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TJ】Eat Me?(狼与羊AU)上

当做复健,设定一部分crossover《暴风雨的夜》。

CP: Curtis X TJ

---------------------------------------------

1.
雪国的寒冷是住在南方的动物无法想象的,就像一个传说:白雪皑皑的世界,空气能将一切凝结。即便有足够厚的皮毛抵御严寒,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抵抗肉食动物的捕猎。

而南方的翡翠森林也是北国动物们的一个幻想之地。那里有鸟、有兔子、有小鹿、有羊,特别对于冰原狼来说,虽然遥远但有许多令人肖想多年的美味食物,如同梦境一般。

两块地域的唯一阻隔是一条深渊——不但陡峭,而且足有十几米宽,即便是再好的脚筋也十有八九会坠崖而亡。所以即便肖想,也鲜少有谁会去尝试。除了——狼群的首领。

Curtis是狼群的希望,他强壮,又英俊。利爪可以拍碎厚厚的冰层,灰白色的长毛下有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卷翘的长睫毛投影出浓密的阴影,让那抹蓝色更加深浅多变。这是其他任何一匹狼都没有的,在黑夜里它们像两颗星星指引狼群的道路。年迈的首领Gilliam一直将他视为最合适的继承者,Curtis对此也深信不疑。

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在食物短缺的冬天,时时受到另一群生性更加残忍的野狼的威胁——以一匹精瘦、全身伤痕的狼Wilford带领,据说他的一只眼睛受过伤几乎失明,但他依然是那群只以强弱分配猎物,在特殊时刻更会分食同类的群体里最强的。所以Curtis打定主意要协助早就失去一条后腿只能用木条代替,毛色几乎全白的年迈的Gilliam。但在狼族的继承仪式里,继承人必须带回一只翡翠森林的猎物才能真正成为领袖。而多多少少预备首领都在悬崖前望而却步或者葬身与此,而能够带回猎物的更是寥寥无几,毕竟翡翠森林里的动物并不会束手就擒。Curtis再过几天就满三岁了,作为一匹成年冰原狼,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好挑战深渊的准备。

这天,本该是一年的开春,但雪国依然春寒料峭。太阳还未从地平线冒头,Curtis已整装待发,送行的好友Edgar和Gray陪伴在Gilliam左右,一直送到他最接近深渊的悬崖下。Curtis抬起头,第一轮曙光刚从山顶最锋利的岩石边缘升起,让黑灰色的山涂上了一圈金边。然而气温并没有因为一点点阳光升高多少,几缕小风灌进鼻腔里就足够让他们哆嗦。Curtis停下脚步,转过头,对伙伴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在此道别。

“三天后我一定会回来,带着猎物。”Curtis蓝色的瞳孔里只有坚定。

“Curtis,我们等着你!”


2.

“哇,你终于醒了,春天了还那么能睡,这样可不行哦!”一个柔软的好像快化掉的雪的声音在Curtis耳边回荡。

他感觉脑袋有点疼,哪里裂了一条缝似的,风直接能往里吹。背脊也隐隐刺痛,让他完全不想动弹,只微微抬起眼皮。这时他的伤口上传来一阵湿湿暖暖的感觉。

“谁?”

他这才想起自己在悬崖下是如何一次次跌倒后攀爬上顶峰,又是如何鼓足勇气,使了全身的劲儿和平日里练习过无数次的奔跑跳跃经验才勉强跳过那黑得不见底的深渊。爪子攀住另一边悬崖时的疼痛还没完全消失,现在仍又麻又酸,嘴里也进了许多砂石杂草,但最厉害的还是头部撞击让他昏厥了许久。当他视线逐渐清晰,眼前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到地上。但这还不算让他吃惊,因为他的身边正凑着一只白色毛球,他头部的湿润感正来自那只毛球。

“哇,你的伤还算轻,只是擦破了一点。”毛球蹦蹦跳跳往后退,Curtis才看清那是什么。

“我在哪里?”他眨了眨眼,弓起了背,才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青绿色草坪上,四周环绕着正在冒芽的小树。

“翡翠森林啊!”那个柔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啊,你可真重,我推了好久才把你推到这里。”

“你救了我?”毛球主动跳到了Curtis面前,站直身体,还甩了甩带着尖的小尾巴。

“是啊!”

“你是一只……羊?”Curtis吃惊地瞪大双眼,差点用爪子柔他的眼皮。

“对啊!”

“你的蓝眼睛……”

让Curtis更加吃惊的是那只羊毫无危机意识,正在往自己靠近。

“什么?”Curtis突然直起身体,前肢撑在地上,几乎忘了刚才的伤痛。

“我说,你的蓝眼睛里……有一点绿。”小羊好奇地贴近Curtis吐着冷气的鼻尖,“哦,抱歉,原来那是我的眼珠子!”看着如同蓝宝石镜子的瞳孔里倒映出自己好奇的双眸,小羊不好意思地吐出半截粉色小舌头。

Curtis吐着粗气的鼻孔紧张地收缩了一下,“扑通!扑通!”他觉得奇怪,自己的面前明明是一顿午餐,准确地说是一只立刻能捕获带回去,让他成为新的狼群首领的猎物。但……自己却突然心跳加快,连胸口的软毛都起起伏伏。他的四肢僵硬到一动不能动。这只羊看上去一点都不特别,但是他的双眸如同那座森林的名字——绿得如同翡翠,好像不管看多久都看不够。还有他头顶生了一簇天生的白色卷毛,让他鼓鼓囊囊的脸颊看上去特别可爱。

“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扑通扑通的,谁掉水里了?”小羊焦急地四处张望,羊蹄哒哒哒在草地上打圈。

“那是……我的心跳。”Curtis冷着脸回答,但舌头有点发颤。

“哦,那太好了!不,你是不是得了心脏病?”小羊的眼光关切地落到他还不断上下鼓动,鬃毛繁茂的丰满胸口。

“咳,因为……因为我身体健康……“Curtis低头往后退了几步,可是他觉得这太不正常,他在怕一只羊?”喂!你不怕我吗?”他的前爪刨进春天湿润的泥土里,脚掌踏在草地上的感觉比在冰渣上好多了,所以这里的动物才会那么柔软?他想。

“我为什么要怕你?你的毛长得那么好看……”小羊绕到Curtis背后欣赏他能扫雪的硕大毛绒尾巴,“不过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因为你好看才救你的,我的妈妈说遇到有困难的动物,都该伸出援手。”

“可我是狼。”Curtis转身,猛地朝小羊抬高声线,尾音几乎是用吼的,震得他头上的卷毛抖了抖。

“狼?抱歉我以前没见过,你是我见过的第一只狼。”

“一……匹……!”Curtis龇起牙,语调压得很低。

“抱歉,第一匹狼。所以……?”小羊眼角垂了下来,带了一点羞怯地纠正道。

“所以……我会吃了你。”Curtis张嘴,亮出他引以为傲的利齿。

“吃……我……”不知为何小羊低下头,脸颊泛红,让他鼓鼓的腮帮看上去更可爱了。

“你不怕嘛?”

“我……我……我只看到过一次……”

“什么?”

“Douglas——我弟弟,对他女朋友说要'吃了她',然后他就把她扑倒……你也要对我做那种事嘛?可是我是只公羊……”小羊不敢抬头,只是用蹄子交叠在一起磨蹭,粉色的湿润鼻尖抽搐着。

“什么?!那种事?!”Curtis确实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多少羊,这更让他开始怀疑羊到底是一种什么动物,“吃了你就是用我的牙齿把你的脖子咬断,然后撕开你的皮,舔你的血和肉……”

“哎?然后呢?”小羊抬头,双眸上下扑闪个不停。

“然后你就死了。”

“哇!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羊?!你的妈妈是怎么教你的。”小羊没有害怕,反而有些气愤地鼓起嘴。

“我的妈妈?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抱歉,我……也是。”小羊收起刚才生气的调调,垂下脑袋,但刚才的威胁似乎还不如现在的同病相怜让他难过。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Curtis看着眼前的羊毛球,那些凌厉的气势跟着冬天一起消散在阳光里。

“啊?我叫……嗯……大家都叫我TJ。”小羊缓缓地抬起脑袋,头顶那簇卷毛明晃晃在Curtis眼前晃着,“那你呢?”

“我叫……Curtis。”

“嗯,Curtis……先生,你还吃我吗?你说的那种‘吃’。”TJ分叉的羊蹄往后缩了两步。

“不,我的妈妈也对我说过,做狼要知恩图报。”

“真的嘛?我觉得如果我的妈妈和你的妈妈都还活着,她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

“不……呃……也许吧。”Curtis刚想一口否决,却又迟疑了,哎,他狼生第一次觉得说一个小谎竟然是件让人开心的事儿。

“你一定没吃午饭,看你昏了那么久,现在都快到晚饭时间了!我们一起去吃吧!”

“吃什么?”

“吃草啊!你知不知道咩咩谷的草最嫩最好吃了。你一定会……”TJ好像充了气的气球一样兴奋地快飘上天,“对了你不是羊,狼喜欢吃什么啊?”

“喜欢……”Curtis抬头望天,这只羊的智商可能不太高吧,吃了搞不好会变蠢,他突然觉得自己肯定是因为这个理由才放过他,“随便,狼是杂食动物。”

“哦,那跟我来吧!如果你的伤口还疼,就走慢点。”

TJ挥了挥羊蹄,示意跟在他后面。Curtis放慢脚步,只看到眼前小羊的尾巴一撅一撅,屁股一抖一抖。他的胃开始痉挛抽搐,眼前出现了幻觉,毛绒肥大的毛球逐渐变成了冒着香气的佳肴。他立刻用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脸,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一声,响彻天际。

“别急,马上就到了,那里的草够你吃个饱。”TJ转过头,微微一笑。

“那真是太好了!”Curtis只感觉晚饭在对自己笑,他别过头僵硬地歪了歪嘴,打算打发了这只“救命恩羊”后再寻找新的猎物。

TBC.

(柯TJ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随便就踩引擎的西皮,结果却写了这么蠢的文囧。

评论(12)
热度(107)
  1. 存文小仓库†朽木の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