对他来讲是不是太可爱一点了?不过我没有在意这个问题,因为当时我的手肿成灯笼,就快疼得晕过去。那一刻,我还隐约看到他手上和脸上的伤痕。

我记得,他把我抱起来的时候,双手是那么有力,我想,我肯定抱不动他。

到了医院,被包扎好,也就是脖子上缠了条纱布固定手臂,医生说最多一个礼拜就能痊愈。母亲焦急地等在外面,我只是傻笑说“嘿嘿你看,没事没事,都没骨折。那个救我的……”
“谁?”“就是穿绿色毛衣的,他也受伤了啊……”

医生表示他送进门后就离开了。我不信。
“绿毛衣高个子?我刚才看到走过,应该已经离开医院了?”
我激动地说,“妈,你先回去,我马上回来。”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推我,我就这么抱着一半的胳臂跑了出去,好像谁也追不上我。
我跑了很久,只是漫无目的地穿过医院大楼和绿化带,在对街的拐角处看到了那件绿毛衣,我冲了上去,但不知道该叫什么,韩……韩什么?我才想起来他没跟我说。

“你干嘛跟着我?”他的表情很臭。
好吧,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介意。只是……“你怎么不看看自己的伤?”我说。
“滚,不用你管。”他的语气更是凶恶起来。
“不是,我就想谢谢你救我。”我拼了命拉住他发凉的手,却发现上面没有一条伤痕,脸上也没。只剩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和冰封一样的表情。
”好奇怪,明明你的身上有很多伤口的……“
“你去看看眼科吧,我没有受伤。另外,不用你谢。”
他狠狠甩开我的手,却又多看了一眼我受伤的手臂,然后消失在那条街。我觉得奇怪,是怕我碰瓷还是人格分裂啊?
算了,回去吃了一顿羊肉顿觉元气大增,不过接下来的一个礼拜还是有些辛苦,毕竟右手乃生命之源。那个自称姓韩的人就在我脑海里从彩色变成了黑白到后来有些模糊不清,谁让他那么……古怪,可不是我知恩不报。

然后,我都快忘记那个人了。

手臂确实康复的很快,复学后几天,我又生龙活虎起来,除了那群在校门口等我的流氓,他们从几个月前就开始勒索我,可能是我长得太白太瘦,也可能是我太帅,他们妒忌我。总之,因为这个我失去了好几个月的午饭钱,所以我变得比以前更瘦,连过冬的脂肪都没来得及堆积起来,所以才会那么容易从山上摔下来……哦,这件事不提也罢。也许现在我该专心想办法怎么留下100块给自己,虽然上次藏在鞋底也被发现了。

为什么我不反抗呢?几个比我高出五六公分身材魁梧的流氓,反抗不过是多一笔医药费,报警还没证据,别看他们人高马大溜起来比肥皂还快。

“小子乖乖交出保护费。” “是啊,交了我们罩你。”
这群人大概电影看多了,台词都不带改的。我以每秒十二帧的速度减慢手伸进书包的速度,来争取更多时间转移一张粉色纸币到新的地点。
“快点儿,找抽是吧?”
眼前的人不耐烦了,举起手作势要拡我,但在我还没看清他用的是左手还是右手时,那人就被人从背后掀翻,另外两个见状扑上去帮忙,几个人扭打成一团,我都没看清到底有几个人,最后,勒索我的流氓一边喊“大哥这是我们这个月的饭钱”“小的下次不敢了”一边夹着尾巴逃走了,演技真像回事儿,怎么不去做临演。
这时,我这才看清那人。

韩……?
“我叫韩灏。“

他终于告诉我他的名字。

我看到他脸上手上因为打斗留下各种擦伤,但就在我的眼前,那些伤口竟然慢慢地复原了,没有任何药物,没有任何治疗,好像魔法一样。我瞪大双眼表示吃惊,他只是淡淡说“这是天生的,没什么大不了。“

我说,“你可真淡定,这都能播一集世界真奇妙,顺便被各种科学家围观了吧。小心解剖你!“他说,”你可不要出卖我。“我说,”怎么会呢,我周浩可是最讲兄弟义气的人呢。“他说,”你把我当兄弟么?“我说。”行么?“他说,”行!“

“你就不能跑么?”他的手不知为何在我额发上轻轻拍了一下。

“跑哪里去?”我低下头,感觉脸颊有些热,一定是今天太阳有些大。

“见到坏人就跑呗!”他一脸无奈。

“我跑不快啊,我自己都急。”

“那我陪你跑……”

“哎?”

我那时没明白,后来明白了,晨跑。
于是,自那天起,每天一大清早,太阳还在躲猫猫,我就能看到在楼下等待我的绿毛衣。

我们一圈圈绕着街心花园跑步,但是他跑得真快,我怎么都追不上。

他说,“同学,你就不能跑快点儿?”

我说,“我跑得再快也追不上你!”他就停下脚步等我。
天还是一样的冷,喘出的白气让我都看不清他脸上是不是挂了笑容。

有时,我会带上豆浆带上牛奶或者包子,他则会像变戏法一样掏出一个鸡蛋饼,把我的手捂得好暖。那时,我总算看清了,他的脸上真的挂着笑容,僵硬的表情好像被春风刮过,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特别好看,嗯,就比我好看那么一点点。

但是有一个早晨我没有醒来,家里浓烟滚滚,厨房着火。当我被呛醒时,他已经在我身边,迷糊之间听到他说,“你妈妈我已经救出去。”我悬在半空的心落了下来,然后他再一次把我抱了起来,整个人将我围住,没有任何掩护冲出了火场。当冲出门外时,我感觉他的身体湿哒哒的,他双手也变得软绵绵的,将我放在地上的感觉好像是滑下去的一样。
当时我的心抽了一下。

“你怎么了?”
明明是三九严寒,但他的额头却在不停地冒汗,冰冷的汗,打湿了他黑色的短发。他说,“我好热……我需要雪……”
我没有思考半秒,就把地上的树上的,能看到的地方的雪往他身上堆,摩擦着他发烫的脸颊,渐渐的,我看到他开始融化的身体凝结了起来,又恢复了原貌。

我突然抱住他,他的双手也回应我。
那一刻,天空飘起了一场及时雪,白色的雪花在我们头顶开花,在我们脸上和手上开花。

我从来没有感觉一场雪是那么温暖美好,下到了我的心里。我在雪里傻傻地笑着,笑了好久好久,他也没有把我放开,宽大的手掌轻轻抚摸我的头发。

这之后,他消失了一段时间,也不再出现在我家楼下陪我晨跑,我只能一个人绕着街心花园跑啊跑,可是跑了一会儿,我就觉得好冷。

韩灏,你在哪里?

他听得到吗?我根本找不到他……不知如何是好,我只能央求同桌上演了一场‘学校霸陵’。他果然又出现了,但是他很生气,因为我骗了他,可是我能怎么办?我只是想见他,想继续跟他晨跑……他无奈点点头,于是第二天他又出现在我家楼下。

这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眼看春天就要来了。

“我有两张冰雕展的门票,要不要一起去?”有一天我这样说。他犹豫了一会儿说,“好。”

“真的不冷吗?”我发现他从来不换衣服,永远穿着那件绿色的毛衣。他每次都摇摇头。只是这次,他突然握起我的手,他的手指还是有些凉,但是掌心却烫的像团火。我没有挣脱,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挣脱。

我们看到美丽的城堡,看到可爱的兔子,看到巨大的雪糕。

”你干嘛对着冰雕流口水啊。“我转过头,听到一个怪声儿。

”没,没有。“他擦擦嘴角。

”你等一下。“

说完我就跑到了门口小卖部。

“有雪糕么?”我问。

一脸吃惊的小卖部阿姨微笑,“当然有。不过……只有草莓蛋筒了。”

”好,麻烦给我一个。”这样说着,我的手其实还在哆嗦。

不过当我把蛋筒递到他面前时,他又笑了,笑得我僵在原地自己变成了雪人一样。他就着我的手舔了一口草莓冰激凌,因为太冷,舌头黏在了上面。那时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笑了笑,伸出了舌头贴住了他的。两条舌头就这样脱离了粉色圆球,带着浓烈的草莓味纠缠在了一起。我闭上眼,嘴里的甜味越来越重,好像要把我融化掉一样,一股强烈的幸福感向我扑面而来,我根本不想去在意身边是否有人经过,自己是否快窒息,就是不想跟他分开。

所以,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喘上气时,发现手里的冰激凌已经惨兮兮地哭个不停。他立刻舔上粉色的蛋筒,舌头还在我的手指间滑来滑去,我感到心里的热度还在升温,快像煮开的沸水一样,咕噜噜的满是美妙的泡泡。

可这个时候,韩灏突然捂住胸口,他的表情变得不太好看。本来微红的脸色也越来越青。

“你怎么了?“我的心跳加快,但心里却开始降温。我看到他痛苦地皱起眉毛,整个人倒在地上,我握住他的手,却发现他的手越来越热。

他说,“我是一个雪人,我不怕火,但当我的心里产生爱情的时候,冰做的心就会开始融化……啊,好热,我觉得我的胸口好热。”

“什么?那,那就不要爱上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眼眶越来越模糊,大颗大颗的水珠子不断地翻滚出来,湿湿的咸咸的。我的心也跟着被烧化了,好疼啊。

“可惜,来不及了……”

这时,我才想起来,小时候在雪下得最厉害的那年冬天,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堆了一个雪人,还给他披上了绿色的毛衣,在他身上插了一颗红色的浆果,因为我觉得雪人的鼻子不该是红色的,我很认真地帮他捏了一个高高的漂亮的鼻子,还找了两颗油光水亮的黑色果核做他的眼睛,看上去炯炯有神。我守着那个雪人很久很久,每天都会跟他一起玩,给他讲故事,讲我开心的事和不开心的事,还跟他讲我最爱吃鸡蛋饼。直到春天来到,看着他慢慢融化。

”春天就快来了,听说春天很美……虽然我从来没见过。“

我看到他的身体越来越红,从胸口处慢慢融化开来,冒着白烟,他躺在地上好像很痛苦,但脸上只有微笑。

我该说什么,我懵了,为什么他的声音还那么温柔那么热……
我说”你不要融化,不要离开……“然而无济于事,他还在不停地融化。

"每次都这样……我还以为这次,我能坚持到春天呢……不爱上你实在太难了。"他轻轻叹了口。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不会再摔下山,一定不会再被流氓欺负,一定不喜欢上你,一定只一个劲儿地讨厌你,一定……“

”好,一言为定!“

他的嘴开始融化了,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他的手和脚也开始融化,还有他的眼睛,那两颗明亮的眼睛。我想触碰,又不敢,他会痛嘛?如果痛的话,为何他还一直在微笑?

最后,我的眼前只剩下一汪清水,以及一身绿色毛衣,两颗黑黑的果核。

我擦干眼角咸咸的眼泪,好好将它们收起。

 

我记得再后来,我成为了警察,这样就没人欺负我了。
再次遇到他的时候,我真的一个劲儿地讨厌他,他也一个劲儿地讨厌我,我们一直吵吵闹闹追追逐逐。只有偶尔的时候,他才会取笑我,又逗我开心……所以很多年过去,他忘记了自己是雪人的这件事。

再后来,他犯了一个错误,而我只能无奈地用枪口对着他。

那时,我才想起来,他是我的Mr. Snowman。

也许,让他再次融化,我还能有机会再见到他……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来得及。

 

fin.

 

评论(2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