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の塔†

切切世界第一♪

【切刚/CHA刚】恋は水色

假面骑士DRIVE同人

CP: Chase/诗岛刚

分级:R-18

(错觉)只在夏天多产(?)的我(然鹅填不出老坑),硬盘代谢物,OOC破车,真的是破车×

女装注意,雷慎。

非后续小说时间线。

 

 

那些让你心烦意乱,甚至让你讨厌嫌弃却挥之不去的东西,也许是喜欢。

 

 

 

 

复活Chase的过程像王子唤醒睡美人,需要披荆斩棘和无限耐心。

诗岛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兼具了这两项技能,并成功的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后来他补充道:没有什么事是诗岛刚做不到的。

 

但最近有一件不得不让他介意的事情:Chase经常跟诗岛雾子单独吃饭。

本该最介意的公务繁忙的泊进之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偶尔还会哈哈哈地加入他们的聊天,于是纳闷和愤愤不平的只剩下诗岛刚。

他们这是在干嘛?帮助机械人拓展个性和培养语言交流?

诗岛雾子招呼他加入时,他摆出不情愿的表情去外面喝北风,说不出的委屈。

偶尔偷偷躲在休息室外的窗户张望,好几次,他甚至能看到Chase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天,这家伙竟然会有表情?!也只有在获得那个叫Angel的Roidmude的羽毛能力时,Chase才会笑——但那样子太恶心了,诗岛刚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

他拒绝回忆那段奇葩插曲,包括自己被姐姐姐夫喷了一脸果汁这种无厘头的经典桥段。

“刚,我们能成为死党吧?呐?刚?”

“脸太近了——还有,我才不可能是你的死党。”

推开差点贴上他脸颊的腮帮,诗岛刚浑身发毛。被金色羽毛控制而变得有人类情感的Chase一反常态,主动靠近,那个太‘自然’的笑就像破坏手枪打在他头上,让诗岛刚眼冒金星,何况那个笑嘻嘻的人还不依不饶地用手臂勾住了自己的肩膀……

“你……你放开!”

诗岛刚简直不能相信那时他怎么会突然心跳加速,想要掰掉落在肩上的手却挣脱不了。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也可以跟我商量啊!”

“别靠近我!”

掉完了一身鸡皮疙瘩后,诗岛刚甚至想往变身腰带里插信号车,来阻止这场荒唐的 ‘交友’。也许他并不是从心底讨厌这样的Chase,只因为不是出自那个平日里连结尾语气词都不会用,每句话都棒读的机械人的——那并不是真正的他,再热情主动都是浮云。以至于到现在看到那张扑克脸上多了哪怕一个表情都会让诗岛刚精神抽搐。

 

“你错了,刚君。”

泽神凛奈博士用彩色指甲‘使劲’推了推她的新彩色花边镜框问,“好不好看?”

“嗯,嗯。”

坐在她对面的诗岛刚抿着嘴唇点点头,双手握拳摆在膝盖上,身体僵硬地挺直。

“从科学角度来说,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性,假设Chase复制了人类的情感,他就是那个样子。”

凛奈博士得到满意地肯定,翘着兰花指端起面前的拿铁,喝了一口。

“不可能,不可能。”

诗岛刚坚定百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

“不过,事到如今,一切假设都没有意义,所以,你就接受现在的Chase君吧,他不是很好吗?”

“什么接受,不接受的……”诗岛刚别过半张脸,小声嘀咕。

“你困扰的被表白。”

凛奈博士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婉转,“我明白,这种事不好意思跟自己姐姐和姐夫商量,但是——”

“什么?”

诗岛刚突然抬头看着正在拨弄卷发的博士,因为紧张而握紧的拳头,就快在自己手掌心里掐出四个半月坑。

“你没拒绝,换句话说,你在犹豫,再换句话说,Chase君有希望啊。呐,刚,你真的觉得Chase会奋不顾身的保护你仅仅因为你是雾子的弟弟?”

诗岛刚立刻猛点头。

“……”

“你介意的是性别还是他是……”

“啊——!!!都不是啦!”

诗岛刚后来也没明白自己夺门而出的理由。

 

 

 

 

“咳,那个……Chase……”

“有什么问题,刚?”

机械人间还是那般安静地并起膝盖,端坐在凳子上,面不改色地看着面前双手握住的一杯快跑光了气的汽水。

“你还……还……爱我姐吗?”

诗岛刚支支吾吾,跟他面对面坐在休息室,吸着冰可乐,这场景似曾相识。

“爱。”

那双没有波澜的瞳孔立刻向左略微倾斜,聚焦在茶色头发的青年脸上,他的回应如同程序自动回复,几乎没有思考半秒。

“什么?你这个混球竟然还不死心?!我姐都跟进哥……”

诗岛刚心里咯噔一下,然后头顶冒烟。

“因为我爱人类,所以我当然爱雾子,我也爱你,刚。”

这真诚的应答配上他认真地表情实在不像在开玩笑,但却因为过于真诚反而让对面的人再次失控。

“噗——!”

历史是一个轮回,惨剧再次重演。久瑠间驾校休息室大概跟自己八字不合——诗岛刚如是想,一嘴的可乐当然全喷了出来,又毁了他一件外套加一条长裤——他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在这里喝饮料了。

“咳咳……”一叠厚厚的纸巾立刻摆在他面前,“没事吧,刚。我爱你,让你困扰了吗?”

“不是,这……那个……有不同的种类‘爱’。”

一甩手夺过纸巾的刚,立刻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

“不同种类的爱?那是什么?刚?”

Chase身体往桌子上前倾,双眼盯住诗岛刚,因为好奇和疑惑甚至开始发光。诗岛刚也不明白,他的眼神为何就那么强烈,强烈到好像能剥掉他的衣服直接看到他的身体。

“别这么盯着我。”

他又举起一张面纸挡住对方的脸。

“好。”

机械人立刻缩回肩膀,乖乖低下头继续喝汽水。

“就是……呃……就是程度不同,种类也不同。难道你的爱是平均等分给全人类吗?”

诗岛刚放下手里的杯子,用手指比划出一段距离,“这样多……还有……那样多。”他伸展开手臂,把原来的距离拉得老长,“对于家人的爱,对于朋友的爱,嗯,还有恋人都是不一样的。”

“我没有考虑过,刚。”Chase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坐在离他们隔了有五六排桌子的两个同事,“不过,我可以现在想一下。”

“哈?”

数据疾走般的紫色闪光从Chase灰色瞳孔里划过。

这家伙在搞什么操作?话说自己为什么要跟他对牛弹琴一样讨论这种问题?自己到底在意什么啊?诗岛刚托着下巴看眼前人仿佛突然宕机般一动不动,就这么好几分钟过去。他手里剩下的半瓶可乐,汽也差不多跑完了。

等到Chase终于低下头闭上双眼,如同陷入沉睡一般。

“喂,你……没事吧?凛奈博士也刚把你程序修复没多久……”

“刚。”

他的嘴唇动了动,吐出一个字。

“哈?”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系统里都是刚的名字。我找不到答案,人类的爱真复杂。”

“……你……”

真不该跟一个安卓机讨论这个问题,诗岛刚现在无比后悔,他想要逃离现场,因为他已经头脑热到快爆炸了。

“我很忙……还要去摄影取材。”

这是被留在休息室的Chase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端坐在位置上喝完手里的汽水,决定还是去找进之介咨询一下,毕竟正在恋爱的人,应该更有经验。

 

 

 

 

“刚,你喜欢女仆装还是高中制服还是……女警服?”

“?姐你说啥?”

“就单纯问你嘛!快回答。”

“……这问题很隐私哎。”

忙着筹备下周诗岛雾子生日会的诗岛刚被聚会主人公拉到走廊里问话,还摸不清状况。

“别那么小气嘛!跟姐姐稍微透露下。”

“呃……我想想。”

“你有其他选择也可以说。”

“??”

巴登登看着一脸莫名兴奋的姐姐,诗岛刚皱起眉,认真思考起来。如果是可爱的女孩子,其实穿什么都好。虽然没有去过真正的女仆咖啡店,自己也没在日本上高中,接触高中女生的机会一个手都数的过来,但从西城究那里借的漫画还是看过一些。如果说女警服?会不会让姐姐觉得自己是变态?诗岛刚纠结了一会儿。

“女仆装。”

诗岛刚擦擦额头的汗,也不知道怎么脱口而出的。

“嘿嘿,原来我弟是这种口味。”

诗岛雾子脸上迷之微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什么口味,哎,姐,你别走啊,说清楚。”

还没等诗岛刚回过神,诗岛雾子已经一溜烟闪进了办公室。

“到底怎么回事?”

诗岛刚当然想不到在几天后的生日会上得到了答案。

 

 

 

 

“刚不愿意穿的话,我穿吧。”

诗岛刚抬头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愣了愣,手里的衣服已经被他拿了过去。

走出更衣室的Chase并没有因为穿了蕾丝花边超短裙暴露出大腿和领口大开而显现的一直被紫色高领包裹的锁骨而感到任何羞涩。

“有点凉。”

这是机械人间最直观的感受。但诗岛刚已经不由自主捂住了半张脸,双眼透过自己的手指缝在屋子里飘忽不定。

“那个……”他指了指Chase,“袜子……还有……呃……吊袜带……”

说出最后三个字时,诗岛刚的声音几乎要抖成了心电图。

“哦,在这里。”

稍微睁大双眼的Chase摸索着尼龙大腿袜和他完全搞不清状况的蕾丝花边吊袜带,他顺利套上袜子,毕竟只是长袜和短袜的区别。在大腿边缘稍作调整,松紧带就很协调的勒住了肌肉分明又不过分粗壮的腿部线条,跟裙摆之间恰如其分地露出了一段所谓‘绝对领域’——当然他自己是完全不懂这种叫法,也并不知道其可怕的吸引力。然后他就停了下来,呆呆望着手里的一团花边,显然他不知道怎么把后者穿上身。

“刚,这个要怎么穿?”

Chase眨了眨眼,困惑让他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皱起一毫米的眉头,抿了抿嘴唇,只是这一点变化,在诗岛刚看来就有些可爱——哈?可爱是这么定义的吗?脑子坏了吧?他立刻推翻了自己。

程序的所有敏锐度都点在了机械上,驾驶摩托或者汽车,操控机器学习武器等等对于Chase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对于这种Krim认定Proto Drive永远也不会涉及到——可能他自己都涉及不到的领域,理所当然一窍不通。

“难道你平时都不穿内裤吗?!”

Chase点头,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怪不得……被牛仔裤包裹地紧实臀部立刻跳入诗岛刚脑海,他立刻甩甩脑袋。

“我们都不穿。”

他还顺便补充。

“你们……?”

诗岛刚翻起白眼想了想,应该说的是Heart和Brain……瞬间脑内画面愈加糟糕。

“算了!南瓜裤总是要穿的!”

“这个!我明白了,刚。”

Chase一副好像又学到新知识的脸,最让诗岛刚哭笑不得。

“还有这个。”

“喂!你……转个身再穿啊……”

诗岛刚的心突然狂跳起来,扑通扑通地蹦到了喉咙口,让他口干舌燥,呼吸困难。

“ご……主人様?”

Chase整理完裙摆,抬头对着转过头的诗岛刚说。

嘭——!

低沉又没什么感情的话像一颗核弹在诗岛刚脑海里开花……而后一片刺眼的蘑菇云卷走了他所有理智。 

“雾子说穿上这种衣服以后就要这样称呼别人,是人类的规则?”Chase说着鼻子抽了一下,“什么味道?”

——是诗岛刚脑袋炸成糊的味道。

“我姐才没这种奇怪的嗜好……”

诗岛刚掩饰不住自己从脸颊红到了脖子的模样,简直想立刻逃走。然后他突然想到了姐姐几天前的问题,崩溃地把脸埋进手臂里。

“你怎么了?刚?我说ご主人様你又会不舒服?”

“不是……”

诗岛刚低下头,立刻捂住自己的鼻子。

“刚,你流鼻血了。真的不要紧吗?”

“说了没事,只是最近火气大。”

诗岛刚一把拍掉Chase搭上自己肩膀的手。

“你们好了吗?”

门外终于传出了诗岛雾子催促的声音。

“姐,马上!”

扯了几张纸巾堵住鼻孔,诗岛刚慌张地回应。

“嗯,人类真有趣,这样的打扮……会觉得很开心。”

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Chase机械化地感叹。

“那是……因为……气氛。”

眼神从墙壁转到地板,从衣橱转到衣架,还是找不到落脚点,诗岛刚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气氛?”

Chase歪了一下脑袋,因此可爱度也跟着蹭蹭攀到了另一个顶峰。

“你现在不明白啦!”

“但是,只要见到刚就会开心,不需要穿成这样。”

“唔,跟你说不通,走了,大家都在等……”

这么来来往往,一根筋的对话把诗岛刚逼疯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该死的反应——混蛋!一把拉住Chase的手,诗岛刚赶紧大跨步往门外走。

 

交警队的女同事看到Chase的样子立刻蜂拥而上,Chase大概明白了什么叫做‘气氛’。

“哇,这样打扮好合适Chase!”“对对,好萌。”“如果化妆一下,简直就是美少女。”

诗岛刚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以前似乎并不介意那些乌泱泱的女孩围绕Chase的情景,但现在却把牙槽磨得咯咯直响,可是看半天也只好悻悻走向自助餐区,狠狠塞了两块火腿三明治到嘴里。

“怎么了?Chase那么受欢迎不习惯吗?”诗岛雾子的手肘撞了一下满脸黑线的刚,“真是没想到搞起人机恋的是我的亲弟弟。”

“才……才没呢,姐!”

亲姐报仇十年不晚?诗岛刚总算体验到自己被插刀的酸爽感觉。

诗岛雾子并没有继续追问,只是一脸我早就懂了的表情嘿嘿笑了起来,顺便一口吞了半个牛肉汉堡包。

 

 

 

 

诗岛刚头还晕晕乎乎,一个人拿着一碟蛋糕在没人的走廊里放空。

“刚……”

突然从背后被什么人搂住,是熟悉的气息和声音,因此让他停顿了半秒,就在这半秒的松懈后,那人就托起他的下巴,贴上他还带着奶油味的嘴唇。那人伸出舌头品尝留在他唇齿间的香甜,诗岛刚手里的蛋糕啪的掉在地上。

“Cha……Chase?你,你怎么……”

失焦的脸庞终于在他视线里变清晰,而他自己的脸不出意外比窗外的太阳更红。

“刚才在走廊上特搜课的小茜桑想要亲我……”

“然后呢? ”

“被我及时阻止。”

“她没事吧?”

松了口气的诗岛刚下意识担心起对方。

“没事,我只是准确地躲开了,并且把手里的蛋糕递给她,这种行为判断程序不需要花费0.01秒就会给出最佳解决方案。”

“不用向我解释,重点不是……”

诗岛刚发现眼前还穿着女仆装的人又想要贴近他,将他整个人压在了墙上,“你……干嘛!”

“后来我思考了一下,如果要接吻的话,只想跟刚……”

黑发挤进了他的颈窝,柔软的嘴唇贴在因为紧张而更加清晰凸起的动脉上摩擦着。

“可以吗?”

“什么……什么可以吗?有谁是亲完了才想起要挣得同意的。”

双手拽着Chase的衣领的荷叶花边想要推开,就莫名其妙地又被夺走了呼吸。

“接吻不需要挣得同意。”

???

哪儿学的歪理……

 还有……

靠!为什么要选女仆装!!!

 

 

 

Chase的人造眼球中,倒映过这样的场景:

某个站在他不远处的茶发少年,被太阳照耀出一层开始融化般的光泽,微翘的发尾在阴影里还是深褐色,头顶却有些金黄,像浇了蜜糖的松饼——虽然这东西他只看Medic在甜品店吃过,当时也并没有引起他的食欲,但现在想来,应该味道不错。人类世界的东西,可以让人类产生很奇妙的‘共感’,这是Brain跟他提过的概念。视觉受到颜色形状的影响,嗅觉受到气味的刺激,就会在主观上判定这样东西是美味的或者难以下咽。在对人类还尚无兴趣时,chase并没有深层次的领会这些Brain时常念叨的东西,现在,他似乎体会到一点所谓的‘共感’。

得出结论是:诗岛刚很好吃。

然后,他终于验证了这个结论。

 (一定会挂,的 外链)

 https://wx2.sinaimg.cn/mw690/9e111539gy1ftbn2u4tu0j20dw25atkp.jpg

 

 

   

 

“刚如果想看的话,我可以播放刚才的画面……只要用我的眼睛……”

“住嘴!谁要看……你记录的分明只有我……”

不用多想,诗岛刚就知道那些画面有多羞耻,但面前的人似乎意会错了。

“是的,我只记录了刚……如果刚想看我的话,果然需要用手机……”

“够了,你是变态嘛!”

柔软的白色枕头毫不留情砸在认真思考问题的英俊脸庞上,当然不会造成任何损坏,但枕头掉落回床上时,诗岛刚已经气呼呼钻进被子窝成一座小山。

“刚……”

十几秒的死寂,看来躲起来的人并不打算理睬。

“刚……”

“诗岛刚不在。”

被子里伸出一段白白的手臂,左右挥动了两下。

Chase思考了一下,开口说: 

“刚,我喜欢你。”

“哈?你喜欢所有人类。”

“是。但最喜欢你。” 

“……”

“刚,我爱你。”

“啊——你烦不烦啊!”

“嗯。”

“嗯什么啊!混蛋!呼——”

终于从被子里蹿出来的诗岛刚满脸通红,脑袋上翘起两簇褐色卷发,像猫咪的耳朵一样。因为缺氧喘着粗气,让他的全身几乎又要烧了起来。

Chase用食指抵住嘴角,往上推挤,努力展开一个接近人类笑容,自然一点,嗯,不要太过,他想到了自己拍驾照时的教训。然后立刻将试图整理头发的诗岛刚抱入怀里。他想起泊进之介留给他的重要的线索:如果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办,表白就可以了。原来如此,果然很有用——Chase这么想着收紧了臂弯,在怀里的人想要溜走之前吻住了他发抖的嘴唇,那不可名状的热流又冲向他的大脑——

“刚……”

“干嘛?!”

“我想……再做一次……”

“……”

“……休想!喂——!”

 

 

 

“进之介。”

端着午餐盘的诗岛雾子叫住还在选炒面面包的高瘦警察。

“啊,雾子,你是第一次这么叫我……”

泊进之介总是个一下能抓到重点的男人。

“嗯,我想说的重点是……咳!”

两片绯红一下子晕上雾子两腮,让她紧张地咳嗽了一声,“Chase和刚应该会顺利吧?”

“……我们把所有收集来的恋爱技巧都告诉了Chase,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最终拿了咖喱面包和牛奶的进之介跟选了超大份蛋包饭的诗岛雾子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但是……毕竟我们的信息都是异性恋……”

“啊,好像泽神博士夹了一叠‘特殊’资料,大概是网上搜的吧。”

聊了一半Chase就走进休息室。

“你们好。”

见面要打招呼,是人类规则。在他走过雾子和进之介身边时,他们的视线被一眼晃去的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你受伤了?”

雾子好奇地看着Chase紫色领口半露出来的那段苍白脖颈,即便有黑色发尾遮蔽,依然能清晰看到一排发红的印记。

他抬手摸了一下,就有些类似细微的刺痛像音节一样跳跃着传输到脑部,但这并没让他不开心。

“昨天被一只野猫抓了。”

机械生命体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白色谎言。

两人看着倒了一杯水还洒了半杯的机械生命体相视而笑。

“博士在各种方面总是特别靠得住。”

 “嗯。”进之介狠狠点头,“对了,雾子想喝什么?”

进之介站起身,走向自助饮料机。

“……给我一杯橙汁,谢谢!泊……啊,进之介。”

“好。”

进之介一边想着一边盘算还要存几个月的工资才能去买上次看到非常漂亮的钻戒。

 

 

今天的久瑠间也是风和日丽,无比美好,美好得像梦境一般。

 

 

End.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