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银夜ABO】Blue Moon-1

有私设,以电影版叉男为主要参考。

略带一眼眼EC。

写不出两个天使一咪咪的可爱【手动再见

+++++++++++++++++++++
X-MAN电影版同人

CP: Pietro Django Maximoff(A)X Kurt Wagner(O)

EP 1.

If you say run, I'll run with you.

And if you say hide we'll hide.*

 

 

Kurt讨厌黑暗的箱子,虽然他老是被关在里面,像商品一样搬运到各个马戏团。

今天,他又被卖到了哪里?他不得知,只能从锁眼里往外窥看。只有大半个圆的世界,却还五彩冰纷。他相信,只要自己还活着,上帝就没有抛弃他。不管身上是否有鞭痕或者烧伤。那些带电网或者磁场的地方总让他疼,但他信有神的存在,所以他相信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

Kurt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襁褓中的蓝色宝贝被养母收养,她没有嫌弃Kurt的长相,因为他又乖又爱笑,从不轻易吵闹,温顺的Kurt好像是神赐的宝物。

长大后的Kurt寻找独立生存的方式,他自觉没什么优点,只有生命力特别顽强。可惜,活着确实不易,何况他天生长了一副变种人的模样。普通人的世界显然容不下他,直到他进入了马戏团,在光怪陆离的表演和FREAK SHOW里他反而变得一点都不特别。

Kurt原先以为自己只是外表奇特,但12岁的某天,他发现自己的特别不仅仅体现在外表。

他可以瞬间移动。

一开始这也吓坏了他自己,被几个地痞小流氓追打时他突然眼前一黑,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家中,他反复揉眼睛,还扯了一下自己的尾巴,确认不是在做梦,鼻子旁还残留着一股硫磺味。那之后,他发现了自己可以自由来回他曾经见过的任何地方,但这个特别却带走了他的自由。

接下来的几年都是在各种马戏团里度过,伴随着他的“箱子”,这个箱子是精心为他打造的,防止他逃跑,用电磁波和电网隔绝变种人的能力。

在马戏团里他遇到过很多怪人,但事实上他们都是普通人类,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变种人,所以他没有朋友。而他确认自己是“变种人”也是在某次新闻报道里……

所以他更不知道自己已经分化成Omega,将近一年来的第一次发情是在箱子里。他以为自己病了,全身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身体里有源源不断的热流在窜动,每到之处都像被烈日灼烤,带有奇怪的麻痒和刺痛,统统汇聚到他的下体,随之分泌出大量液体,他的皮肤本就跟普通人不同,黏腻的液体让他浑身不舒服,好像要变成一块凝固的琥珀,无法呼吸,不知道如何缓解折磨,他只能用祷告来度过这难以忍耐的时间。

而他的箱子也隔绝了他的气味,他当然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叫Alpha的存在。


Kurt那双金色瞳孔夹杂红色火焰般的花纹,望到小半颗月亮,今天祷告的时间又到了。

但箱子并没有随着他身体一天天长大跟着变大,如今他只能蜷起四肢,将长在后腰的尾巴绕在腿间,用天生的三根手指摸到他藏在外套口袋里的圣经封皮。尖尖的指甲小心摩挲一遍上面凹凸的烫金字母,再双手合十,闭上双眼。

虽然每天都祷告,但他知道自己的模样,每次照镜子或者有谁调侃:“嘿!你化妆的真像个恶魔。”“不,我没有化妆!”一开始他还小声反驳,到后来他不再辩解,因为他长得真像只恶魔,暗夜般的蓝皮肤,尖尖的耳朵,长长的獠牙,不管怎么修剪都长得很快的兽爪以及那条显眼的要命,带着三角勾的长尾巴。有时他想,大概是因为他长得太像恶魔了,所以上帝才鲜少听他的祷告。没关系,只要再诚心一点,上帝总会听到的,每次他都这样对自己说。

 

 

Kurt许久才从梦里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松软的床上,枕头好像一朵云将他托起来。窗外的银色月光洒到他的身上,房顶上还有圣母的画像,让他无比安心。

所以他肯定不在马戏团的帐篷里,也不在慕尼黑或者柏林。

柏林是个孤独的城市,但没有Kurt的心那么孤独,从前银色的月光是他唯一伙伴,在从地下竞技场逃走之前他甚至都没有真正看一眼柏林墙,但那对他来讲也并不重要。因为他的人生刚迎来了新的突变。被一个会变形的变种人救出后他就一路跌跌撞撞环游了半个地球,从德国到美国再到开罗……还结识了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两只手外加两只脚都数不过来的变种人。甚至救了他觉得一直自带圣光的X教授。并且在泽维尔天赋青年学校开始正式上课。

一切对他来讲还都是无比新鲜的,他那些新交的朋友和老师,让他不再觉得自己是个怪胎。至少,跟他一样蓝的有三个,姑且算四个,他扳了一下手指发现还不够用,可惜他错过了第四个是怎么没的,当时为了将所有人从飞机上瞬移到安全地他耗尽了所有体力整个人昏死过去。所以他特别想知道,但是找谁问呢?Scott不知为何整天跟在Jean屁股后面,她不是会读心吗?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当他想靠近,Jean的脑电波立刻会传来:姐很忙……一个痴汉的心理活动就够烦了……的心声。痴汉是什么?Kurt在小本子上记了下来,他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毕竟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上过学。对了,他们最近都很喜欢跟宿管老师的狗玩……他有点怕Ororo,会玩电的女生他不怎么想靠近。


“嘿,Blue boy。”Kurt正在面对一个银色头发的青年,虽然脚上打着石膏,但还在歪嘴对他笑。

“我叫Kurt…… Wagner,啊,别拽!”Kurt砰一下瞬移挂到了宿舍顶的吊灯上,又掉入沙发里,蓝色皮肤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头顶的水晶噼里啪啦乱响。

这几个月里对他尾巴最感兴趣的人,无疑是面前这位已经掌握最快速推轮椅方法的石膏boy。这家伙脑子里究竟装了什么?或许应该让Jean来脑一脑,嗯,打扰教授干这种事是不对的,Kurt想着抱住了自己的尾巴,给上面的小鳞片吹气。

“你不是很想知道那只蓝胖子是怎么被打败的么?”银发青年嚼着胡萝卜嘀咕,“什么时候能改善下伙食……”

“蓝胖子?”Kurt托着下巴想了下,明白他说的是那颗想占据教授身体的不大好看的蓝色卤蛋先生,但下一秒就警惕起来。

“让我再摸下尾巴我就告诉你。”果不其然的要求,“……耳朵不行吗?“Kurt把尾巴抱得更紧,犹豫着讨价还价,毕竟被拽尾巴总让他想到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银发青年摇摇头:“我看你自己摸的时候也没那么大反应。”“那……那……感觉当然不一样,自己摸……跟被别人摸。”Kurt继续踟蹰,眼看着银发青年要推动轮椅,还是递上了尾巴,“摸吧……Pietro。”

“蓝胖子可是我打趴在地上的……当然Scott和Jean还有Beast老师、Raven老师,以及那个……万……万老师……都出了一点点小力。你要知道他可以操纵物体还会再生……”Pietro的手指抚摸着尾巴尖上的小鳞片,Kurt就觉得全身不对劲,牙齿不停打架,但他还是在忍耐。拿杯子拿书其实一点感觉都没有,毕竟他的尾巴可以承载他的体重,但是被一双有温度的手轻轻触碰,Kurt就觉得怪怪的,甚至都没力气反驳Pietro那个吹上天的牛皮。当他的手指再往前延伸,摸着本来外皮坚硬但特别柔韧的中段时,Kurt甚至觉得身体有点发热,那种好像要得病的征兆……“Pietro……”Kurt的皮肤还好能伪装,至少脸颊一抹微红被好好地藏在了蓝色下面。

“当当当……”墙上的挂钟如同救命稻草,敲了整三下。

“我要去上实战课了。”Kurt砰到了门口,Pietro手中只留下一些黑色粉末和一股硫磺味,“对了,Pietro我觉得你有点脸熟……以前在马戏团我遇到过一个跟我手很像……唔……他们叫他龙虾男孩的人。”Kurt伸出手比划,“不过他比你胖一些。”六根手指在半空画了个不大圆的圈。

“这种搭讪方式也太老土了吧……” Pietro瘪了瘪嘴,露出两个显眼的酒窝。

“搭?讪?是什么?”Kurt眨巴着懵懂的眼睛,这词超纲。

“就是一个男生想泡另一个……” Pietro看看自己发现好像说的有点不对劲,“呃……就是想交朋友。”

“哦,那Kurt是想‘搭讪‘Pietro。”看着Kurt晒出白亮亮的牙,Pietro总觉得话题越来越歪,但他打算把这先甩到脑后,因为他确定和Kurt第一次正式见面不是在学校门口也不是关押变种人的实验室更不是去开罗的飞机上。

看着他消失在门口,Pietro闻到手里的硫磺味夹杂着一点其他味道……

 

TBC.

*歌词来自David Bowie《Let's dance》

评论(2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