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银夜ABO】Blue Moon-3

X-MAN电影版同人

CP: Pietro Django Maximoff(A)X Kurt Wagner(O)

EP 3.

You don't remember me,do you?

You don't remember me,do you?

It started with a kiss,never thought it would come to this.*

 

(开场送给一个朋友,没写过EC我尽力了……)

那个人的习惯从来也不改,不管是臭脾气还是固执己见……所以他也不屑偷偷摸摸来去,他想要来的时候,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乘风乘雨或者索性乘着整个地球。但特效三千,教授也绝不买账。

“Charles,”只是在听到他这样的呼唤时,教授才会心头一软,放下所有戒备。

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更了解他,还有谁他更了解,除去彼此,再也找不出第三个人。

“又到下棋的时间了。”接近夏令时分,他还穿着得体的衬衣和西裤,明明前不久还是一副工装裤的打扮。

“不必了,Hank偶尔也会陪我下棋。”教授推着轮椅把浮在半空的棋盒接住,打算塞回书架上。

“Charles你每次提这个名字,我就想把他钉在金属十字架上,让他再也不能动弹,当然现在我不会再这么想了。”教授狠狠瞪了一眼刚讲了不得体玩笑的男人,又恢复平静的表情。“你知道我不会让你这么干。”

“是的,你不会,仁慈的教授。我只是开个玩笑,其实我该感谢Hank。”

“你应该,Eric。”架在教科书边的手被另一只手轻轻握住,指尖在他白皙的手背上缓慢地摩擦了几下就滑入指缝中,将他的手紧紧握住,“所以,还是让我下盘棋吧,Charles,你懂我的意思。”

“我不懂,Eric。”

“如果你不想下棋,就该把棋子都换成该死的木头。”那个低沉的声音已经渐渐飘向教授耳际,炽热的呼吸在他脸颊旁蔓延。

“你就不能含蓄一点么,老朋友,距离暑假还有半个月。”教授轻易挣脱了那只完全没有用力的手,把轮椅往办公桌的方向推了几步。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你提前半个月吃那该死的药。”

“Hank的药没有副作用,你知道的。”

“我也不是有意来破坏您的校规,教授。”Eric提前一步捏住办公桌上的小玻璃瓶,往自己的方向一甩,“凡事总有例外。”

“那也不用……拿走它,就算你带走了这瓶,Hank还是有很多,玻璃瓶装,塑料盖子。”

“我知道,我知道,伟大的发明家、科学家。只是现在,Charles,别再提那只蓝家伙了。”

Eric的手指抬起他面前人消瘦的下巴,轻柔地往那双微启着想要反喙更多的嘴唇吻了下去。教授的双眼睁大,又立刻合上,睫毛随着那一吻的深入而颤抖起来。滚落在地上的玻璃瓶在两双皮鞋间来回折返,最后被踢到不知哪个角落。

“就破例一次,自然的度过这段‘时光’吧。”

放开即将窒息的双唇,Eric舔了舔嘴角被咬破的伤口,露出得逞的微笑。

“Eric……你总是这样……”

教授的呼吸变得沉重,热潮从身体里翻涌开来,让他的双颊在本就白皙的肤色下映衬的更加红。他握紧拳头,又缓缓松开,无法抑制胸口的心跳急剧加速。

“Charles,你说现在我们是先下一盘棋,还是……”Eric的双手拂过颤抖的肩膀和腰肢,“别说什么鬼话了,Eric,关好窗。”

“遵命,我的教授。”

教授被解开的衬衣领口已经一片通红,他早就感觉到面前人散发出的强烈气味,这种熟悉又让人无法抗拒的味道,以及颈间稍纵即逝的疼痛和即将袭来的热浪……仿佛提前将火一般炽热的夏天带来。

 

咚咚咚!

教授办公室的门,自从开罗回来后,敲响的频率呈直线上升。开始是探病看望,到后来就是各种公共用品损坏报备和学生心理咨询。但教授一点都不觉得烦恼,这反而让他更高兴了,当然,也许还有些别的原因让他心情变好。

“请进。”教授几乎能分辨这种轻柔的敲门声是来自谁的习惯。

“X教授,抱歉打扰你了。”

“Kurt欢迎你。”

金色瞳孔的高瘦青年,用他灵巧的蓝色尾巴礼貌的关上门。

“其实……我只是……把药吃完了。”

“哦。这似乎有点快……”

“是的,我是说Hank老师的药确实很管用,每次当我不舒服时,吃两颗药就会起效……可是……我也有去找过Hank老师,但是最近他的实验室一直挂着‘实验中,请勿打扰’的牌子。”

蓝色青年坐在办公桌旁的扶手椅上,低下头,双手摆在膝盖上,六根手指顶在一起。

“所以……”

“所以,我觉得跟之前不一样,为什么我的病没有真正的好?”

“因为……”教授犹豫了一下,“这需要时间……”看着那双清澈单纯的双眸,他迟疑了,他最后还是决定说一个白色谎言,这实在太有违他的作风,但是要告诉他用如何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结束这场‘病’,这简直是某人的作风,“Kurt,如果再吃一瓶药还不能让你停止发病,再来找我。”

“好的,谢谢教授,能来到天赋学院真是太好了,那我不打扰您午休了。”

说完Kurt就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的帆布鞋踢到了什么东西,“教授,地上……有一瓶药?”他的尾巴卷起脚边的玻璃瓶放到办公桌上。

“这……一定是Hank老师不小心掉的。”

教授无奈叹了口气,一天撒两个慌对他来说压力巨大。

“那告辞了,教授。”

Kurt甩着尾巴打开门走了出去。

当然,这之后几天,教授才彻底地后悔没有早些告诉他关于他病的实情。

 

期末考试到来的速度简直赶得上Pietro的脚步,图书馆、操场和模拟实战教室往往人满为患,再散漫的精神也都集中到最后的死线,毕竟谁都不想垫底,当然也有并不在意排名的人存在,但往往这些人都仰赖着自己的天赋。

而对于Kurt来讲,最困难的课程除了继续锻炼自己的瞬移能力,和可以承载的最大传送人数外,就是英语文学课,他必须花上比别人多许多倍的时间背单词看范文,久而久之在图书馆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在宿舍的时间。

“又在看《永恒之王》。”

Kurt感觉到身边的一阵风,也猜得着是谁。

“是的,后天就是文学考试了。Pietro,你恢复得真快,我已经完全看不清你的动作了……”

埋在书里的蓝色小鼻尖往上一抬,Kurt眨了眨他的双眼,银色的短发飘荡在他眼前时,他确定自己把尾巴藏在了屁股底下。

“再快也对笔试没任何帮助。”

Pietro早已抽出一沓厚厚的参考资料放在桌子上。

“至少你能用比我长得多的时间来看书。”

那我宁愿用来看你……

Pietro最后还是忍住没把这句话说出口,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只是本来彩色的世界突然变得一片蓝色,好像被丢进大海里,不再做点什么就要被淹死了。只是现在他只能仰面看着图书馆天花板上的吊灯感叹夜晚的灯光也亮到像太阳,让他心里蠢蠢欲动影子被照到别处去。

“Pietro你不用陪我,我想今天我得熬夜复习了。”

Kurt用三根手指来来回回翻阅砖头般的字典,让Pietro看到产生了幻觉,当然更多幻觉来自于那条不知何时开始帮忙拿茶杯的尾巴。

“Kurt……”

Pietro站起身,绕过长长的书桌走到他面前,发现一股香甜的味道萦绕在身边,如同之前,虽然开始淡到几乎让人能够忽略,但每一次似乎都在增加。他的大脑被这种有些熟悉的气味所麻痹,当他找回一点清醒时,发现自己已经将那个浑身蓝色的青年扑倒在地上,有些干涩的嘴唇紧紧贴住跟他颜色完全不同的蓝色双唇,潮湿的气息像海啸的前奏,让他根本无暇顾及图书馆里是否还有别人。

而此刻,头晕目眩的不止Pietro一个人,在他身下被牢牢抓住双手的青年,无力地挣扎了两下就任由越来越火热的气息进入自己的口腔。他也闻到了一股味道,仿佛将彼此的记忆之盒从深埋的泥土中挖掘了出来……

 

异国的游乐园在Pietro心里留下了特别的回忆,那时他才十四岁,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的速度足以打破时间的束缚。

“怎么了Pietro?”

母亲看着他愁眉苦脸的表情把他的嘴角往上提了提。

“我的冰激凌掉在地上了,是我最喜欢的巧克力味。”忍住好像要往眼眶外面跳的泪珠,Pietro嚼了一口带有一点点冰激凌的蛋筒边。

“太可惜了,冰激凌车已经开走了……”

母亲看了一眼摩天轮旁边的空地,摸了摸Pietro沮丧的小脑袋,“只差一点……我就能接住它。”他一边说一边回忆刚才自己仿佛超越了风,看到那颗巧克力球往下坠的速度突然变得很慢,这反而让他愣了一下。

“真是糟糕,不如我们去马戏团看看吧。”

母亲拍拍Pietro的肩膀,相信五彩缤纷的表演很快能让他忘记烦恼。

“马戏团……”

Pietro嘀嘀咕咕,他从来没有亲眼看过马戏,也没有进过那红白相间的尖顶帐篷,更没有坐在阶梯型的座位上看空中飞人晃来荡去。充其量只在那台显像管坏了一根的电视机里看过留着八字胡的精瘦魔术师从黑色大礼帽拉出一串彩旗,接着又飞出一只大白鸽,这对他来说已经挺叹为观止。

母亲在售票处买票时,他的心情就雀跃起来,简直立刻窜入帐篷找到一个最理想的位置。但他立刻就被一种奇妙的气味吸引了,就像刚才掉在地上他最爱的巧克力冰激凌。他甚至忘记了母亲,顺着圆形的帐篷寻找着气味,直到他看见一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虽然是夏天还穿着长袖花边衬衣和黑色短裤的黑发少年。

“嘿!你……好……蓝……” 

Pietro嘴巴张成一个O字,手背揉了揉双眼。因为他面前的少年全身的皮肤都是蓝色,身后还有一条来回晃动的尾巴,“慕尼黑真是神奇。”

蓝皮肤的少年慌忙转过头,好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鸟。Pietro舔了下手指,往他尾巴上蹭了蹭,“不是颜料。”接着又蹲下看看他的腿间,“哇哦,真的都是蓝色。”只是这一连串动作快到让蓝色少年只能原地打转。

“你……好快!所以……你不是来抓我的?”蓝色少年并拢双腿紧张地抖着肩膀。

“抓你?”

Pietro摇摇头,歪了一下脑袋,不明所以。当他还想开口时,却听到一阵嘈杂的叫喊声,“在那里!他在那里!”

Pietro立刻抓起握起来比看上去更纤细的蓝色手臂往草丛里躲闪。

“嘘!”

他们紧紧挨在一起,好让一整块矮灌木能挡住两个瘦小的身躯。夜色如同蓝色少年的保护色,让他不那么容易被发现。但Pietro就明显多了,银色的月光下他简直在发光。几个高大的黑影像秃鹫般盘旋,他们也只好跟着来回奔跑。

扫兴的石块在蓝色少年的脚底作祟,让他冷不防地跌了下来,Pietro仿佛再次看到时间的静止,将他缓慢下坠的身体接住,就在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上时,他发现蓝色少年的嘴唇不偏不倚地撞在自己唇上。他们好像被施了定身术,僵在原地。深褐色的眼底映射出金色的瞳孔,金色的双眸里是银色的光芒。

Pietro记不清,那一瞬间到底有多长,所以他根本不能确定蓝色少年是否还记得。

 

TBC.

*歌词来自Hot Chocolate《It Started With A Kiss》。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