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 Powered by LOFTER

【快银夜衍生】Out of Wildness(1)

一想到马上戒毒去旅行就……摸了半条烤鱼……

两个少年的矫情恋爱吧【。乐此不疲的美恐拉郎……




+++++++++++++

CP:

Tate (Evan from 《美国恐怖故事1》)

X

James Charm(Kodi from《荒原上的青春》)


关于死亡,James知道的很多,也知道的很少。

他不愿跟班里那些头脑简单的同学讨论,因为他们只会觉得他是个被女巫附体整天神神叨叨,把期中考卷撕了一个角,写下别人的死期,如同带来诅咒的奇怪男孩。他们甚至不认为他是男巫,因为他苍白如纸般的皮肤,粉色嘴唇,长得盖过脖颈的棕色卷发,以及比女生看上去更纤瘦的骨架。他们觉得他不但是个娘娘腔还为了吸引女生的关注做这些鬼鬼祟祟的勾当,所以他没有朋友。

但James一点都不在乎,他不过就是说了真相,而真相往往令人恐慌。

某天下课,几个人在James回家的路上围堵他。他无奈扔掉自己的自行车,往林子里跑,一直到森林的深处,平时运动不足的James在脚踝的一阵酸痛后便跌倒在地,那些人一开始特别激动,以多欺少的把戏总是能让人最快找到快感,噼里啪啦的拳头却没有真正奏效几下。不知何时,一股异样的气息从光秃秃的冷杉树丛里散发开来,James视野所及,不远处站着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人,手上拿着在夕阳下依然锃亮的棒球棍。那人一边吹口哨一边向他们走近,背对阳光让他的脸隐没在阴霾里如同鬼魅。金属在树叶堆里划出一条道路,那些人就哆哆嗦嗦往后退,一直退到公路上,一哄而散,各自落跑。

“胆小鬼们……”

James用手肘支起身体,望着正被暗蓝色慢慢吞没的天空喘气。左眼被刚才不知哪个大个子一拳抡出一块淤青,还隐隐刺痛,摔倒时眉峰被树叉戳出一条伤口,视线跟着模糊起来。傍晚的森林气温骤降,阴冷的空气窜进肺叶让他咳嗽了几下。

“谢谢……”

他起身,想跟那个突然出现的救星道谢,四下张望却发现身边一片空荡荡,只剩自己的帆布鞋踩在枯叶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是幻觉么?

James推着自行车回到家,这个问题像下下停停的雨,在他脑海时隐时现。

他走进客厅,打开宠物笼的门,一只白色仓鼠便朝他指尖一扑,用柔软的肚皮蹭他,James就苦笑了一声。

“我觉得它要离开我。”

“别胡说了,James,明天记得去看医生。”

从厨房走出来的母亲,递给他一张纸。

“我只是不小心摔倒……为什么要去看心理医生。”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从父亲去世后,他就开始变得跟从前截然不同,“他已经离开两年了,我知道。”

“又是其他家长的投诉电话……明天我会送你,跟医生聊聊你的心情会好一点。”

母亲不会听他任何的抗议,脸上写满无奈,只能用一双柔软的手将他推出去,让他能够独自面对这个世界。

“知道了。”

James不打算为自己争取点自由,如果一切会变好……但愿如此,他关上宠物笼的铁门,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作业本,里面有许多油性笔画的奇怪符号,不过又是那些人的恶作剧,他叹了口气,躺倒床上,隔着窗户望向星空。他还依稀记得小时候父亲带他穿越树林,去溪边钓鱼,告诉他荒原上的故事和诗歌。

THERE'S A WOLF IN ME

我身体里住着一匹狼
FANGS POINTED FOR TEARING GASHES

它的獠牙专为撕裂伤口
A RED TOUGUE FOR RAW MEAT

它的血舌渴求鲜活生肉
I KEEP THIS WOLF BECAUSE THE WILDERNESS GAVE IT TO ME

我留住这匹狼因为荒原将它给我
AND I CANNOT LET IT GO

所以我不能放走它*


那些话,就像在他心里饲养了一只野兽,随着他年龄的增长,那头野兽似乎也在慢慢长大。他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那匹狼,深褐色的瞳孔在黑夜里散发光芒,如同他的向导。它灰白色的毛发在风里飘荡,James想要追上去,它却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而他,终于也进入了无梦的睡眠中。

 

第二天清早,母亲便准时将他送去诊所,不知是接近周末让人们的情绪变得急躁还是天气太差,一路上一直停停堵堵,还未完全清醒的James靠在后排的沙发上发呆,后视镜里还反射出带着滑稽淤青的半张脸和缺了一个口子的眉毛。

“James你还想考美术专业么?”

James低头看看自己手臂上的伤痕,没有说话。 

“我知道,如果不是你的手臂受伤,也许会画的更好……”

车子突地往前一冲,停在一个红灯前。惯性让James整个人磕在前排背椅上,那块淤痕又故态复萌引出一股暗暗的疼。他扶了扶额头,却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母亲不再说话,他抬头想继续刚才的放空,却突然被一串从街边公园的镂空铁栅栏里传出来的钢琴声吸引。那旋律缠绕在泛黄的干草和枯叶之间,随风吹到他耳边,如同一双手,将James的脸庞捧了起来,让他转头看向公园里的破败景色。也许是年久失修,废弃的钢琴落满灰尘和雨水带来泥泞,但那个人却弯腰站在那里,用纤长但同样沾了油污的手指弹奏。

James不知道他弹的是什么,不是肖邦或者拉赫玛尼诺夫,但那些简单的音符却脱离了淤泥污秽,清澈直达天际,让他双耳被洗涤,灵魂生了根。

也许是感受到背后的眼神,那人抬起手插入水洗的牛仔裤口袋,直起身,回头看了James一眼就走出了公园。那眼神轻而散,仿佛James跟路边一面水泥矮墙或池塘里的一叶浮萍没什么两样。但James全身一凛。那人一头金色卷发,活像只倔强的羊,双眼却黑得阴沉,仿佛头顶天空的乌云都凝聚在那里。最诡异的是他的脸,本就苍白的皮肤上用黑色油彩画着骷髅花纹。距离万圣节还有整一个礼拜,化这样的妆会不会太早了?James只顾着胡思乱想,那人就转头迈开步伐越走越远。只有James的双眸,无法剥离般紧紧跟随,直到他消失在街角。但刚才耳边的钢琴声仍断断续续地飘荡着,一直伴随他踏入诊所。

候诊大厅人并不多,James挑了一个靠近巴西木盆栽的沙发坐下,从公共书架上随手翻开一本小说看了起来。

“三十四号房间 ,他们从右边的门房进去,门房坐落在疗养院大门和玄关之间。一位有着法国味道的服务生向他们走过来……”

James没有在意过他这个会在读书时小声念出来的坏习惯,但身边的人似乎提出了抗议。

“嘘。”

他转过头,看到带了一边耳机的青年正在翻看封面印了绿色宝石的时尚杂志。James本想不予理睬,但青年的金色短发和黑亮的眼眸却让他愣住了。他合上手里的书,咬了一下嘴唇,双眼不停往那人身上瞟。察觉到了James的眼神,青年摘掉耳机,抬起头看他。

不,也许只是搞错了,James说服自己,虽然发型一样,但这个肤色略显苍白,五官深刻,面容光洁的青年怎么会是他刚才看到的那个人。他们身上散发出完全不同的气息。

“你知道吗?最好看的绿宝石来自哥伦比亚。”
James试图打破他自己制造的尴尬氛围,用手指了指青年手里捧的书。

“哦?”

青年看看杂志封面,半抬起眼皮,露出一个微笑,随着他嘴角上扬的弧度,脸颊处凹陷出一个深深的酒窝。James当然没有,任由他再如何癫狂的笑,他的脸上也不会有那玩意儿,这让他有点好奇,仿佛自己能在那里游泳。

“你也偷偷藏了两颗绿宝石。”

在James发愣时,青年用酥软如酒心巧克力的声音回应。

“什么?并没……”
“……在你的眼睛里。”

青年凑近James,打断他的反驳。看着在自己眼前扇动的卷翘睫毛,James感觉喉咙烧了起来,让他再也说不上半句话。

“Tate先生,接下来是您,请跟我来。”

护士走到他们跟前,将脸上还挂着微笑的人从James身边带走,他却好像神游一般,完全不记得那天自己跟医生聊了一些什么。

TBC.

*诗歌来自电影《荒原上的青春》

评论(10)
热度(37)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