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紫】 devil is walk in strawberry field(夏亚×卡尔玛)

没有赤紫的日子,自给自足。

CP:夏亚X卡尔玛(origin为基准

————————————————

夏亚把卡尔玛压在墙上,卡尔玛弯曲了两根手指,告别抵抗。刚洗完澡的卡尔玛头发还湿漉漉贴在耳边,细小的水珠从后颈往睡衣里窜。
“夏亚,你快点……”
“那就别动。”颌骨被一双大手捏住, “嗯……”卡尔马没有说更多,但显然抽搐的脸颊说明他在忍耐。
“张大嘴。”,夏亚将他的下巴抬起,手指翻开湿润的下唇,一颗颗抚摸下排白皙的牙齿和柔软的粉色牙肉。指尖按了一下舌苔,它就拱了起来,紧张地往后瑟缩,但粉色舌叶却下意识反复扫过指缝,卡尔玛的头不自觉抬得更高。夏亚语气还是冷冷的,“再张大一点。”手指往上颚抚摸,能看到喉咙和小舌收缩颤抖着。眯起眼,卡尔玛的睫毛上挂了一串小水珠,随着夏亚的扣弄皱了下眉,泪水就从湿润的眼眶蹦了出来。
“嗯……啊……”喉咙里的小声呜咽在手指反复在某处按压时突然拔高,被刺激的口腔不断分泌出透明唾液,从卡尔玛嘴角缓缓流下……

 

“是蛀牙……看来得拔了它。”

夏亚的手指嗖地抽出,指间的透明丝线还拉得老长。
“不!”卡尔玛擦擦嘴角,送上一个倔强眼刀。
“那个怎么办?”夏亚的眼神飘向桌上刚送来的纸盒子。
“德兹鲁哥哥生日留给我的蛋糕……”卡尔玛还揉着一边脸颊,“哼,我最讨厌吃蛋糕了!夏亚,你帮我吃掉。”“也只有少爷才会在学校里都吃得上蛋糕吧。”夏亚轻笑。
“这是命令!”
拔高嗓音的瞬间,一阵钻心的疼又刺激到卡尔玛的神经,他强忍着咬住下唇,手指向自己的桌子。
夏亚挑了下眉,坐到卡尔玛整理得异常干净的书桌边,拆开了包装盒上特地打的紫色蝴蝶结。旁边还有一张小卡片,“给亲爱的弟弟,卡尔玛。”
卡片立刻被一折二丢在旁边,打开盒盖,是一块裱了好几层花边的蛋糕。塑料叉戳起一颗沾满白色奶油的草莓,“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吃草莓么?”夏亚在卡尔玛面前晃了一下就放进嘴里,瞥到他眼中划过的一丝留恋,“嗯,很新鲜,毕竟是德兹鲁中将的生日蛋糕。”“那是……当然……”卡尔玛的手指下意识撩动挡在眼前的紫色刘海,别过头。夏亚又插起一颗凑到他唇边,“真的不要么?你看你把嘴唇咬得比草莓还红了。”卡尔玛盯着夏亚,隔着护目镜,那双眼睛发出透明的微光。他迟疑半刻,不知是向那目光投了降,还是向眼前的心头好投了降,低下头,唇峰就撞到了草莓上的奶油,一股混合水果香气的甜味立刻弥漫开,微张开嘴,舌尖扫了下留在唇上的清甜。也许味蕾太过陶醉,卡尔玛没有注意到面前人的眼神落到他因往前伸展而紧绷的脖颈线条和锁骨上。但下一秒,夏亚突然收回了手,把草莓放进自己嘴里。
“夏亚!”看着光秃秃的叉子,卡尔玛瞪圆眼睛,扯起他的衣领,“那是我的!”“为了你的牙齿,还是忍耐一下吧,卡尔玛。”夏亚总能在少爷怒火点燃的那瞬间将它浇灭。

“等到我20岁生日的时候,一定不要蛋糕!”
“哦?噢。”
弯起眼眸,夏亚又露出那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fin.

这个梗是因为我最近蛀牙得厉害(T∇T)

评论(7)
热度(15)