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 Powered by LOFTER

【双队】周浩的烦恼(生子)

暗黑者同人

cp: 韩灏×周浩

+++++++++++++

近来周浩有些烦恼。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觉得饿。

饿鬼缠身一般:上午甜食、中午麻辣烫、晚上小龙虾,夜宵可能是拉面可能是包子也可能是海底捞,有时早上起来就想来一顿烧烤或者去撸个串。

韩灏自然也察觉到了异常,因为周浩的肚子不知何时开始微微隆起。当然了,任何一个普通人如此暴饮暴食都会发胖。

然后就是越来越无限接近猫的睡眠时间,一天恨不得除去吃饭时间倒头就睡。

无时无刻不想躺下趴着,双眼迷蒙,周公变成了背后灵,周浩觉得他老也在眼前飘啊飘的,一定是他们几百年前是一家的缘故。

会议桌上的哈喇子一滩接一滩快成一条小溪,崇越小刘都不得不手忙脚乱帮着用资料挡住。

当然,周浩的反常还不仅仅体现在食欲和睡意。

“韩灏……”

一杯咖啡下肚,周浩却歪歪扭扭倒在韩灏怀里,声音软得快滩在地上,眼神涣散,里面却窜着点点火苗。

韩灏闻闻杯底那圈深水渍确定是咖啡味儿而不是酒。还没等他开口,脖子就被一双细白胳臂圈住,凉凉的嘴唇贴住了他。彼此的胡子刺来刺去,又痛又痒,细细的针尖似的钻进心里。

韩灏赶紧搜索了一下记忆库,二队长主动索吻的记录:没超过五次。并且都是酒后乱性。怎么回事,现在是改了心性,喝咖啡后也能乱性了?

在韩灏的理性还尚存之际,二队长已经开始满脸通红地摸索起他身上那件旧T恤。真是有点旧的过分了,韩灏感到背上的手指穿过棉布直戳到他的肩胛骨,才发现那儿应该破了一个洞。不过也没机会再穿这件T恤了吧,耳边传来一阵刺啦声,周浩的手指从那个破洞处生生把韩灏的T恤扯了开来,却还一脸无辜,撅着嘴继续求亲亲,腾出一条勾住脖子的手臂,开始隔着牛仔裤抚弄韩灏本不打算上膛的武器,两条腿也晒腊肉似的早早挂在韩灏身上,一个劲儿的扭动下盘。

“要……”

韩灏从来没觉得一个汉字有那么大的震撼力,直接将他的意志一枪击毙。

好吧,有什么理由拒绝呢?韩灏手指早已解开周浩衬衣的扣子,看着墙上的挂钟已然走过八点,提早来一个午夜场也没什么大碍,反正今天还是个周末,darker也消停了好几天……

只是平日里,做到前半夜,二队长不是累得假装睡着就是累得真睡着,有时后半程只能靠韩灏自演。但今天就算是泄了几次,周浩依然不依不饶地在他颈间磨蹭,两人纠纠缠缠直到天光大亮。

接着几天,周浩不是睡就是吃,间或继续蹭着韩灏发情。

这一切实在太影响周浩的正常生活工作,可是他自己都无法控制。无奈之下,他请了三天假,在弥留的一丝清醒中悄悄去医院看看。

各种抽血检查验尿拍片……就差没有扫描脑电波了。

结果出来,把周浩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的面包圈也一并掉落。冷汗哗啦啦,牙关颤巍巍。

周浩整个人变成了黑白色。

“这个阴影,搞不好是肿瘤。”医生举着他的X光片说,“但不能定论是良性还是恶性,所以别太紧张。”

不,周浩一点不紧张。他只是绝望!

拳头大的一个阴影……在肚子里,那不是胃癌就是肝癌咯。想着想着突然吐了起来,早上的煎饼果子、炸鸡、蛋糕一并现了原型——胃癌没跑了。

他难过,不单是因为自己,更多的是以后韩灏怎么办?
坐在马路牙子上,二队长郑重其事地回思考起人生,回想自己种种光辉岁月,感叹造化弄人,天妒英才,世上又要少一个省级帅哥,想着想着鼻子像浸到醋坛子里似的,双眼挂着泪,终于喝不下可乐也吃不下海鲜了。

当晚周浩就拽着韩灏要分手。

“什么分手?分个毛啊!”

韩灏看着他,觉得肯定是吃多了塞住脑子,睡多了睡成傻子。捧起他的脸,扯了一把,周浩却哭得更厉害了。

“韩灏,我一定得了绝症,我不想拖累你,让我们好聚好散……”

韩灏想,按照标准狗血剧情,周浩应该去找个妹纸假装自己是异性恋把他气走,然后顺利成章找个角落狗带,到办了白事才让他发现真相……但是他怎么就这么……二。

继续发呆三秒,韩灏摸摸他的额头,温度正常,叹了口气:“二型癌症晚期。”

“我就说……我是得了绝症了!!!”

韩灏扶着额头,无言以对。想拔腿就去菜场买十斤猪脑,给他补补。

“好吧,那既然都得绝症,在这之前,再做一次,省得到了鬼门关把我忘了!”

“忘了才好!而且大家不都要喝那什么汤的。”

“孟婆汤!“韩灏觉得今天自己的忽悠水平有失水准,愤愤道:”不许喝!“一把拽他到怀里啃了两口。

 ”我说韩灏你还是人嘛!我都得绝症了你还发情!“

韩灏觉得自己肯定语文课逃课太多所以糟的现世报,现在只希望能拉住一个老师,帮他怀里使劲折腾的人好好上一堂阅读理解课。

“最近发情的可是你……”最终韩灏觉得多说无益,便压上周浩的身体,开始亲吻他的脖子,舌头肆无忌惮的划过红彤彤的耳尖和后劲。

“等等!啊……!”

周浩的拼死抵抗不过就是重重拧了一把韩灏的脸,差点掐出第三个酒窝,以及主动打开双腿。

“改天让梁音帮你看看。”

+++++++++++

“绝症?二队长如此面色红润有光泽,怎么看都不像得了绝症啊。活人医生不靠谱。”

梁音兜着圈上下打量二队长,说罢就把他拖进了自己的实验室。

“哎,小鬼你轻点,你你你干嘛!”“那里不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梁音终于逮到解剖活人的机会了。”穆剑云吹着指甲。

半个小时过去,里面也没了叫喊声,实验室的门慢慢打开,梁音低头走了出来。

“二队长,到底怎么了?快说。”韩灏板起脸点烟,手指不受控制地抖了抖。

“有了……”脱掉手上的塑料手套,梁音抬头微笑,往韩灏的方位比一个心。这诡异笑容和动作搭配黑色眼影和紫色唇膏能让人冷掉三斤鸡皮疙瘩。

“有了什么?”烟头刷拉掉在地上,冷汗在背后窜。

“有了……那个啊……”

“哪个啊?”

“身孕……”

罗飞一口酸奶喷了出来,梁音躲闪及时没被射到,但不偏不倚射到了曾日华脸上。
“个斑马!”熊元的水壶哐当着地,壮烈牺牲。

只有刚走出来的周浩还一脸不明所以。

于是专案组就陷入了一下午混乱的讨论中……

“二队长……是男人吧?”尹剑托腮思索了一下。

“我记得他长胡子来着。”曾日华拿着毛巾擦脸,铁板钉钉断言。

“这真是一项人类学的新课题。”梁音磨刀霍霍微笑。

“你不会想剖了二队吧?”穆剑云转头瞪眼。

“到了时候,自然要剖!”梁音舔舔嘴唇,笑意更胜。

“别……别靠近我!”周浩扶住腰双脚颠簸往后倒退。

“孕夫就乖乖安胎吧。”

安个什么胎?周浩纳闷,至今还未完全消化自己的新身份。

只有韩灏至始至终一言不发,捂着脸。

“队长怎么了?”曾日华好歹视力3.0。

“不知道,刺激太大,懵逼了?”罗飞观察力总是最敏锐的。

“很可能,或者他不想要这孩子?”尹剑的声音在发抖。

“那还是人啊?!”熊元和梁音难得默契异口同声。

“喂,你们看……”穆剑云瞥头望向韩灏。

“什么什么?”曾日华探头。

“队长在笑……”

“你一定产生幻觉了。你们谁见过队长笑?”

“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

每个人脑袋都摇得像拨浪鼓。

罗飞赶紧喝了一口酸奶压压惊,熊元举起杠铃想发发汗。尹剑看看日历,玛雅人预言人类毁灭是几号来的?只觉得自己晕晕乎乎,要飘起来。

“你们醒醒,不就是当爹了开心么?活人就是大惊小怪。”梁音冷冷道。

“够了你们,闭嘴干活!”

最后的结尾,还是一如往常,大家作鸟兽状散开。

“对了,二队长。”最后一个离开的梁音拍了拍周浩肩膀。

“干嘛?”周浩觉得睡眠不足,眼前的一切应该是个荒唐的梦。

“三个月后……就行了。”

“三个月?”

”嗯。跟韩队说,稳定期作爱记得戴套。“

“什么?!”

这句话比凉水管用,周浩刷一下清醒,满脸红得发黑,就跟梁音手里那瓶泡在福尔马林里的肝差不多。
 
+++++++++

“搬过来跟我住。”

“啊?”这样的时刻,韩灏终于又旧事再提。

“不对啊,问题不是这个。”周浩调整了一下他被打成奶昔的思路。

“那是什么?”

“我们这算是未婚生子吧。韩灏,当警察的怎么能道德水准那么底呢,先上车后补票。”

韩灏一脸“我哪儿知道这辆车竟然要买票”的表情:

“那你是要让我娶你?行,随时可以。”

“韩灏你……谁要嫁给你!而且你你……你这就算求婚了?太……太……特么随便了!”

……

韩灏看他三秒眼睛都没眨,拍了大腿说:

“你等着!”

“唉?你干嘛去,谁说答应你了?!作为一个男人,要求也是我求……我去,你回来!”周浩捂住肚子不敢再多走半步。

“三年点儿卡,五箱可乐。”

“韩灏你当我是……是什么?”周浩气得头顶直冒烟时,韩灏从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这……”

“求婚呗。”

韩灏突然单膝跪地,打开手里的盒子,嘴里的烟倒还叼着,眼神却跟平时不一样,死死地盯着周浩。盯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盯得他被万箭穿心。

“……”

周浩的烦恼,又增加了。

完?

后记:其实只是怀一下,并没有生子,因为不会生(¬_¬ )

热度: 54 评论: 9
评论(9)
热度(54)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