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 Powered by LOFTER

【快银夜】Youngs’Kingdom(ABO)


圣诞忙着现充,旧文凑合一下【。反正本子差不多完售了 

新一年继续爱#快银夜#(带一点点EC但是很少不打tag了。


X-MAN电影版同人

CP: Pietro Maximoff(A)X Kurt Wagner(O)

分级:NC-17

 

【开场】

少年少女们登上阿尔卑斯山的顶峰,胸口别了一朵Edelweiss。

少年少女们潜入亚得里亚海,看Marine Snow在眼前降落。

在这之前,在那之后,这块疆土即是Youngs’ Kingdom。

 

【第一幕 在教室】

Youngs’ Kingdom——这场由Xavier教授取名的荒诞剧并非蓄谋已久,只是因为一次突发又见怪不怪的意外。

原来Erik老师波折许久,还会小心眼……不过只要他的Charles开心,他不会真动气。

于是现在的更衣室里简直比期末考试的danger room还热闹。紧得不能再紧的战斗服换成了古典礼服,哨兵机器人战斗换成了台词和表演。

这是在Pietro Maximoff拉着跟他懵懂到以为告白是‘美式告解’的‘准’蓝色小男朋友(简称’蓝友’) Kurt Wagner去White Castle打完街机,再一次连“喜欢”两字都没说出来,他就砰一下消失的失败表白后第一个月,当他还幻想着自己能变成他手里那本《永恒之王》时,他的准蓝友不小心叫了经过他们身边的Erik Lensherr老师一声:Pietro的父亲,您好。我可以叫你叔叔么?

什么???Maximoff先生被满头问号砸得天旋地转——这准是Scott说漏嘴——那个家伙铁定因为自己上次在danger room看到他跟Jean浮在半空的接吻画面,Jean又来不及脑他而蓄意报复。Pietro只能出了口不长的气,干了手里的可口可乐,打一个十足的碳酸嗝,勇敢面对一次。可结果比他想得更糟,他为什么忘记敲Xavier教授办公室的门?!之后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将近一周,但是整理好衣服的父亲,回应地简单直白。

“不错。”

什么不错?哪里不错?
父亲的笑里大概饱含着自己的英姿总算得到了继承,可惜你这口牙不怎么像我,必须从满分一百分里扣掉二十。不过,身边的小蓝友倒是笑容讨喜,晒出尖牙时,他几乎都想认定这我们M(万)家人,何况他们还能用Pietro才刚开始背字母表的德语流利沟通,这简直让他错觉谁才是亲生儿子。还好Kurt是蓝色,稍微蓝得有点过头,晚上眼神不好会撞到——所有的重点都偏到西伯利亚了吧!

Pietro总以为这样的场景得等到下一个世界末日,那时他的脸部一个又一个特写,眼里充满了纠结和彷徨,就像平日电视剧里硬汉如Michael Knight也有一根或者一排软肋。

父亲又一次鼓捣着金门大桥,他才鼓起勇气喊:
“你是……你是……我是……我是你爸爸!!”
好像哪里不对?!还好这一切都没发生,Pietro光想就出了一身冷汗。
在他还浸淫在一场场比肥皂剧和家庭伦理剧里的父子相认更狗血大气的场面时,他被一双大手轻轻拍了肩膀,脑内β波折射出母亲每次提到‘他’时困扰的表情,这份人与人之间的奇妙情感,也许需要很长……很长……时间去体验,用他的计算法,大概三秒吧。但在这之前,就出了这么一桩事情。

“那么这次毕业活动,是一场舞台剧,大家可以自己决定想扮演的角色,但是不能空穴来风。”

目瞪口呆是当时所有人的统一表情。就因为某堂公开课大家被脑到了Erik老师穿着白色婚纱的“美妙”场景——事后小道消息,这是Hank老师某种实验药剂的‘副作用’,但真相已不可考,毕竟结果是那么残酷。

这场剧还被要求加了一个注脚:全员反串——对,这才是大家目瞪口呆的原因。

“我们的世界由Alpha、Beta和Omega的男性和女性组成,但我们应该突性别界限,增强变种人的平等意识。”

这理由也太冠冕堂皇,谁信呢?但是没人敢反对,因为就连Hank老师都暗自饶有兴味,到底是谁带来了这股歪风邪气?最近喜欢穿黑色皮夹克的Raven老师表示,她变身时从来就把自己当做一个精神体,不必大惊小怪她近日的减肥丰胸健身成果。大家纷纷表示看来有必要去跟Hank老师集体预定墨镜了。


【第二幕 在大礼堂】

礼堂此刻人满为患,公演前的最后一次彩排,参演学生都穿上了戏服,索性不用带妆,让所有男生松了口气,女生们则表示万分遗憾。

“Maximoff先生,你现在可是女主角,请你稍微投入一点感情,如果很难做到,想象一下你第一个暗恋的少女,也许她比Ororo更吸引你。”

Raven老师左手撑着脸颊坐在台下,眯着眼打了个哈欠后难得循循善诱——在她仔细看了看Hank老师留给她的指导笔记(附带情绪管理提示,此处请微笑)。

Pietro转动眼珠,自诩想象力过剩。光听到“I travel the world and the seven seas .Everybody's looking for something……”时,已迫不及待想收养一只精怪鹦鹉披上边缘被轰烂的华丽绣花复古外套,顺便跟Fury局长借一只黑色眼罩,手持藏宝地图当一回职业海盗似的。但此刻,只有另外一种颜色在他白色的大脑海洋里扩散,别说当个海盗,他就是个连游泳都不会,一脚跌进海里立马淹死的蠢货。

他没法理直气壮地反驳:我的初恋对象又不是一个少女!只好一把拉过手里托着骷髅的Ororo,多么希望能有一支记号笔,把她的嘴唇涂上点蓝。

“哦!哈姆雷特,为什么你是哈姆雷特!”
Pietro顾不上这台词有多串戏,背景音乐配的还是欢快的《土耳其进行曲》,因为他有点不能呼吸,古装束腰竟然比战斗服紧得多!还在Raven老师的要求下一定要勒出一个有弧度的腰——他不想跟Raven老师争辩弧度到底是不是2πr,也不想吐槽曲名叫‘土耳其’不过是听上去更有异国情调,跟土耳其那个国家一点关系也没有。

然而他转过头看他的Kurt,他的细腰穿上裙子比他轻松得多——他开始深切想念搂住它的感觉了。

他的那只蓝色精灵正着小红帽的斗篷跟青蛙王子Jean对戏,也许颜色对比强烈,让他看上去更加可爱了几十分,不,是几百分,快银先生更正道。

“只要亲我一下,我就能解除女巫的魔咒,变成你的王子。”
——Pietro多么希望自己是站在他面前的人,而不是一身绿油油的Jean。她看上去倒比平日里轻松许多,主动把脸凑到Kurt面前,又往旁边组抛了一个眼色,惹得小红帽害羞地僵在原地。旁边组的Scott不知怎么回事脸色就快变成了Hank,不,是那个每周都要邮购男装的Hulk先生。他的眼睛也比平时更红。
“贞德‘小姐‘需要眼药水么?”Scott的不专心引来了搭档Jubilee极大不满,还没找到石中剑的亚瑟王直接手刀了没带头盔的圣女贞德。
最为和谐的搭配只剩Psylocke同学和Alex同学珠联璧合的“达库拉伯爵苦恋阿芙洛狄忒”——当然所有组合完全是抽签决定,Jean同学还被安排最后一个抽,所以绝对没有任何作弊嫌疑。

“女生们都OK了,男生们,除了Alex,其他都留下来给我再排一次:自己对着空气!”

彩排结束前,Raven老师终于忍不住自己的低气压,忽略‘此处需要心平气和‘,给出了最终修订意见。当然没人敢反对,因为她手里的笔已经一折为二。


【第三幕  在舞台】

夜幕早就低垂,还未低垂的只剩舞台上的红色丝绒幕布,因为某几个同学还得继续排演。

站在阳台上呼唤哈姆雷特许多次的Pietro已经站地脚发麻,他大概能体会到一点小美人鱼的日常心情。但当他看到Scott一身带了胸垫的铁皮盔甲,一个人摆出要被拯救的痛苦表情,又滑稽地从舞台阶梯上跌下来,深情对望空气,才发现自己今天穿的高跟鞋也挺可爱。

“抱歉,Pietro你能不能暂时当一次青蛙王子,我假装亲你一下?”

来不及笑出声,他眼前的小红帽正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他,脸颊还因为不必要的羞涩微微发红。Pietro没有回答,而是立刻提着裙子嗖嗖进了厕所,男厕所。

我是不是变态?!Pietro看着镜子里自己发热的双眼反问,或者……Alpha都是变态?冲掉从鼻子里流出的血,在脸上扑了好一会儿凉水,毫无降温迹象。

是的,Pietro在两年前分化成了Alpha。为此他母亲吃了一惊,毕竟他不算身强体壮,也谈不上智商超群,时而调皮时而忧郁,母亲坚信他是一个典型的人格分裂beta,但是他还是成了Alpha,所以仿佛本能一般,他的潜意识在追寻着他的莫比乌斯之环。

现在他非常确定他的情感,自从遇到了那个与众不同的蓝友——他们驰骋过五千年前就存在了的开罗城,不知不觉中拯救了许多同伴,却并不需要互相拯救,然后就在逃出关押变种人基地时那个蓝色精灵砰一下像变魔术一样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也许就是那个时候他明白了什么是一见钟情。

可有件事却一直困扰着他:Kurt没有分化,在他表白之前以及之后。一个还未成年就告别养母,一直独自生活,除了将信仰交给上帝,什么都不知道。他就好像一个无性的天使,在他看来Pietro的拥抱如同洗礼,圣洁而不带一丝欲念。

他向万能的生物学家Hank老师请教,得到的答案也模棱两可。不管是变种人还是普通人,都会在成年之前分化,没有例外,就好像人的第二幅牙齿肯定会替代乳牙一样。何况,Kurt早已成年,除非……他不是人。感谢万能的Hank老师最后给出一个他人生最荒唐的结论。

渐渐地Pietro也不再介意这个问题,Alpha?Beta?Omega?Kurt是什么都无所谓,这一点不妨碍他在月色中追逐那迷雾般的蓝。他想一直一直追,直到他的双眼真的老花到分不清夜色与蓝色。

“你怎么了?Pietro?”小红帽也提着裙子走进来,“没事没事。”Pietro思绪戛然而止,赶紧低头回礼堂,“排练要紧。”

“那你答应帮我排练了吗?”Kurt砰到门口抓住了Pietro的手,“是的,我答应。”

蓝色的微凉皮肤贴在Pietro的手腕上却让他再次心跳加快。
这不是排练,不是演习,他的脑内警报器瞬间爆炸。他一把将他眼前红色的斗篷揽在怀中,低头吻住了头上还打了一个红色蝴蝶结的夜行者。

后续加长车(慎点):http://www.jianshu.com/p/f490d4a76fd4


【终幕】

表演当天有人投诉更衣室的墙上有六条爪痕,但立刻被不知到谁给重新糊了一遍。

 

X教授给舞台剧《Youngs’ Kingdom》写了祝词:

泽维尔天赋青年学院,就像是青年人的王国。也许变种人的能力让你们看到不同的风景,感觉不同的速度,但一切都是平等的,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Alpha、Beta或者Omega。变种人对于普通人是特别的,但变种人对于变种人就是普通的,所以,请你们自由而自然地生存下去,遵从你们自己的想法和意志,保护你们所爱,不要让‘特别’伤害到你们,因为你们本是自然的一部分。

 

最后表演圆满落幕,虽然除了Alex其他三人分别说错了许多次台词,特别是Pietro,他能坚持到最后已经是个奇迹,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掏空一般,中间变成了一个黑洞,但是无法言说的幸福感又立刻把这个黑洞给堵上了。

在场的家长都给予了高度评价,特别是坐在嘉宾席上,灰金色短发的男子。

 

“谢谢你……Dad。”

“你是第一次这么叫我,谢我什么?”

“呃……关于表演舞台剧的建议。”

“那你应该感谢教授。”

“你还会经常来学校么?”

“如果有人愿意说服我的话……”

 

FIN.


PS又PS.这篇大概是开过最长的一次车2333写完萎了两个月囧,顺便送给(可能?)还没收到样刊的朋友 @吃快银夜吗my friend 

评论(6)
热度(19)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