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银夜AU】Song of Wagner(王子Peter X 龙Kurt)

X-men电影同人

CP:快银夜/ 幻红

分级:普通



 

Amoroso

黄金色的巨蛋漂浮在深蓝色的夜空。

从那泛着金属光泽的光滑如湖面的蛋壳上突然裂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整个天空跟着碎了,像一整块破掉的玻璃坠落下来。

Peter又一次从这个梦里醒来,一头雾水,但近来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解读自己没头没尾的梦境,因为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这件事情也许会影响到这座三面环海的岛国的命运。

“Peter殿下,Wanda公主已经跟Vison殿下去森林了。”

“切!”

大殿门口,银发少年带了浓烈起床气,当然生气的根源还是因为他曾以为比天使更像天使的姐姐即将出嫁,对象还是一个红绿相间的光头——精灵。

“他难道不就是一颗红薯嘛!他连头发都没有!”

他是第一个发出反对意见的人,必然也是最响亮的一个。他已经撒皮打滚,哦不,是强烈反对过很多次,但最后自己仿佛在助攻般让他们婚礼的时间一再提早,Peter觉得人生从未如此艰难。失去了Wanda姐姐,谁在他失眠的晚上再给他讲讲邪神占领世界的故事呢?

Peter追根究底,公主却很敷衍地叙述了一遍不怎么精彩的邂逅。

善射好强的Wanda每周都会去森林里打猎,那天的目标是一只成年母鹿。

“请放过它……”

不远处一个人影挡在已经搭箭上弓的黑发公主面前,还没等他说完,Wanda就松了手指,一箭刺穿了那人肩膀。Peter听到这里当即拍手,Wanda却突然笑了起来。

那个人拔出箭,鲜血竟然是白色的。他根本没有喊疼,那样子不过一只小鸟停在肩膀上似的,然后他说:“这位美丽少女,这是只怀孕的母鹿,所以请放过它。”

“你怎么知道?”Wanda抬起下巴,撩了一下卷曲像海藻的黑色额发,“除非将它的肚子剖开,否则我不会相信。”

“这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赔你一只更好的猎物。”

“更好的?如果你说谎的话,我就会杀了你,用任何方法。”

“好。”

然后那人就抚摸了一下母鹿的额头,示意她快点离开。当他身体一轻,向Wanda和她的随从漂浮,她才看清他的长相——拿下巨大的尖顶麻布帽子,露出的是红色皮肤。额头上镶嵌了一颗宝石,脖子以下是绿色如同蜥蜴皮肤般的铠甲。他并非人类,而是这片森林的守护精灵。但他却用枝条把自己绑了起来,俯下身,抬头望着Wanda说:

“我叫Vison,现在,我就是你的猎物。”

公主突然满脸通红,说不上话,但她却没有拒绝,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珠子太像Wanda小时候最喜欢的玻璃球了。

就这样,猎物长长久久地待在了Wanda身边。他成了公主的守护精灵,并且……

“我不同意你们结婚!”

Wanda一脸幸福地向Peter宣布时得到这样的回应,意料之中。

“没人配得上姐姐!”长廊里回荡着Peter的声音。

“他确实……不是人……”Peter气得冒烟,“总之,让我跟他决斗。”

遗传了Maximoff皇室旺盛的斗争精神,也许是件好事,但有时也够呛。

可毕竟Peter是个凡人,即便他天生比其他人的行动快、反应敏捷,但面对Vision,他就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可是最后,在Vision宁愿不抵抗,就算再被刺一剑也不想放弃Wanda时,Peter还是心软了,他放下了手中的剑。

精灵一共有两条生命,第一条,Vision在森林里献给了Wanda,第二条也会献给她。

所以在无奈默认了这桩事实后,Peter决定还要做一些‘分内事’。

“Peter,请不要再给送假发给Vision了,我觉得他现在的样子就很好。”

“灰色或者黑色都不错啊,这样跟你也比较相配,难道不考虑一下观众的感受么?”Peter打算曲线救姐。

“观众?是指你么?”姐姐只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Wanda,我一定会送你最好的祝福和礼物。”

“好吧,Peter,我想你不会让我‘失望’。”

Peter悄悄来到皇宫地下室,那里有Maximoff家族留下的各种宝物,但没有国王允许,没人能够带走里面任何东西,否则将会被即刻处死。Peter隐约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曾经唱过的歌曲,记忆那么模糊,却让他念念不忘。他也想送一首歌给Wanda,这件礼物一定够特别。

他找了整整一晚上,几乎要迷失在各种奇怪剑盾法杖古籍里,直到他那双黑色的瞳孔被一只落满灰尘的镶嵌金边和蓝色宝石的盒子吸引。他试图打开,使了全身力气也没用,仔细环顾,发现上面有一个奇怪的锁孔,这时他突然想起脖子上挂的钥匙——从他出生开始就一直佩戴着,他从来不知道这把钥匙能打开什么,但这时,它却好像鬼使神差般在提醒他。

解开衬衣,从脖子上取下钥匙时,Peter看到自己身上左右肋骨处分别有三条伤疤,那是他早就记不清曾经遭遇过的一次海难留下的伤痕,那场灾难也带走了他与Wanda的母亲,所以他并不乐意去回想。

盒子一下就被打开,里面也真有一本乐谱。上面写着:Song of Wagner。

Peter想了想,Wagner是谁?是什么?也许是作者吧。

那天开始,Peter每天晚上都悄悄到地下室反复练习歌曲,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但无奈Peter天生五音不全,唱出的歌没有一句在调子上,但他不想放弃,有时,轻易能做到的事情就不会让人觉得珍贵,Peter这样说服自己,他想他一定能在Wanda的婚礼上扭转乾坤,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



Festivo

白驹过隙,结婚典礼在仲夏的第一个星期举行,举国欢庆。

Wanda头上戴着红玫瑰编织的花环,和代表成年的金色皇冠,她披上白色蕾丝婚纱时,已经不是天使而是一个女神,Peter这样认为。当天他也穿上了最华丽最正式的花纹铠甲和跟他头发相配的银色礼服,那首练习一个多月的曲子,他还在暗自反复哼唱。

当祝福的号角吹响,礼花开满蔚蓝天空,满城百姓欢呼雀跃,婚礼进行到了最高潮的部分。按照传统,新娘在出嫁前要在象征着爱情的峡湾河独自坐上小船,接受任何会到来的风浪,而新郎则要安全将新娘接回对岸,两人便成为了合法夫妻。

当Wanda躺在船上,河面如镜。

Peter想这个时刻献歌是最好的,于是他站在岸边,一边目送姐姐一边开始唱起那首歌:


  你比黑夜更黑,你比白雪更白,只有我能召唤你,从遥远的彼端。

  就让风把你带来,就让云把你带来。

  穿越巨浪,穿过暴风,

  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来到我的身边……

  我在期待,与你的相会,那是命中注定。


不止Wanda,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因为没有人听到过Peter的歌声。

当小船随着那不算美妙但奇特的旋律行驶到河中央时,本来万里无云的天空却突然出现了一大片乌云。暴雨在夏季并不罕见,只是太煞风景。Peter皱了一下眉,气恼这该死的天气打破了这美好。


  你将拯救我,而我也将拯救你。

  你准备好了吗?成为我的唯一。

  我们将永远幸福,幸福的活下去。


歌曲终于结束,在河对岸的Vision已经准备好了牵引小船的绳子,却突然看到一个黑色阴影笼罩住了河面,伴随而来的是巨大翅膀扇动形成的飓风。那块阴影速度很快,在湖面上卷起一波波水花,让小船剧烈震荡,往反方向回流。这一刻,最焦急的除了Vision,必定是Peter。他已经坐上另一条船,向Wanda划去。

Peter比普通人更能分辨快速运动的东西,所以他轻易看清了那块阴影——一条蓝色巨龙,但他只在传说和故事书里才听说过龙,亲眼所见也让他愣住了。

“Wanda,快往对岸划!”

这是Peter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所有人都以为那条巨龙会像无数传说中一样抢走新娘,但它却带走了王子,用它尖锐的利爪。

而这也确实成了Wanda终生难忘的婚礼。



Innccente

Peter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堆杂草堆砌成的"床"上,石壁环绕,周围还有一些骨骸,大大小小,却分辨不出是什么动物。头顶的阳光直射到他脸上,暖洋洋的,但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感觉肋骨的地方仍隐隐作痛。低头一看,在他的旧伤边又留下了三条新的伤口,但伤口明显有被草药敷过的痕迹,所以早就不再流血。而他华丽的婚礼装正散乱在身边,显然是有人帮他脱掉,如今只剩下一条白色衬裤。

他从床上爬起来,张望四周,才想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被那条猖狂的巨龙抓住身体,长长的爪子刺破礼服和铠甲,深深刺入了他的肋骨,鲜血不住,从他的皮肤里一条条渗出来,源源不断,几乎染红了他银灰色的礼服,疼得他晕了过去。他记不清飞行了多久后被丢在这个洞穴里,失去了知觉。

Peter穿上已经破了洞的衣服,四处寻找可以攀爬的方法,在听到一串由远至近的脚步声后,他顺势躲在了石壁旁,身边的石块松动发出的响声。

“放开我!”

当那个脚步声的主人从石洞里钻进来时,Peter迅速把他压在身下。那人特别瘦,跟他年纪差不多,所以他根本没花多少力气就把他制服了。Peter双手压住他的手,才发他每只手只长了三根手指,更特别的是皮肤,如夜晚般的深蓝色。他挣扎了几下,收起獠牙,放弃抵抗,用一双中间金色围绕一圈血红花纹的瞳孔看他,他的眼睛太过清澈,好像能直接看到他正跳动的心。

“你是谁?”Peter故意压低嗓门威胁,“什么?”

“我说你是谁?”Peter无奈放大声音。

“我,我叫Kurt……是我救了你。我的耳朵不太好,重要的事情请说三遍。”

Peter瞥见他手里的草药,立刻将他放开。

“抱歉……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蓝皮肤少年。

“而且长得很奇怪?”

Peter起身才发现他身后还长了一条长长的尾巴,尾巴末端是个倒三角形,一面布满了鳞片,猎奇度绝对比得上那个红薯精灵,这让Peter对他充满了好奇心。

“啊,你干嘛抓我尾巴。”Kurt立刻往后躲闪,把卷起来的蓝色尾尖从Peter手心里抽了出来。

“我还以为是粘上去的,没想到是真的。可惜我的早就退化了……”Peter摸摸自己的尾椎,“哦,长到了前面。”

“前面?你的尾巴也有钩子吗?”Kurt甩了甩身后的蓝色小三角,伸到Peter裤子上轻轻蹭了蹭。

“当然没有。嘿,难不成你真想看我的尾巴?”Peter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了两步。

“我的你都看到了,为什么我不能看看你的?”Kurt弯腰好奇地看着他的胯间。

“好,那就看吧!”Peter一把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裤子边缘,拉了开来。

“唔……跟我的……完全不一样……红红的……有点硬……可是Kurt前面也有啊只是颜色不一样……这也算尾巴?”他一脸迷茫,眨巴着双眼,不知何时脸颊有些发热。

“嘿,你……真可爱。”Peter抽紧系带,发现眼前这个蓝色少年的表情格外有趣。

“不,错了,只有人说过我可怕。”Kurt突然蹲了下来,用蓝色爪子捂住脸。

“你也是被那条恶龙抓到这里的?我们一起逃走吧。”Peter向他伸出手,“也为了感谢你救我……”

“恶龙?你怎么确定它就是‘恶’龙呢?”

“它都把我抓伤了,伤口还在疼呢……”

“也许……也许它不是故意的?”

“所以,你不想回家么?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如果你不想回家,也可以到我的国家来。”

“可是……这里……这里不好么?你的伤还没好呢……还需要上一次药。”

Kurt手忙脚乱地把草药碾碎,铺在一块平整的小石片上,他用尾巴轻轻戳了戳Peter肋骨的地方,顺势翻开了他的衬衣,掀起一个角,然后小心地将草药均匀涂在在伤口上。

“Kurt,我能这样叫你么?”

“可以啊……”蓝色少年点点头,“饿了的话吃那个……”他的尾巴卷起身边的竹篮递到Peter面前,里面有一堆晒干的海带。“可真难嚼。”Peter吐吐舌头,“恶龙晚上会回来么?”“不会。”“你怎么知道?”“我……因为我已经被抓了好多天。”“那恶龙还不吃你。”“大概因为我看上去难吃吧。”“我觉得……肯定比这海带好吃。”

“啊?”Kurt突然转过身背对Peter。

“我说你肯定比较好吃。”他艰难地咽下海带,拍了拍胸口,“一定你比较好吃。”

“唔……”“怎么了?”“没什么,我困了……”Peter看到躺倒在自己身边的人,后颈和耳朵尖微微泛红。而此刻,夕阳早已收拢余辉,月光慢慢漫过他们……



Dolce

你在吗?你听得到我的歌声吗?

如果你听到,请你到来……


Peter醒来发现身边空荡荡的,昨天的少年人间蒸发一般。他四处寻找,呼唤他的名字,“Kurt!Kurt!Kurt!”叫了半天没人回应,他只好蹲在洞里等他,一定没有被恶龙吃掉……一定没有。不知为何他担心起来,但无济于事,他索性唱起歌来,没唱几句,一种奇怪的响声从石壁的另一头传了过来。

那种巨大的鼓风机一般的噗噗声……让他想起那条巨龙出现时扇动翅膀的声音。他觉得有些不妙,只好藏在角落里。

“啊……”一种混杂人类和动物吼叫的扭曲声音回荡在洞穴里,让Peter更加紧张,但他赤手空拳,根本没有任何打败龙的胜算。这时,他发现身边的石壁已经被什么东西刨开,石块松动,整面墙正往外倒,他整个人也跟着失去重心掉了出去,没走几步,外面就是一块悬崖。

他的双眼刚看到辽阔海岸线和对面巨大的龙骨残骸,就几乎要掉下去。当他眼前一黑,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叼了起来,将他衔在嘴里,放回了洞穴。那东西收起翅膀,停在了Peter面前。他足足有三个Peter那么高,青面獠牙,又长又尖的耳朵,金色眼珠比他的头还大;巨大的蝙蝠翼翅膀和长长尾巴,上面鳞片如同钟乳石一样错落,全身靛蓝色的皮肤让他想起了谁。但他无暇思考,只能一边后退一边用身边的石头丢他。

“走开,你这只怪物!”

他抬起一块巨石往他身上丢了过去,正好敲在他鼓起的胸口上,在上面砸出一条伤口。但龙并没有回击,只是瑟缩了一下,喉咙里发出一阵呜咽。见到这样的场景,又举起一块石头的Peter突然停了下来,他觉得奇怪,却下不去手。趁着Peter走神,巨龙转身延着悬崖飞了出去。那一整天它没有再飞回来,但Kurt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Peter辗转一晚,都没睡好,他找不到离开的路,也找不到Kurt的身影,他只希望他是成功逃走了。

隔天清晨,Peter发现身边有新鲜的水果,这让他喜出望外,因为这代表着Kurt没有死掉,也没有被吃掉。

“太好了!Kurt你还活着。”当Peter看到那个窄窄的蓝色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高兴地叫了起来。

“Peter,你抓得太紧了。”他发现自己被一双手抱了起来,胸口的心跳声急速加快。

“抱歉抱歉,我只是有点担心你。”Peter将瘦得像一颗小树的Kurt放下。

“我昨天……迷路了……”Kurt往后退了两步,“你的胸口怎么,有一个伤口。”Peter想凑近看,却发现蓝色少年侧过身去。“没……没什么,是刚才不小心摔倒的。”“哦,你要小心,我昨天遇到了恶龙,差点就……”“差点就……?”“被它救了……说来真奇怪。”Peter把一颗火龙果剥开放进嘴里。

“哦,也许它没你想得那么坏吧……”Kurt蜷起双腿,抓了抓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看来你并不讨厌那条龙。”Peter又剥了一只火龙果放到Kurt面前,“你也吃啊。” 

“唔……嗯……”用三根手指接过果子的Kurt不再说话,只是安静地等待微风吹干他的头发。


   你比黑夜更黑,你比白雪更白,只有我能召唤你,从遥远的彼端。


“Peter你在唱什么歌……Peter……”

Peter觉得自己肯定唱得不够大声,所以Kurt听不清楚,于是抬高嗓音继续唱到:


我在期待,与你的相会,那是命中注定。

你将拯救我,而我也将拯救你。


刚露出微笑的Peter突然僵在原地,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少年消瘦的蓝色脸庞有些扭曲,一双翅膀从他背脊里穿了出来,椎骨连接处的尾巴越变越大,啪嗒啪嗒拍个不停,他的身体也一下子变成了庞然大物。

“Kurt……”

倒映在Peter颤抖的虹膜上的是一条蓝色巨龙——将他带到这里的那条巨龙。但是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他拼命揉眼睛,眼前的画面却没有改变。

“Peter……不要……Peter……”巨龙丝毫没有要攻击他的意思,还用带了点哭腔的声音哀嚎着。

“你就是Kurt?Kurt就是龙?”



Con dolore

“伤口还疼么?”Peter轻轻碰了一下Kurt胸口那条伤痕,“不疼了。”

“你的呢?”Kurt的尾尖划过Peter的肋骨,“我也不疼了。”

半小时后,Peter便跟着恢复了一半人形的Kurt坐在海边聊起天。

“你为什么会飞到我的国家?”

“其实我沉睡了很久……很久……我都忘了有多久了。但是不久前,我听到了奇怪的歌声,那歌声一直……一直……走音,难听得要命!把我吵醒了……”

Peter脸色发青,摆摆手,“……不是我唱的。”“……但是最后一次竟然唱对了。所以,所以我飞了过来。”“哦!啊?”“听到那首歌时,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变身,翅膀好像不是我的翅膀一样,我根本不能控制它。”Kurt看了一眼自己背后缩得只比他身高长一点的翅膀。

“那你为什么要抓我?……如果按照传说龙会抓一个女孩作为新娘……“Peter当然不希望别人被带走,“如果你抓走了Wanda,我会杀了你的。”

“Wanda?”“我的姐姐。”

“嗯……因为……因为……其实我的眼神不好。”Kurt踢着脚下的水花。

“所以你抓了一个不能当新娘的人。”

“那Peter要当我的新娘么?反正龙族从来没有规定……新娘不能是男的。”

“嘿,振作点,Kurt,你只是眼睛和耳朵有问题,不是脑子有问题。你觉得我穿婚纱会好看吗?”

Kurt立刻摇头,然后又点头。

“……那个你会喷火么?”Peter看着他两颗宝石一样的眼珠继续发问。

“我的父亲是一条红色的龙,他会喷火,但是我……只会一点点。”Kurt吐了一个小火球,喉咙里冒出一股黑烟,还咳嗽了几声。“而且我是蓝色的,这真的有点奇怪。”

“走……我们去找点东西。”Peter拉住他的手,指了指远处一片如同海市蜃楼的地方,“我们去那里。”Kurt扇动翅膀再次变成了龙,带着Peter来到蓝色海岸线,那里有一大片沉船的遗骸。

“太好了,一定会有……”Peter兴冲冲往破陋的船舱里跑,跟在后面的Kurt不知所措。

“有什么?Peter?”“没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他就举起一块巴掌大的透明晶状体,递到Kurt手里。

“这是……?”“这是一个放大镜,能让你看得更清楚。感觉怎么样?”

“唔……“Kurt抬起玻璃片,放在面前,凑近Peter。

他的金色眼珠被放大得像颗太阳,晒出的一排牙齿又像弯弯月亮。

”原来你长得这么好看,Peter。”

“哈?”

Peter突然脸颊发热,往后一倒,扑通一声跌进河里。

“Peter!”Kurt吓了一跳,把放大镜丢在沙滩上,往水里一跃,不偏不倚地倒在了银发少年的怀中。海水将他们卷上岸,两人倒在岸边一动不动。

Peter不想动,过路的螃蟹钳他的脚趾他也不想动,他觉得时间就此停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Kurt也不想动,路过的螃蟹钳他的尾巴,他也不想动,贴近一个热热的怀抱原来是这么舒服的事情……就这样,直到满天的星光覆盖了整个世界。

“Peter,你要回去了吗?”

清晨的曙光里,一条蓝色尾巴在银发少年的身边绕来绕去,“我想……Wanda一定在找我……“Peter睁开眼看到一只巨龙安静地躺在自己身边,没有半点害怕吃惊,反而笑着抚摸他爪子上凸起的小尖刺,”你能跟我一起回去,如果你愿意。”

“什么?”

“我说Kurt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吗?”Peter吼了一声,尾音拖了老长。

“我……我……愿……”

Peter等待着肯定的答案,却没有听到更多,他身边的巨龙在阳光里变小,越变越小,化成人形。但却一动不动,他的背上插了好几根箭,贯穿了他的胸膛。

“Kurt!”

鲜血从他薄薄的蓝色皮肤上涌出来,他喘着粗气,什么话也说不上来。眼皮慢慢垂了下来,金色的光芒正从他的瞳孔里熄灭……

“Peter,我们找了你好多天。还好你没事,恶龙没有伤到你。”

他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是她心爱的姐姐Wanda,骑着马,正放下她手中的弓箭,身后跟随着一大批士兵。

“不,Kurt……快说你愿意,快说……”他将少年的身体轻轻扶起,感觉到他正微微颤抖,手指无力地抓住Peter破破的衬衣袖口,“你是不是听不清楚?我再问一遍,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太阳的光芒越来越强烈,Peter却感觉眼前一片昏暗,属于他的光芒消失了。

“走吧,Peter,你在对一个怪物说什么呢,我们回家吧。”

“不,他不是怪物,他叫Kurt,他只是一只蠢龙,看不清听不清这个世界。”

“抱歉,Peter,但是他已经死了……”

Peter再也说不出话来,他抱起轻得好像一片羽毛般的Kurt,离开了那片海,只留下沙滩上那块折射着光的放大镜。



Dolente

必须将他送回他家,他的心里只有这样一件事。

他穿过闪电,因为雷声太大,他年轻的耳朵被震得发疼;他穿过暴雨,因为雨水的拍打,他年轻的眼睛被弄得一片模糊。但是他必须加快速度,他能感觉那个小孩的呼吸和心跳越来越弱了……


Peter从梦中醒来,这个梦他从来没有做过。他变成了小孩,从巨浪袭过的船舱里翻了出去,他不会游泳,只能在水里无力挣扎,他的父母不知所踪。在他即将溺毙时,被一只鸟抓了起来,飞了很久很久,那鸟的爪子抓得他肋骨发疼,留下了三条伤痕。

“怪物,你好可怕。”

那只鸟把小孩放下,小孩却被鸟的样子吓到,满嘴利齿一身蓝色,他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蓝色的鸟低着头看了小孩一眼就拍起翅膀飞走了。

现在Peter终于知道,那不是一只鸟,是一只蓝色的龙。

他感觉眼眶湿湿的,胸口发闷。自从他把Kurt的尸体带回来埋葬后的第七天,他连续做着这样的梦。他时而会唱起那首歌,但唱得再响,也不会再有龙出现。

他呆呆望着夜空,挂在上面的一弯白色新月就像谁的微笑一样。

Wanda心中的内疚迟迟没有消散,直到那天Vision对她说:

“我可以帮助Kurt,但是……”

“请帮帮他,Vision,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哀伤从来没有爬上过公主自信微笑的脸,除了这一次。

“那需要一个人一半的生命,以及……”

“以及……?”

“好,那就用我的生命吧。”Peter站在门口,说得毫不犹豫。

“Peter这是我的错……”

“不,姐姐不是故意的,所以,请拿去我一半的生命吧,Vision。”

“如果你已经决定好……”

“是的,我决定了,Kurt已经救过我太多次,至少让我救他一次。”

从埋葬Kurt的地方,他们挖出一颗石头一般坚硬半米高的蛋,蛋上有一串刻印,却黯淡无光。

Vision将Peter手放在蛋壳上,用他自己头顶的宝石照耀在蛋上,如同被涂上了颜料,石头一样的蛋变成了黄金色,就好像Peter梦里的那颗。

“Peter,请你带回去,等待他孵化。” 说完,Vision就回到城堡。

“可惜,我只是不再是你的守护精灵了,Wanda。”Vision头顶的宝石不再发光,他失去了精灵的所有力量。

“谢谢你弥补了我的过错,你只要当我的丈夫就可以了。”Wanda投入他的怀抱,终于笑了起来。



Con amore

穿越巨浪,穿过暴风,

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来到我的身边……

 

Peter在房间里呆呆望着这颗金蛋已经三天,他不敢敲碎蛋壳,他只是从早到晚重复唱那首歌,唱着唱着唱累了,就趴在上面睡觉。

那天清晨,天空蓝得像海,没有一丝云。金色的蛋突然在Peter怀里动了起来,他瞪大双眼,那圆滚滚的蛋壳终于裂开一条缝,啪嗒!从裂缝里面钻出一颗蓝色小脑门,然后是一对剥开蛋壳的小爪子。一条蓝色小龙挣脱蛋壳,从里面爬出来,慢慢抬起软绵绵的脑袋,甩了甩尾巴,睁开惺忪双眼,一对金色眸子闪闪发光,就如同Peter第一次见到时那样闪亮。

“Kurt……”Peter兴奋地将龙抱入怀中,把脸贴在他凹凹凸凸的面颊上蹭,蹭了很久很久才舍得放开。他把红色的花环套在他的嘴上,再在他身上披上了可爱的白色婚纱,一瞬间变成了少年的模样,花环在他头顶像一只皇冠,将他衬得格外可爱。

“你好,Peter。我叫……Kurt Wagner。”

Peter看着眼前的少年,这才醒悟那首歌的名字——Song of Wagner。

“这是命中注定……不是我来当你的新娘,而是你,要成为我的新娘。因为……婚纱比较适合你……”

银发少年将蓝色少年整个抱了起来,“放……放我下来。”Peter充耳不闻,转着圈把他抱到窗口才放下,然后对着窗外大声喊:

Kurt,我喜欢你!

Kurt,我喜欢你!

Kurt,我喜欢你!

“够了!Peter,我……我听到了。”Kurt的蓝色小脸蛋涨得通红,“我的耳朵和眼睛已经好了,不用重复三遍了。”

“嗯,我是要告诉所有人。”

“我……那个……你……” Kurt托起自己热热的腮帮胡言乱语,“我可不会生蛋!”

Peter觉得烦了,踮起脚把他喋喋不休的嘴唇给牢牢封住。

 

  你准备好了吗?成为我的唯一。

  我们将永远幸福,幸福地活下去。

 

Fin.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